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就自我陳君開始

    似乎遮天蔽日。

    這一拳轟來,一切都顯得黯淡無光!

    淳于錦隱隱產生了一種面對絕世巨凶的錯覺!

    回過神來手中長槍瞬間倒轉,一槍刺出,銳利的槍意直沖巨拳中間指骨!

    “裝神弄鬼!”一聲冷哼是道音喝出,在動搖這一拳。

    此時他面帶不屑實際上心中巨震,什麼開藏境能夠瞞得過自己的神識?

    太不可思議了,甚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自己的身後!

    兩門靈術觸踫的瞬間,槍影被直接轟破,這一拳余勢不減,仿佛滿天星辰之中星空被這一拳帶動橫擊!

    “有點門道!”

    淳于錦依然仿佛雲淡風輕,槍影在一瞬間轟出了至少上千擊,將金色巨拳擊潰!

    而此刻看到陳君前來,大夏的十人不少人松了口氣。

    紀雲兒長舒一口氣,感覺整個人都有些虛脫。

    剛才分明覺得無路可逃了,想到可能的悲慘命運甚至恨不得自戕。

    萬幸,陳君來了!

    此刻也有幾人面色依然沉重,關楚山更是並不覺得陳君前來會如何。

    改變戰局?

    不可能的。

    自己尚且不是一合之敵,雖然看上去陳君也有極大進步,但遠遠不夠!

    邊想著拉起旁邊一個學宮的師弟,使了眼色。

    同時悄悄傳音給陳君︰“陳道友不要強撐,給大家爭取一線機會即可!逃不掉也沒人會怪你。”

    在他看來,陳君這麼高調前來,顯然是為了吸引注意力,讓眾人逃生。

    不然呢?

    難不成真的要一個人殺北匈這十人?

    不可能的!

    此時,自然不能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趁著所有人愣神之際,他一把抓著學宮的師弟。

    手中長毫筆以急速寫下一個轉字,腳下光華流轉,瞬息間直接要遁向天際!

    這一幕一出,此刻所有人也反應過來。

    沒錯,一個人的力量太有限了。

    哪怕陳君勉強和淳于錦打個平手,可北匈的其他人呢?

    自己等人根本抗衡不了!

    陳君如此高調前來,是為了給自己等人爭取一線機會!

    沒想到一直修行混沌一道憨憨傻傻的關楚山倒是第一個反應過來!

    此刻連忙有數人同樣腳下光華涌動,靈力瘋狂流轉匯聚于腳下,能看到種種虛影與電閃雷鳴之境,速度快到驚人!

    不少人拍著腦門,怎麼自己悟性這麼差呢?

    早反應過來一絲,恐怕也已經能夠遁出離開秘境了!

    這一刻光華涌動。

    淳于錦冷哼︰“都給我留下!”

    北匈有另外的人也反應極快,一個紫色頭發的妖異女子手中濃黑色光華一閃,瞬間橫擊而出!

    仿佛跨域了數個空間,直接攔在關楚山的跟前。

    紫色綢緞擊出,要抹除這處空間!

    關楚山手中長毫筆瞬間寫下一個裂字擊出,然而與紫色綢緞相撞,尖銳的金屬撕扯之聲中竟然被消弭!

    “這人竟然和淳于錦相差不多!”

    關楚山愣了,這一代北匈怎麼如此多妖孽!

    轉身再看去,各個方位大夏想逃的幾乎統統都被攔下。

    而且,多半沒有什麼反抗之力。

    只能勉強抗衡。

    手中的靈術涌動之中,力量瘋狂傾瀉,但任誰都看得出不過是徒勞而已!

    瞬間就有人被直接一掌拍飛,口中咳血被重新拍回了剛才的位置。

    此刻面色慘淡,看著半空中陳君的身影感覺愧對。

    陳君為自己等人爭取了這一線生機,可是看上去,連一個都逃不走。

    沒辦法,差距如此明顯!

    此時就只有一人順利遠遁,腳下靈術的涌動中,似乎是光術,快若流光!

    這人慶幸不已,此時一刻都不想耽擱,找到出口絕對不再進入!

    而看到這種種景象,陳君有些懵了。

    大夏孱弱的印象,這是深入每一個天才的骨髓了?

    他們的表現,都太脆弱了。

    看著讓人感慨!

    他此刻也想起,前世的大夏,似乎真的相當不堪。

    尤其是氣運之爭之後,越發孱弱。

    當時若沒有風華榜的醍醐灌頂讓古海琳成聖,大夏作為悠悠古國甚至可能要滅亡!

    不過,這一世。

    一個重生者,一個掛逼。

    你們怕什麼?!

    他半空之中居高臨下,看向北匈的十人︰“你們十個一起,別說不給你們機會!”

    周身澎湃意蘊涌動!

    我可是來守護我的秘境的!

    幫你們尋一線逃跑機會?也太小瞧我了!

    這個秘境,誰拿了東西,都得給我吐出來!

    大夏孱弱,我陳君可不!

    看向四面八方,手中劍影直接連斬十劍轟出!

    絕仙的暴戾這一刻瘋狂流轉,劃過空間之中還在不斷得汲取著殺戮之意!

    紫色頭發的妖異少女冷哼︰“裝神弄鬼,你算什麼東西?!”

    打我們十個?

    我一人要你命!

    手中紫氣綢緞涌出無盡妖嬈,劍影斬來綢緞被瞬間分成了兩段,然而仍然不影響其意蘊彌散!

    整個人沖擊而出,這人手中寒芒一閃!

    紫色綢緞的濃厚妖嬈之氣里,竟然暗藏某種殺伐!

    陳君瞬間明白,難怪這人能看上去輕松接下了絕仙劍一擊。

    除了因為自己才小成之外,還因為這殺意!

    “一樣得死!”

    遙遙一指點出。

    拈花之意驟現,金光凝實無比如同匹練一般直擊而去!

    這一刻整處空間似乎都彌漫著某朵無名之花!

    金光彌散照耀著整片空間!天空的烈陽甚至都遠不及金光耀眼!

    拈花指與寒光轟然相撞!

    璀璨寒光被瞬間湮滅吞噬!

    它竟然沒能抵擋住哪怕一絲一毫的時間!

    殺伐氣被直接消弭在空間之中沒有泛起一點漣漪!

    金光威勢不減,直沖妖異女子而去,一瞬間直接洞穿身軀!

    仿佛是被溶解,從中間燒穿!

    同時而來的,還有開天地般的一拳!

    轟然砸來,拳影金光燦燦!

    這一擊橫掃而過,妖異女子沒來得及掙扎!

    “說了打十個,一個都別想逃!”

    陳君看向另外幾人。

    就這區區十人,我就不信能讓你們走脫了任何一個!

    接著看向大夏的這九人。

    眼神霸道,意思明確——有我在,誰都不必逃!

    從今天開始,大夏絕不再是孱弱的代名詞。

    就從我陳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