210、億點點

    看著這稱號陳君決定試驗一下。

    一邊朝著東北方向走,摸了摸自己的胡茬。

    淡淡地沙啞開口︰“我感覺我又變帥了。”

    這話出口的瞬間,林疏影一愣。

    她剛想反駁,卻突然覺得,好像是真的!

    一種無比古怪的念頭涌來,林疏影滿臉不解,就是感覺陳君似乎說出什麼都變得無比可信。

    那種真誠,無法偽裝!

    那種可信度和說服力,難以形容!

    不只是他,此刻看著圖卷中的畫面。

    不少人也是同樣的滿臉怪異。

    這一刻,古海琳仿佛回到了听陳君對著鏡子念了上千遍“你好帥”的時候。

    她猛然覺得有些失神。

    “好像……是真的?!”不知怎麼的,竟然覺得心神蕩漾!

    至于那些各大家族的聖女們,此時更是瘋狂了一樣。

    而看林疏影這幅樣子,陳君心中了然。

    這稱號的效果,確實不俗。

    “我現在說一句我是女的,恐怕也有人信!”

    默默思索起來。

    “十億級別的成就有稱號,那麼要殺十億人,必然也有稱號。

    “間接的殺這條路,系統這狗東西還沒阻斷,在這里,有完成的希望!”

    一瞬間感覺心頭火熱。

    急速向東北方向前行,漫天冰雪並不放在眼中。

    周身氣血澎湃,林疏影緊隨。

    腳下朵朵蓮花閃過,疾行之中很快來到一處洞窟。

    漫天風雪將這里幾乎完全覆蓋,如果不是腦海中的地圖,陳君也肯定無法發現。

    林疏影一臉震驚。

    【他怎麼會知道這里能有?!前世根本沒人尋到這里。】

    洞窟前,陳君身形一頓體表金光璀璨他對準虛空中某個位置一拳轟出,一頭猙獰巨獸自虛空中跌落而出。

    這是運獸,虛無縹緲的國運最常見的演化形態。

    在這處秘境中,氣運實質化了,這種怪物是其中一種。

    巨獸龐大的身軀猛撲而來。

    陳君法門一轉,轟出一拳的瞬間絕仙劍意流轉,巍峨劍影壓落,一劍斬出這頭巨獸痛苦地嘶吼。

    巨獸的實力強弱和他代表的氣運多少有關系。

    他接連數劍斬出,殺伐劍影層層疊疊將運獸撕碎,一團氤氳之氣浮現,懸在空中。

    虛無縹緲的氣運在這里成為了真切成型的東西!

    “快,吸收即可!”林疏影臉上閃爍著興奮,催促陳君。

    陳君腦海中念頭一動,神識探出。

    一股浩瀚又博大的氣息涌動,轟然降臨一般!

    陳君只感覺被一股龐雜力量瞬間擊中!

    身軀轟得一陣。

    一點點氣瞬間放大了億倍!

    下一刻,大夏疆域,天降甘霖!

    這是漫天的雨露灑下,氤氳之氣彌散。

    “每一滴都是靈水!”有人驚叫,不敢置信,整個大夏歡呼。

    數不清多久沒見過這樣的景象了。

    “天吶,這麼磅礡的氣運,運獸實力必然很恐怖,居然就這麼輕易被陳君斬殺?!”

    一個個激動不已,知道這次必然有救了!

    所有人走上街頭,浸染著漫天的雨露!

    有老人枯瘦的身軀出現了點點輕盈,肌膚似乎不再干癟。

    整個大夏疆域,靈氣在這一刻都變得充裕了一絲!

    氣運戰場上的陳君吸收了這團氣運更是驚訝。

    “我虛無縹緲的運勢提高了?”

    手里翻出一個骰子,隨手一扔,六點朝上。

    接著又隨手一扔,仍然是六點朝上。

    連續扔了十次,每一次都是六點朝上!

    陳君驚了,運氣還能這樣漲的?

    “凡間的游戲,哪怕只是吸收了一丁點氣運都足夠。”

    【真正的氣運之子,走到哪里都會天降至寶。】

    一听這心聲,陳君更來勁了。

    ……

    就這樣,靠著腦海中的地圖,不斷地四處搜尋。

    對陳君和林疏影來說,所有凶地、絕地等都能輕松避開。

    【不過,許多絕地和凶地都是隨機移動的,我也無法記住那種移動……】

    陳君也同時發現,這地圖是隨機會變化的!

    “媽的,剛才差一步踏入一處絕地!”陳君大喘兩口粗氣。

    世界圖卷上,一個個彈幕氣憤︰“這運氣怎麼這麼好?就差一步就進去了啊!”

    “大夏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了?”

    “他娘的,邪門了這人!”

    一個個不解,怎麼陳君每次都能恰好避開?沒道理啊!

    一路上,兩人又踫到了數只運獸。

    一一斬殺之後,大夏甘霖不斷。

    而陳君也明顯感覺自身氣運增長,相當明顯。

    他現在隨手一擊,就是完美的一擊!

    只不過,在氣運戰場中,因為之前大夏的衰敗,作為大夏的綁定者,運勢仍然不佳。

    “上一次的戰績到底是有多差,一天差點兩次被正好移動而來的絕地帶入!”

    陳君只感覺頭皮發麻!

    這樣足足過了一天,兩人離開了,來到一處茂密的叢林。

    這是一處凡地,沒有任何危險。

    而經過一天的時間,高空中,排行榜浮現出來。

    第一位,第安皇朝,氣運值︰709!

    第二位,英朝,氣運值︰678!

    第三位,……

    第三十九位,大夏皇朝,氣運值︰301!

    看著這排行,陳君有些詫異︰“這第一運氣這麼好?居然是你我的兩倍還多?”

    他自認有地圖,沒有浪費多少時間。

    可是氣運值居然差了這麼多。

    林疏影開口︰“因為這前幾位的皇朝都是在獵殺其他皇朝的人,掠奪其他皇朝的氣運!”

    此時天空圖卷中,也出現了許多爭吵。

    “沒用的,第一最終必然是我印婆皇朝!”

    “大夏這兩個就是狗屎運,到現在連一場像樣的戰斗都沒踫到過!”

    “真是邪門,怎麼就運氣能這麼好?”

    “氣運值還未固定,我朝重瞳者找到你們直接斬殺掠奪!”

    嘴炮飛起,一個個對第一天的排名自然不服。

    僵外和北匈全都憤憤不已。

    這陳君和林疏影運氣也太好了,怎麼就沒遇上過任何強敵或者獸潮呢?

    兩次差點踏入絕地,就差了一線!

    結果偏偏,就是避開了!

    而听到林疏影所說,陳君也準備放棄常規方式了。

    他眼眸中光華流轉,闡天意境之下能看破本源,這一眼望處,數千里不止!

    將所有景象囊括,很快竟然感覺眼中一刺!

    “重瞳者?!”

    也只有天生重瞳的人,能夠和闡天之意抗衡了!

    他沒有以眼眸之術殺伐。

    實際上闡天到了這一步,已經可以相隔極遠的距離直接攻伐。

    不過,不在近前,陳君怕他逃了!

    沒有休息,直接起身!

    “走!”

    林疏影乖乖跟上,像個跟屁蟲。

    【我這重生者怎麼還沒陳君在這里面管用呢?】

    而與其同時,重瞳者也同時朝著陳君和林疏影的方向而去!

    “有人瞳術無雙,竟然先一步看到了我?這不可能!”

    急匆匆奔行,每一步都有無邊氣息彌散!

    這樣的人,必須斬殺!

    僵外皇朝瞬間所有人都來了精神。

    “被我朝重瞳者先一步發現,你完了!”

    “哈哈哈哈你不可能再這麼好運了!只要被重瞳者鎖定,絕對無法逃脫!”

    一個個看到陳君似乎根本沒察覺!

    “我朝重瞳者絕對殺遍四方,你們一個想逃都不可能!”

    誰能有重瞳鎖定的能力?

    可以說,僵外皇朝這個天才,想要殺誰,對方注定只能一戰!

    逃?永遠逃不出重瞳視線!

    “這個傻子,這次終于沒有那樣的狗屎運了!”

    一個個看著陳君和重瞳者急速接近,都欣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