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三日

    (審核把我逼成什麼樣子了!!只能用古詩了!)

    此時也不需要說別的,也不用怎麼推辭。

    兩人完全想到了一塊去。

    林疏影平復了一下心緒︰“看余言道友這樣重的傷勢,恐怕要日才能恢復,晚輩願意等日時間。”

    一听這話平王頗有些詫異。

    這人就這麼放棄入內的機會?

    原本還以為她會仗著古海琳而質疑自己的決定。

    看來,是個聰明人。

    他點點頭。

    而既然當事人都這麼說了,其他人自然也說不出什麼反對的意見。

    一個個暗中嘀咕。

    “陳君這不是白白浪費靈力了?”

    “哎,林疏影居然能同意,也真是……”

    倒是各家的聖女們一個個春心盎然,激動不已。

    “太好了!不然真的追不上林疏影。”

    “又有好幾日的機會了!”

    而陳君的腦海中,【聲名鼎沸】來到了恐怖的七億三千萬!

    整個大夏,但凡看到天空巨幕的人,至少有十分之一已經成了陳君的忠實擁躉!

    或欣賞或敬畏或奉如神明!

    而且,數字一直在飆升!

    “刨除掉老弱嬰童和不關心這些的人,我的聲望應該很快在大夏就難有更大的提升了。”

    這已經足夠了!

    還有進入氣運戰場之後的聲望。

    ……

    就這樣,余言被送去醫治。

    陳君等一眾人再次被安排在萬珍樓居住。

    當夜,又是房門踏破。

    眼前這景象,和尊上選親甚至都要差不多了。

    這里面,甚至還有人王境的強者阿姨!

    看著那雍容華貴的氣質,富態的身形,陳君心里直打顫。

    半夜打發走所有人,林疏影再次悄咪咪摸過來。

    黑燈瞎火中,一把捂住陳君的嘴。

    “別出聲……”

    “別開燈……”

    她身體發熱,滿臉潮紅,整個人還是緊張得微微顫抖。

    高挑黑絲肩露月,楊柳腰脈脈春濃……

    雪瑩玉體在一幕黑暗中如此激蕩人心。

    陳君只是通過黑漆漆的一片夜色微光,就感覺有些呆住了。

    下一刻心神蕩漾春情動,瓊漿玉液破冰川。

    海量的靈氣蜂擁!

    陳君拿出神源,布下陣法,不然這樣恐怖的吸收之力會將整個萬珍樓都摧垮!

    陣法隆隆震蕩,靈氣風暴的卷集中竟然呈現出搖搖欲墜之勢。

    神源中的固態靈氣瘋狂被吸納!

    當夜,足足修行了兩個時辰,陳君才停了下來。

    林疏影掙扎著起身睜開惺忪睡眼,默默感應了片刻︰“嗯,進度非凡!”

    這樣的進度,日絕對足夠了!

    ……

    第二天一天無事,倒是有其他王爺前來。

    向陳君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也希望他能和余言握手言和。

    “這畢竟關乎大夏的命運,大夏經不起再一次的失敗了!”

    陳君笑著點頭︰“也不一定余言就能勝得過林疏影。”

    益王笑著搖頭,話鋒一轉,扯到了妻妾之事。

    “陳小友平妻之位看來沒什麼好說的,二發妻呢?說起來,這整個皇朝……”

    不只是益王,其他各個王爺現在都有招攬之心。

    如果區區一個女兒就能將陳君綁在自家的戰車上,那不是天大的盛事?

    別說一個女兒了,七個八個都行!

    陳君打個哈哈︰“我現在境界低微,一心只想修行,報效國家。”

    這話沒說完,益王和前面幾個王爺一樣,手中直接出現數件至寶。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對你身合境大有好處!不要推辭!”

    陳君應承下來,好不容易將益王打發走。

    數人都找過自己,那些第一序列的爭奪者更是。

    長公主自然不例外,她身穿長裙垂地,頭戴紫色華冠。

    “你那項叫做什麼社會主義的國策,還有什麼特色化,我之前已經答應,你還說過的兩個條件,我也一並應下!”

    她現在知道,自己不止要這樣,還要更多的東西才能得到陳君的支持!

    不然,其他一序列的爭奪者絕對不會吝嗇!

    長公主慵懶的眼神風情萬種︰“等你出來,這一次,你想要什麼,都不會說半個不字。”

    她打了個哈欠,接著款款而去。

    關門時回眸一瞥,勝卻人間無數。

    ……

    晚上,林疏影仍然悄默默前來。

    又是兩個時辰。

    香汗淋灕百媚生,春風拂面別樣紅。

    又是一塊神源耗盡,陳君一旦也不心疼,雖然手中已經不多,但值得了。

    所謂“只為眾生盡開顏,干枯殆盡終不悔”。

    ……

    第三日。

    簟紋生玉腕,香汗浸紅紗。

    從草豈能掩興欲……

    這一次,當又一方神源耗盡,林疏影終于突破!

    仿佛鳳舞九天,真凰之意怦然盛烈!

    陳君布下的陣法簡直不堪一擊!

    他手中出現數枚珍貴符篆,將此地遮蓋。

    林疏影體內隆隆巨震,如同有道響徹。

    此時聖潔無暇,一眼望過去陳君甚至感覺林疏影身軀在放光一樣!

    此時神通流轉,隱約看到當九條道紋成型,有鳳凰虛影浮現,似乎嵌入林疏影身軀!

    這才是她真正圓滿了!

    這層虛影,必然讓她戰力飆升數倍!

    陳君不禁心中感嘆︰“和我這個掛比相比也差不太多了!不愧是重生者!”

    心中震驚無比。

    他自認自己勝得過,但是估計不會那麼輕松了!

    此時林疏影終于完成了第九條道紋的刻畫,歡脫著從床上跳下去。

    玉兔蹦蹦跳跳,陳君臉一紅。

    【啊!】

    林疏影連忙紅裙上身。

    這幾日一直都是黑漆漆中修行,林疏影這次突破耗時太久,天都亮了。

    “嗯?你怎麼好像還挺失落的?”

    【陳君這臭流氓!】

    “哪能啊!”陳君咧著嘴角笑起來,“高興!”

    林疏影一溜煙連忙逃走。

    ……

    這之後,又過了兩日。

    來找陳君的絡繹不絕,有的人一次不夠兩次三次都來。

    每一個都是大人物,店家不敢攔,陳君也只能盡力打發走。

    而林疏影鞏固了一番境界,余言終于恢復了大半!

    擂台賽最後一輪,再起!

    此時所有人都意興闌珊,同時也越發感覺陳君的恐怖。

    “一擊下去余言足足昏迷五日!太他娘的猛了!”

    “簡直邪門!韻體境就不該有這麼強的!”

    議論紛紛之中,余言只感覺臉上火燒一般。

    自己從來都是絕世妖孽,天才,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屈辱!

    不過萬幸,這一次和林疏影對敵!

    從你身上受到的屈辱,我要從你的道侶身上找回來!

    虛影瞬間出現在身後,他一上來直接動用底牌!

    而手一招的同時,卻又突然一愣。

    當林疏影周身氣息澎湃涌動,一尊隱隱約約的鳳凰虛影出現的同時,余言整個人都愣了。

    “五……五天提升了一層小境界?!”

    不只是他,其他人也都蒙了︰“臥槽!”

    “我他媽看錯了吧!”

    怎麼能有人有這麼快的修行速度!

    簡直不可思議!

    也很快有人反應過過來。

    “陳君是霸體,他以自己做爐鼎幫林疏影提升境界!”有七宗的長老嘆道。

    沒有別的可能了,這是唯一的可能!

    非霸體,非絕世雙修法門,非神源等等疊加在一起,都不可能有這樣的進境!

    這話一出口,之前還不知道的各家聖女們更是要狂熱了!

    霸體還有這樣的好處?助人修行?!

    這一刻,感覺整個世界都不會有比陳君更出色的男人了!

    而當林疏影九條道紋圓滿,戰力直接飆升了數倍,余言根本就沒機會了。

    不是他太弱,而是林疏影太強!

    何況,之前陳君那一擊影響深厚。

    他只是暫時恢復戰斗的力量,要達到那一戰的巔峰狀態根本不可能!

    因此,所有人的矚目中,他抗衡了上千擊之後,終究還是被凰影撞破了殘軀!

    鬼怪般的虛影慘嚎之中,他被重重地擊飛出了擂台!

    全場寂寂無聲,誰都不敢相信。

    然而這一幕如此真切。

    “這陳君也太牛逼了吧!”人群感嘆,現在不覺得而林疏影如何,都覺得陳君一手拿到兩個名額!

    “離譜!”

    一個個瞪大了眼楮。

    【呼,可以綁定國運了!】看著余言倒飛出去,林疏影擂台上輕呼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