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殺盡你們大夏

    盛烈的滔天血氣涌動,這一刻如同戰神!

    而北匈一眾人眼見妖異女子死亡瞬間大怒。

    淳于錦臉上閃過一絲鄭重。

    這是他第一次閃過這樣的表情,哪怕剛才陳君的神出鬼沒也沒讓他如此。

    此刻心中巨震,手中長槍一閃!

    漫天冰寒之氣彌散!

    這一擊瞬間砸出了幾千次,要將此地冰封!

    光華璀璨,殺伐之氣彌散,規則符文玄奧無比,透露著無盡的威勢!

    陳君搖頭,體術一動,圓滿層次的玄武本術流轉!

    一拳砸出,直接硬撼!

    似乎無物不破的匹練這一刻直接強行被止住了威勢!

    “就這點實力嗎!”周身一動,陽氣涌動,滔天血氣如海!

    漫天冰寒氣轉瞬煙消雲散,轟然一震瞬間破碎!

    陳君已經明白,從今日開始,要告訴所有人,大夏不弱!

    要以最霸道的方式,宣告!

    下一刻陳君輕輕一震,周身三百六十五處星辰點亮!

    體術已經達到了這一境界的極限,他現在整個身軀都是攻伐手段!

    拳影只是表象而已,這一刻,整個身軀就是拳!

    一震之中,是無盡力量的橫壓!

    淳于錦只感覺一股無可抵抗的巨力涌來!

    仿佛大山壓至!仿佛無可阻擋!

    周身瞬間震顫不已!

    那是無盡的山岳之力,是漫天星辰的力量!

    一瞬間身形不受控制地倒飛了出去!

    他只覺得五髒六腑翻涌不已,這一擊之下自己竟然受了不輕的傷!

    目光駭然無比,這怎麼可能!

    一瞬間羞惱之意涌上心頭,淳于錦怎麼也不敢也不願意相信眼前這一幕!

    不,一定有什麼古怪!

    靈力瘋狂奔涌,一瞬間身體甚至要承受不住!

    他在同時催動了某種可以提高瞬間爆發力的法門!

    這一刻璀璨寒光幾乎凝實!這一擊達到了空前驚人的程度!

    符文記號玄奧,看到這一幕的大夏皇朝眾人瞳孔一縮!

    這一擊太恐怖了!

    “快躲!”一瞬間有人驚叫出聲!

    “陳道友!”

    這一擊在他們看來甚至比之前那一擊更恐怖!硬生生抗下不死也會重傷!

    “躲?”陳君笑了,這一擊的威能確實不俗。

    看來對面還掌握著某種提高瞬間爆發力的法門,但是,對自己來說,不夠看!

    我身為霸體,五藏齊開,現在整個身軀完滿,防御力幾乎同屆無雙!

    有玄武本術在,加上我如此恐怖的身軀,你拿什麼和我斗!

    依然毫無畏懼直接硬抗!

    他手中光華閃現,輕輕一指點出!

    拈花指金光激射,這一刻符文記號光華璀璨耀眼!

    拈花之意浮現,陳君迎身而上!

    “弱!太弱!”

    槍影直接破碎,一擊橫掃這一刻讓人甚至心生皈依!

    花瓣之意橫壓,每個花瓣都仿佛一尊佛佗!

    大夏皇朝的眾人臉上全都是難以置信之色!

    他們都沒想到陳君的實力竟然能恐怖到這種程度!

    北匈的一眾人更是完全蒙了,此刻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無數靈術瘋狂傾斜而下!

    斧劈刀斬,弓馬箭影,種種異獸絕凶!

    漫天虛影威壓隆隆,竟然朝著一人傾瀉!

    陳君以肩為攻伐,直沖!

    轟然相撞,無聲的寂滅之中,饒是這樣恐怖的攻伐也沒能擋住陳君這一擊轟出!

    淳于錦只感覺瞬間五髒六腑破碎,此刻瞬間倒飛出去。

    體內一陣劇痛,只感覺身軀從內部龜裂了!

    這一擊,簡直要打爆自己已經開啟的五藏!

    瞬間甚至生出難以抵抗之感!

    如果不是同伴出手阻攔了一二,這一擊下去,自己恐怕都難有一戰之力!

    倒飛之中瞬間止住身形,他牆體一口氣,槍影再閃撕裂空間而去!

    對面要催動那樣的神通絕不可能像表面上這樣游刃有余,他一定耗費頗巨!

    “我猜你現在的狀況很難再催動這樣的一擊了!妄圖用這種方式嚇我讓我們四散逃走?不可能的!”

    他傲然而立,聲音清冷!

    “弱智。”陳君冷笑,總有些人這麼自我感覺良好。

    “呵呵,被我猜中了!”

    “你以為我是你麼?現在恐怕站著都很困難!”陳君嗤笑了一聲。

    “你……你胡說!”淳于錦瞬間臉上羞惱之意涌來!

    他驟然就準備出手,同時北匈的其他八人也都有一起出手的意思!

    剛才那一擊之下他們哪里還不明白眼前這人實力恐怖無比!

    一擊殺死妖異女子這樣的實力他們都不具備!連淳于錦都不行!

    這一刻光華閃現,每個人手中神通運轉。

    什麼皇朝的尊嚴面子早就丟不知道哪里去了!

    必須搶攻一起殺死這人!要不然很可能要死!

    一瞬間整片空間光芒璀璨耀眼,各式神通威勢驚人!

    然而下一刻淳于錦卻突然冷哼一聲︰“不要插手!”

    在他看來這樣的取勝甚至還不如去死!

    對面剛才那一擊必然短時間內都不可能催動第二次,孱弱的大夏怎麼可能有實力那麼恐怖的人?絕無可能!

    對方一定是在逞強罷了!

    “別裝了!打到你原形畢露!”怒喝一聲,整個人化作一桿長槍,槍意幾乎要撕裂蒼穹!

    瞬間轟來!

    “不陪你浪費時間了!”看到這一幕的陳君微微搖頭。

    就用最霸道的一拳,讓北匈的所為高傲,給我去死吧!

    周身星辰,陳君一拳擊出!

    這一拳剛猛無比,金光凝實符文玄奧。

    天地間充斥著兩股相近的意境之力!

    他恍然產生一種明悟,這才是自己的身軀!

    屬于自己的,屬于霸體的一拳!

    驚人的威壓彌散,金色場域的包裹下,某種莫名符號在孕育,這一拳擊出的同時威力竟然還在增強!

    這一擊,陳君融入了一點拈花指的意境!

    極限強度的這具身體瞬間出現了一點崩解的跡象,饒是這樣的身體強度也無法支撐融合性神通的威能!

    “不!怎麼可能!”看到這一幕的淳于錦臉上難以置信之色涌現。

    一聲怒喝,體內靈力瘋狂勃發!

    以身化槍,身上符文記號幾乎實質化!

    然而陳君依然不為所動,他就這麼擊出一拳,絲毫沒有去在意對方的變化!

    “不同的身體,原來還有這樣的玄奧!”陳君輕聲說道。

    找到了適合自己的那點微弱區別!

    轟然巨響炸散在眾人耳邊!尖銳的金屬撕扯之音貫穿了眾人的耳膜!

    下一刻一聲慘嚎響起,卻又戛然而止!

    一擊之下,淳于錦直接身死!

    ……

    此刻,秘境入口處,一個狼狽的身影逃竄出來,正是剛才唯一逃走的那個大夏修士。

    他看著天邊的烈日,露出劫後余生的感嘆。

    回頭看了一眼秘境,說什麼自己都不會再回去了!

    此刻心中悲泣,知道秘境內大夏眾人死傷大半是至少的。

    陳君能救幾人?自己能活下來恐怕都不容易。

    而眼見著這人一身疲憊血色出現,大夏圍觀者也不禁心中嘆氣。

    這場面也太難看了,到現在大夏數人逃離。

    甚至人數是其他皇朝的總和!

    “哎!陳君不在,真的是不行!”

    “只能寄希望于陳君趕快出現吧!”

    “要是他在,何至于咱們大夏淪落至此?!”

    听著周邊的議論紛紛,這個大夏天才臉上涌現一股羞惱,同時也心有戚戚然。

    自己等人在族人面前如此不堪,都寄希望于陳君。

    可是,不過是幻想罷了!

    他緩緩開口,口中帶血︰“陳君,進入秘境了!”

    這話如同驚雷一般。

    不只是大夏,此刻其他皇朝在此圍觀者同樣心中一驚。

    “真的?!”

    “好啊!有希望了!”大夏的一個個面帶喜色。

    然而也有人心中涌起不祥預感,既然陳君進入秘境了,顯然你們也相遇了,那你……為什麼狀態這麼差逃出來?

    北匈的人杰冷笑︰“他進去正好擊碎你們的所有幻想!”

    “什麼狗屁陳君,不會是淳于錦的一合之敵!等死就是了!”

    這人話語霸道無比,大夏這個天才听著心中感嘆。

    話,確實好像沒錯!

    此刻,大夏所有人也都在問。

    “那你為什麼出來?”

    “你這個樣子,怎麼回事?”

    他緩緩開口︰“我能出來,還是依靠他吸引了一些注意力,才勉強逃出,至于他,說實話,活著出來的可能性都不大。”

    他之前頭也不回地逃竄,也感受到背後的洶涌力量。

    在他看來,那當然是淳于錦。

    而那麼恐怖的力量,陳君肯定也無法抗衡!

    那種力量面前,他連鼓起勇氣一擊都沒有!

    一听這話,大夏眾人全都一愣。

    “怎麼可能?!”

    “你當真?!”

    有其他皇朝的人開口大笑︰“哈哈哈哈,我就說他不過是縮頭烏龜,敢出現就是死!”

    北匈的長老更是滿臉笑意︰“呵呵,這次殺盡你們大夏開藏天才。”

    他心想一個絕世劍主傳承死在里面,真是天要亡你們!

    而他撫著胡子,話音都還沒落。

    又一個踉蹌身影從秘境入口中咳血逃出。

    這身影身子都已經半碎了,整個身軀殘破不堪。

    “逃……逃……出來了……!”仿佛劫後余生,看向秘境內一陣後怕。

    是一個北匈的妖孽!

    這一刻,全場一呆。

    北匈的這尊長老更是有些愣神。

    “你……怎麼……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