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無恥不對……正好

    此刻腦海中只覺刺骨冰寒。

    這人是瘋了嗎?

    你居然想當著這麼多的人直接殺我?!

    那眼神他毫不懷疑陳君下一刻就會殺死自己!

    此時喊出這句話仿佛耗盡了余言所有的力氣,他瞬間頭一歪陷入了昏迷。

    身軀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周身癱軟,不自然地松松垮垮。

    本身那種狀態就有極大的反噬,現在又遭受這樣的重創,沒死已經是他體質非凡了。

    如果他不是特殊體質,必然要死!

    此刻陳君輕呼了一口氣。

    “接近陰冥體,但並非真正的陰冥體居然也能這麼強……那麼進入氣運戰場的各種至高體質必然更恐怖……”

    自己是先天霸體,可是大夏根本沒有霸體的一切記載了。

    以至于陳君現在都只能依靠霸體天生的強橫,卻沒有其他玄奧。

    而氣運出眾的皇朝,對各種體質的研究都到了極致,能挖掘出很多東西。

    此時身體龜裂,內部出現了絲絲裂紋。

    以體術神通催動拈花指雖然威能恐怖,但消耗和損害也很驚人!

    默默在擂台恢復著,所有人看來陳君是如此雲淡風輕。

    “碾壓啊……!”許多人驚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余言已經夠恐怖了,結果陳君還能碾壓!

    甚至自始至終看起來都沒盡全力!

    “什麼是妖孽?這他媽的就是妖孽!”

    “大夏韻體境第一人!無可爭議!”

    “沒錯,無可爭議!”

    “不,”有人搖頭,“不只是韻體境!現在是人杰榜第一人!”

    許多人驚嘆,羨慕不已。

    听到這話,多數人也都表示認同。

    要知道人杰榜上,余言上一次就排名第六位。

    現在幾百年一過,很多人已經覺得他會拿到第一。

    結果還有人能碾壓余言,那麼人杰榜第一這個位置看起來毫無懸念。

    人杰榜榜文橫空,是多大的榮耀!

    凡是皇朝附近,全都可見,那是無數人心中的聖地所在。

    而且獎勵非同尋常,能得龍氣賞賜,還有尊上親自接見的機會……

    種種獎勵,都是尋常人這輩子連接觸都沒機會接觸到的。

    “最重要的是,大夏這一次有希望了!”

    許多人面色激動不已,陳君這樣強橫的戰力讓他們產生一種無敵于所有皇朝的感覺。

    這一次,誰能和大夏一爭?不信!

    北匈和僵外,注定要被壓在身下!

    “如果能直接找到北匈和僵外的人,說不定還有機會收回失去的版圖!”

    當然,也有人潑冷水︰“還收回失去的版圖,別繼續邊境線後移就已經是成功了!”

    “這怕什麼!以後陳君成長起來,肯定能成聖!到時候直接殺上北匈都城!”

    有人甚至已經看到這麼遠了,對陳君充滿盲目的信心。

    大家族的聖女神女們更是眼中有星星閃爍。

    許多人看向林疏影又嫉妒不已。

    “這分明是保送林疏影一個名額嘛!”

    “按道理來說,她的實力絕對不夠!”

    “沒錯,余言之前都沒動用底牌就能勝過她,真論戰力她肯定不及余言!”

    她們都感覺心里急壞了。

    如果林疏影也進入其中,自己等人豈不是很可能要被拉開差距?

    不行!

    ……

    而此時,負責主持擂台賽的人皇此時卻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了看余言,已經陷入深層次的昏迷之中。

    這個狀態,別說下一輪的戰斗了,就是站起來都幾乎不可能。

    那麼,直接判林疏影獲勝?拿到另一個名額?

    總感覺也不像那麼回事……

    此刻平王緩緩開口,整個廣場瞬間一靜。

    “余言這個狀態,已經沒辦法比試。”

    他看向陳君,心中感覺自己的大事似乎要壞。

    自己許諾了余言如此多,給了他這樣出眾的權限,竟然被陳君直接摧垮!

    現在重傷昏迷,顯然沒有一戰之力。

    讓林疏影晉級?那自己的圖謀怎麼辦?

    此事之後,就該讓自己親愛的哥哥退位讓賢了。

    就在氣運之爭之後,就差這麼一點!

    不行,不能就這樣!

    所有人的注視之中繼續開口︰“下一場推後進行,給余言一點恢復的時間,這樣才公平!”

    話語不容抗拒!

    然而話出口的瞬間,所有人都愣住。

    這樣才公平?這公平什麼!

    憑什麼余言可以有修養的時間,憑什麼他能有這樣的機會!

    之前可從來沒有這樣的規矩!

    歷來都是直接進行敗者組比試,決出另一個名額,中間最多給半個時辰平復靈力波動而已!

    之前被淘汰的人更是不滿。

    之前自己等人可沒這種待遇!

    一個個心中都替陳君感覺不平,替林疏影不平。

    當然,也有一小部分人並不覺得這個決定有問題。

    “理應如此!”

    “大比是為了選出最強的兩人,現在很明顯!”

    “確實,林疏影這完全等于被陳君保送,不合適!”

    “陳君和余言明顯不合,要我說還不如林疏影入內!”

    “甚至不用她,隨便選個人入內,也絕對比余言進去效果好!現在就看陳君一人罷了!”

    人群爭論。

    “不管怎麼說,還是應該最強的二人!”

    涉及到一國氣運這樣的大事,許多人還是希望最強者入內。

    陳君面色陰沉。

    自己一擊將余言完全摧垮,他短時間內沒有一戰之力。

    結果,你告訴我居然要等他恢復?

    無恥……太無恥了!

    此時陳君已經完全確定,兩人有勾結,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整個人都感覺一陣怒意涌來。

    然而平王是大夏當今權力的第二人,誰也不敢質疑,誰質疑也都沒用!

    【平王……!】林疏影的心聲同樣愣住了。

    原本以為已經靠著陳君拿到了名額,結果居然是這樣的境況!

    【他將要作亂,一定是要余言拿里面的某樣東西!】

    她也瞬間反應過來。

    此時心中懊惱無比。

    【如果我實力足夠,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哎?不對啊……如果我實力足夠……?我實力……】

    林疏影看向了陳君。

    此時陳君也一愣。

    是啊!

    林疏影實力足夠,能讓所有人閉嘴!

    而平王這個決定,這不是,正好嗎?!

    就余言這幅樣子,要想恢復一戰之力,就算有寶藥,也至少兩三日後才行。

    這時間,太充裕了!

    林疏影臉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