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女兒

    在許多人心中,陳君就是開藏境大夏第一人!

    “猖狂什麼!如果陳君沒有失蹤,你們都不是對手!”

    陳君和林疏影共同墜入砂海的消息,此時所有人都知道。

    一個個心中嘆息。

    若不是因為陳君的失蹤,這一次秘境之中大夏怎麼會這麼慘?

    此刻不少異國人冷笑。

    “縮頭烏龜而已,他敢出現我第一個殺他!”

    “你等只是不願意面對現實而已!什麼大夏開藏第一人,一樣不堪一擊!”

    “他不出現倒還好,若是出現被我一刀斬殺,你們豈不是要氣瘋掉?”有妖孽仰天大笑。

    不只是他們,實際上也有大夏人心中同樣的想法。

    “擂台一戰看起來非凡,實際上也沒有超出太多。”

    “現在關楚山在其中只能算中游偏下,就算陳君來了,依然沒用……”

    多一個處于戰力中游的人,有什麼意義呢?

    “哎,還不是上一次氣運之爭的失敗導致大夏後繼無人!”

    一邊議論著,又很快扯到了氣運之爭上。

    大夏天才們現在這差勁的戰績,只能讓人從別的方面找原因。

    “只能寄希望于余言這一次拿到足夠靠前的名次!我听說他天生混沌體!”

    “並非混沌體,但也差之不遠!”

    “要是陳君能極短時間內達到韻體境圓滿就更好了!那就完美了!”

    一個個眼含期待,仿佛眼前只是黎明前的黑暗。

    當然,不斷有消息從秘境傳出後,一個個還是面色黯淡。

    “游玉民死了……”

    “並聰兄死了!”

    這處秘境處于的空間古怪,消息的傳遞很簡單,因此幾乎可以掌握實時動向。

    此時秘境內所有人都在朝著中心一座高塔而去。

    “高塔直聳入雲!一定有大秘密!”

    “這里陰冥氣深厚,已經看到數不清的陰冥草,全都是萬年以上!”

    “有條河,很像是冥界之水匯聚!敵……敵不過,被北匈收了,咳……咳!”

    能夠引得規則一動的秘境,無一不是寶地。

    因此,這一次進入其中的才俊們全都激動無比。

    而大夏此刻十人匯合在一起,全部面色陰沉。

    入秘境數日,收獲寥寥,簡直丟人!

    “哎!”

    “高塔不要想了,不是我等能爭的……”

    “就外圍收獲一些吧,哪怕外圍已經算是相當不俗了。”

    此刻隱隱以關楚山為首,他是學宮開藏境的第一人。

    紀雲兒嘆氣︰“若是陳君在,也不至于這樣。”

    關楚山搖了搖頭︰“我比那一戰時還要強了倍許都不止,但依然只能在這里排在中下,他來也無用。”

    “走吧!”

    幾人全都面色暗淡。

    其他皇朝如僵外、北匈等,都是分散開四處掠奪資源。

    然而大夏十人只能選擇在一起,不然落單幾乎沒有逃走的能力!

    “都說龍脈將枯竭,看來是真的!”

    有人搖頭,心中抑郁。

    ……

    另一邊,邪神所在的石房內。

    當青石棺材打開,其中顯露出一個嬌小的身軀。

    邪神寵溺得看著這個小小身軀,接著開口︰“我的女兒!”

    陳君和林疏影同時好奇地看過去。

    一米左右的小小身軀,藕臂圓鼓鼓,一根手指伸在嘴里。

    似乎陷入了沉睡,沉眠之中臉上是淺淺的笑。

    相貌清秀,白白嫩嫩,像個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陳君看了看邪神的歪臉,又看了看棺材里的小女孩。

    “你確定,這是你女兒?”

    “廢話!”鬼影一聲冷哼。

    陳君嘖嘖兩聲,這邪神的道侶得多好看,能生出這樣精致的小娃娃。

    “她多大了?為什麼還能活著?”此刻林疏影好奇出聲。

    如果邪神是無數萬年前的強者,她女兒應該年紀也相差仿佛。

    可憑什麼能夠活到現在?

    “我能用規則給自己塑造身軀,還是因為她的緣由!我女兒天生得到道則的全部認可,生下來便是道則之體!”

    邪神的臉上流露出一個屬于老父親般的驕傲。

    “可是天地大變,我身軀被毀,不能一路看她成長了!而她身為道則之體,必然有數不清的人覬覦,何況我仇敵無數,便只能出此下策!”

    他心中憤憤。

    這賊老天,哪怕再給自己幾百年也好!

    “我只能將她封印在此棺中,等待後世讓她出現!”

    他眼含悲憤,不過也有灑脫。

    “我女兒是注定要成唯一道果的人!我在世時曾听衍皇說過,後世將有大世!”

    他目光灼灼,看向陳君。

    陳君听到熟悉的名字倒是一愣。

    這兩人竟然有交集?

    “現在,你我要做的只是一個交易!我將女兒托付給你,她還有三年就會甦醒,而你需要做的,只是將她隱藏好,讓她慢慢成長,她會以極快的速度成就唯一道果,成為這整個大陸的至尊!”

    【三年,果然是早開啟了三年。】

    林疏影確定了下來。

    【也就是說,秘境開了?】

    【前世沒人走到最後,原來是這樣!】

    而陳君此刻很想翻翻白眼。

    自己身邊就有一個中二少女,每天在腦海里自己對自己說【我一定成帝!哼!】。

    現在,這是又要多一個?

    這小粉娃娃會不會也一樣中二,每天跟自己說要證唯一道果?

    他同時也有些好奇︰“你就不怕我吃了她?”

    自己修行這生死道則,這小粉娃娃絕對大補。

    對自己來說,這是唐僧肉!

    邪神自己也說過,會有數不清的人覬覦這小姑娘。

    “能通過我的層層考驗來到這里,你的尊嚴,你的道心,不會允許你做出這樣的事情的!”

    邪神傲然說道。

    而听到這話的陳君更愣了。

    考驗?尊嚴?道心?

    哪有?

    你恐怕還不知道,你的所有手段都失效了。

    顯然是天地規則的變化中,這些東西全都破滅了。

    什麼考驗種種,根本沒有,這里只剩下了鬼影!

    當然,陳君沒有說出來。

    不然這個鬼影恐怕死不瞑目。

    陳君不會為了修行境界就去吃人,那和禽獸有什麼區別?

    人之所以為人,因為有底線。

    他當然知道,多數人面對這情況,會選擇沒底線。

    陳君點點頭,算是應下來。

    接著又問道︰“那我能得到什麼?”

    邪神笑了笑,指了指上下天地,指了指外面,指了指數不清的地方。

    “這個我耗費半生精力開闢的陰冥世界,給你了!”

    他話語隆隆︰“不要小看!這只是陰冥內部,你從外界而來,應該也能知道,整個秘境有多大!這些,全都是你的!”

    “這是數不清多少萬年的積累!你該明白時多大的機緣!”

    听到這話陳君更蒙了。

    秘境?什麼秘境。

    我就是走過一片陰冥而已,沒見到秘境。

    他只感覺兩人的誤會越來越大,但是沒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