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等我幫你

    【我有前世的經驗,不會走一絲彎路,就算這樣還是沒他快?】

    林疏影整個人有點蒙。

    別人用幾十年甚至百年才能達到的境界,陳君只耗費了一年。

    此刻周身道紋繁雜深邃,一眼看去都能讓人心神沉淪。

    “死亡一道……等我身成死亡,所過之處毀滅一切,恐怕連光線都無法逃出……”

    陳君默默自語。

    外界一年,時空閣內已八年。

    陳君此刻緩緩起身,這是八年來第一次。

    感覺周身都有些生蚺F,手腳咯咯作響。

    一腳踩出,林疏影一愣。

    【道則被踩空了一瞬?】

    這也太恐怖了!

    他並不知道,陳君這八年來除了境界,其他方面收獲更加恐怖。

    打開系統面板看了看。

    宿主︰陳君

    境界︰韻體境,六重天

    能量︰17496

    天賦︰399,+

    悟性︰399,+

    道心︰468,+

    陳君將天賦和悟性點到了恐怖的程度,整個皇朝恐怕都很難找到勝過他的。

    道心加到了400以上,至于怎麼加的。

    “林疏影肯定會理解我的!這是為了大夏!”

    他現在已經可以勉強揮動意境層次的絕仙劍術!

    現在一劍斬出,殺伐實質化,劍影有神!

    而之所以加點加了這麼多還能有海量能量,是陳君靠著大夏整個皇朝之力。

    得到特權自然要好好利用。

    陳君把日行一善刷到了連續兩千多天,因為系統的計算是按照陳君所在的時空流速算的。

    外界的每一天,日行一善都變成了八天。

    他特意吩咐︰“每日要以我的名義分八次給任意乞丐施舍一兩銀子,以一個半時辰做間隔,分八次,切記!”

    雖然下人不明所以,但日日有人照做。

    因此,兩千多天光是此項,就帶來5000能量。

    除此之外,像什麼震動一方之類的,陳君吩咐了幾千個人王在同一時間起跳,讓一郡大地震顫了極其微弱的一分。

    還有懲惡揚善,陳君將所有整個皇朝的犯罪記錄都進行了收集。

    短短幾個月,就將這成就推進到了足足14377。

    陳君第一次知道了什麼叫取之不竭!

    每天就坐著修行,能量就蹭蹭漲!

    “真是爽啊!”

    陳君知道,這個待遇在氣運之爭之後就很難有了。

    “需要人力完成的,要抓緊了!”

    此時看著陳君起身,林疏影好奇地手中綾羅綢緞一展,纏繞而出。

    “謀殺親夫?”陳君輕咦一聲。

    “貧嘴!”林疏影俏臉一紅。

    兩人在這里相處了足足八年,雖然大半時間都在修行,但關系也突飛猛進。

    綢緞將此地整個遮蓋,陳君念頭一動,手中光華一閃,瞬間撕破!

    接著林疏影還沒反應過來的功夫,陳君身軀一動周身金光璀璨,瞬間出現在林疏影身後!

    巨掌推出!

    林疏影只感覺浩瀚力量涌來,一股面對龐然巨凶的錯覺涌上心頭。

    【這一擊,勝過余言的底牌了?!】

    【這怎麼可能?八年比得過余言幾百年的苦修?!】

    接著還沒等反應過來,瞬間感覺一雙堅硬如鐵的手掌擒住了曼妙腰肢。

    接著一愣。

    啪的一聲脆響!

    嬌臀上火辣辣一疼。

    【你敢打我屁股!】

    【啊你這個浪蕩登徒子!你你……!】

    “以後再敢謀殺親夫,就脫了打!”

    林疏影反身,掙脫開眼眸中似乎要眼淚汪汪,一聲嬌喝︰“去死!”

    陳君大手一揮,周身星辰流轉,再次擒住。

    接著作勢就要去脫林疏影衣服。

    手中的林疏影劇烈掙扎,綢緞瘋狂轟擊,體內神光流轉,黑發如瀑展開!

    陳君默默感應,接著又輕拍了一巴掌之後松開。

    “你想干嘛!”

    “想。”陳君眼神真誠。

    不說別的,一次魚水之歡十幾點道心就很饞人。

    “你你你!哎呀,少貧嘴!”林疏影臉頰通紅,氣得轉過身去。

    此時陳君倒是在默默思量。

    “剛才那一擊和余言底牌相當?我拿到一個名額毫無懸念,但看起來林疏影根本不會是余言的對手。”

    陳君心想重生者果然還是不如自己這個掛逼。

    他這一年耗費了近兩萬能量,才有了這樣恐怖的進境和實力。

    “如果林疏影拿不到名額,我豈不是要和余言合作?”

    他已經知曉,有些地方必須兩人一同。

    一想到要和一個大老爺們合作,陳君就無奈。

    而且,進入氣運戰場,肯定就听不見林疏影的心聲了,也喪失了一大優勢。

    自己現在只是和余言實力相當,入內還是要被碾壓,因此不行!

    看向林疏影開口︰“等我提前幫你淘汰掉余言,讓你拿到這個名額!”

    負氣轉過身去的林疏影一愣。

    “可惜是雙敗賽制啊。”

    雙敗賽制是為了確保選出的是最強的兩人。

    每個人都有兩次機會,第一輪輸掉進入敗者組。

    林疏影自問如果能達到韻體境九重天,肯定不擔心這一名額旁落。

    可是以目前的情況看,選拔來臨時根本達不到。

    這些日子里,她心聲中也一直透露著焦急。

    “那我就也去敗者組,再勝他一次。”

    陳君淡淡地開口。

    【真好!】

    【那可以放心了!】

    【不過,萬一我被提前遇上了怎麼辦?不對不對,我未必就勝不過余言!】

    就這樣,陳君出去了一趟,又交辦了幾件事情。

    一直在時空閣外守候的人依然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這和修行有什麼關系。

    看著陳君返回的背影,他搖頭。

    “哎,看起來也是個在權力財富面前就迷失的人啊!”

    心中嘆氣,邊疆王真是昏了頭了。

    哪怕氣運之爭重要無比,也不該這樣答應啊。

    現在看,一個天才可能都要毀了。

    看他要的,全都是荒唐古怪的東西。

    “還把道侶也帶進了時空閣,恐怕是日日在內尋歡作樂吧!”

    他根本不知道古海琳,以為陳君用特權將林疏影帶入。

    搖著頭離開,雖然心中不滿,但交辦的事情他是肯定要做的。

    ……

    就這樣,時空閣內,陳君和林疏影繼續修行。

    又是數月一晃,當林疏影再次試探切磋時。

    【他比前世的余言強了,這只是隨手一擊!】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余言已經壓制境界數百年了,他才幾年?!】

    哪怕是在時空閣里,陳君至今為止的修行時間都超不過二十年!

    這種恐怖天賦,簡直匪夷所思!

    滿臉震驚,此時整個人都愣神。

    就這樣,又過了數月,陳君順利邁入韻體境九重天。

    九條道紋深刻,整個身軀行走之中就有恐怖意蘊!

    此時就只是抬手之間,有道則力量的流轉!

    而林疏影靠著陳君特意的幫助,進入八重天。

    此時算了算時間,外界過去已經接近兩年。

    時空閣里,兩人也都呆了足足十幾年了!

    對陳君來說,這等于一下走了他半輩子,此刻整個人都有些恍然。

    如果不是道心強橫,又實時流轉清心咒,恐怕現在都迷失在時間中了。

    佛門靈術,確實有許多可取之處!

    “該離開了!”陳君開口,“選拔就在幾日之後了。”

    林疏影頗為無奈,此時她的實力和壓制了幾百年的余言相仿,但沒有足夠的把握。

    “你現在實力如何了?”林疏影好奇地問道。

    陳君淡淡開口︰“應該很強。”

    吩咐出去的事情又帶來了上萬的能量,陳君現在把戰斗本能也加點到了300+。

    腦海中,但凡稍有些用處的全部兌換,整個人幾乎再無短板!

    “很強?多強?”

    “選拔時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