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我,陳君

    邪神明顯認識出現了偏差。

    “算了,先拿了再說!”

    陳君心想管它怎麼回事呢,這小世界沒有不要的道理。

    這里對自己來說,是難得的修行寶地!

    而且,听邪神說,還有一個外部秘境?

    沒有推辭的道理!

    “能者居之!”

    邪神大笑,眼眸中露出釋然與灑脫,接著深深地看了棺材中沉睡的女兒,眼中是濃濃的不舍。

    “父親不能陪你君臨整個大陸了……”

    他輕嘆一口氣,接著周身一動鬼影破碎!

    一團漆黑如墨的氣體彌散,這鬼影就是控制小世界的方法。

    這團氣撲面而來,漫天氣息之中彌散著此地的控制之法。

    邪神還是有一點留手。

    這里面的控制法門是一層一層的,此刻陳君只得到了第一層的權限——任意去留。

    通常秘境的開啟和關閉都有固定的時間。

    非固定時間內,絕對無法進入。

    而此刻的陳君得到的第一層權限,就是隨時可以進入。

    接著默默盤膝而坐,繼續吸納著氣體中的信息。

    很快他又獲得了第二層的權限——界內全知。

    整個秘境,全是自己的眼楮!

    在這里,已經可以做到全知全識!

    “這法門的設置有趣,感應到我沒有殺意和貪婪,所以開放了第二層。”

    陳君可以預料到,這權限的步步開啟將都和邪神的女兒相關。

    “邪神倒也不是特別蠢。”

    原本覺得這邪神有點傻,現在看,倒也還留一點底牌手段。

    邊想著陳君在腦海系統中開始翻衍皇的物品。

    邪神剛才口中的“听衍皇說”讓他有些詫異,一通翻找之後,很快找到了似乎有聯系的一點線索。

    那是衍皇平生中,出現的一抹記載。

    “天地會上,與邪神暢飲同歡,交流得長生可能,布身後手段。”

    看到這一行字陳君皺眉思索了一會。

    “我所得,注定超出所有常理和預料以及算計,倒是夜永所得,很可能是衍皇布置的手段!”

    確認了這個問題後,陳君也就沒再多糾結。

    此刻流轉了這里的權限第二層——全知。

    一瞬間放眼看去,此刻陳君才發現,自己身處一座高塔的正中心最高處。

    “原來真的有數層,地圖顯示的重疊還真是重疊……”

    “咦?怎麼這麼多人?”

    當目光向外看去,發現整個秘境有許多人影。

    粗略一數,居然有足足兩百人!

    這些人中大半都在朝著自己所在的高塔方向前進,一路上對抗著秘境中的鬼影,也在互相之間廝殺。

    “北匈?印婆……僵外?還有許多其他皇朝……!”

    【外皇朝又來爭奪了!】

    【前世便是如此,只不過是在三年之後!】

    【這原本是誕生在大夏的秘境,應該歸大夏單獨所有,但因為規則的一點震顫,被其他皇朝察覺,因此都來分一杯羹!】

    【前一世大夏的人只能在外圍,幾乎什麼都沒得到。】

    【這一世,還是如此,欺人太甚!】

    此刻陳君心中更是氣惱。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什麼大夏皇朝的,這分明是我陳君的!

    媽的,上自己家門來搶自己的東西?你們找死!

    此刻目光所及,每一個人都在瘋狂掠奪。

    有的拔了古冥樹,有人截斷了冥河水流,有人甚至手里出現一把金色鏟子和鎬頭,看樣子要敲掉塔磚!

    “把東西都給我留下!”

    高塔之內的陳君忍不住一聲怒喝!

    這一刻,只感覺心都在滴血!

    太心疼了!這可都是我的寶貝!

    這里面許多東西都是幾十萬年不止了,你們就這麼給我毀了!

    陳君此刻是真的殺人的心都有了!

    “都得給我留下!”

    他腦海中念頭一動,瞬間來到古冥樹處!

    這個秘境的第一層權限,就是任意去留,自然包括在秘境內的任意處位置變換。

    此時腦海中念頭一動,直接來到古冥樹邊,一個光頭大漢身後。

    周身帶著盛烈怒意,他一巴掌拍在這光頭和大漢的肩上!

    一字一字的咬著牙︰“給我把它原原本本地栽回去!出現一絲偏差,我要你命!”

    光頭大漢悚然一驚,只感覺周身汗毛倒豎。

    這什麼人?

    怎麼自己毫無察覺就出現在身後了?

    而且這一巴掌拍在肩膀,他瞬間感覺整個人幾乎都要廢掉了!

    一股劇痛涌上心頭,然而被人如此威脅,這也太屈辱了!

    此刻周身肌肉轟然一震,瞬間遒勁!

    以怪異的姿勢扭頭,猛地一頭撞出!

    這是金鐵頭,這一頭之上符文印刻,一頭撞來簡直要破滅一切!

    面對這怪異的一擊,陳君一指點出,按在這人額頭上。

    拈花指之意彌散,這一個指頭就直接抵住大頭轟擊之勢!

    片片花瓣之意橫壓,恐怖的重力之下這個光頭大漢只感覺頭都要裂開了!

    他面色駭然無比,此刻哪里還有分毫反抗之心!

    “饒我一命!”

    瘋狂大喊,此刻已經看出來,這是個大夏人。

    “我沒殺過任何一個大夏人!放我一馬!”他嘶喊道,痛苦到了極點,“我還特意放走過一個你們大夏叫什麼紀雲兒的人!”

    此時心中一萬個不解。

    大夏不都是一群廢物嗎?

    被各皇朝的人馬殺的連內部區域都不敢入,現在就在外面游蕩。

    這麼多皇朝中,也就自家印婆皇朝沒有痛下殺手。

    原本弱到這樣的地步,怎麼突然冒出這等人?

    這人是誰?如此強橫!

    這樣恐怖的實力,簡直不比我朝的須彌子差!

    陳君冷哼了一聲︰“這棵樹,你怎麼拔的,給我怎麼栽下去!一絲一毫,都不準差!”

    “知道知道知道!”光頭大漢頭如搗蒜,整個人冷汗直冒。

    心中一萬個不解。

    你要樹要就是了,為什麼還要種回去?

    保護生態?蒙了!

    陳君點了點頭,腦海中法門一轉,看向整個秘境各處。

    ……

    此時,最外圍區域,大夏十人在漫無目的的游蕩。

    此時多數人已經感覺沒什麼臉呆下去了。

    “毫無收獲,在這最外圍就只有最弱的鬼影!”

    “哎,要我說這樣的話還不如回去修煉!”

    “純粹浪費時間,還是回去吧!”

    此時就連關楚山也有些動搖了,在這里似乎真的毫無意義。

    一行十幾人,在這里數日,死了兩人,重傷了兩人遁出。

    而收獲呢?

    看看空空如也的儲物袋。

    根本沒法去尋找,也根本不敢——怕被人惦記!

    以大夏皇朝在這里的實力,拿到寶物都守不住,很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憋屈啊!”

    “哎,實力不濟,無話可說!”

    “怎麼也想不到差的如此懸殊!”

    一個個搖頭嘆氣。

    思索著,此時就等關楚山下決定,離開這里!

    雖然會被大夏百姓指責,但沒辦法,一來浪費時間,二來也為了活命!

    正思索著。

    遙遙天際,卻突然有猙獰聲音傳來︰“既然這麼憋屈,不如讓我送你們上路!”

    “哈哈哈哈,終于找到你們了!”

    這是北匈的妖孽人馬,他們分成了兩組。

    一組往高塔而去,另一組一直在找大夏天才,要趕盡殺絕!

    雙方本就是世仇,這樣的互相獵殺幾乎存在于任何秘境,任何比試中!

    而看到這一幕的大夏眾人一愣,接著想也不想,全都直接準備遁逃!

    他們看到了這一隊的領頭人——淳于錦!

    那是開藏境幾乎無敵的代名詞,看到他的瞬間甚至不少人絕望!

    難以抵抗!根本無從抵抗!

    此刻關楚山手持九毫筆而出!

    他看向眾人,眼神已經表明一切,他要給其他人爭取一線逃跑的機會和時間!

    這一筆直接刻下一個恐怖的殺字!

    殺意卷集,橫擊而出,半空中仿佛變化萬千,一會兒是劍影一會兒是刀斬,一會又是槍影裂空!

    如果陳君在這里,一定會感慨,關楚山不過區區數月不見,進步之快堪稱匪夷所思!

    然而面對這一筆,淳于錦面帶不屑。

    手中一桿長槍破空,槍頭之上閃爍靈力寒光,一點鋒芒直擊殺字最中心!

    仿佛沒有點在殺字上,然而一槍擊出又直接洞穿!

    這一槍于是不減,銳利的槍意讓關楚山還未真正面對就感覺整個人要被分成兩半!

    他手中長毫筆練練寫下數字,層層疊疊的盾形出現在面前。

    面對槍影,瞬間被直接貫穿了數層!

    他砰然倒飛,口中大口鮮血咳出,面色駭然無比。

    知道絕對不敵,可沒想到居然會差距如此明顯!

    “誰都逃不了!”

    淳于錦面色冷峻,看向大夏眾人,面帶冰冷。

    而剛才這一幕一出,就連準備逃遁的幾個身影也都呆在了原地。

    本身北匈就有數人在這里,想逃沒有那麼容易。

    現在關楚山所謂的拖住都如此不堪一擊,幾人甚至感覺有些絕望!

    這還怎麼逃?

    看向天際,幾乎各個方位都被人封鎖。

    哪怕能找到一個突破口,可是時間來得及嗎?以淳于錦的實力,根本不夠!

    “乖乖受死,除了那個小妞,都可以給你們個痛快!”

    淳于錦看向紀雲兒。

    大夏的姑娘,實在太水靈了!

    這樣的人,不能那麼輕易讓她死!

    他淫邪地獰笑著,接著就準備動手。

    然而話語聲音剛落,半空之中,又一個聲音響起。

    “都給我乖乖受死!”

    “什麼人?!”淳于錦豁然轉身,自己怎麼會毫無察覺?!這不可能!

    “我,陳君!”

    迎接他的是一雙巨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