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邪神

    陳君松了口氣。

    如果里面的存在有敵意,有殺意,自己是真的扛不住。

    萬幸!

    【數萬年?】

    此時林疏影的心聲讓陳君也愣住了。

    人皇正常壽命不過七千,聖人也就萬載。

    哪怕是準帝,大帝等,壽元也絕對用不到數萬年這個詞!

    這里面是什麼?

    妖獸?異獸?

    陳君將門推開,轟隆隆巨震之中,古樸的石門仿佛萬鈞之重,每推開一點都是歲月的痕跡在流轉。

    陳君吃力地將整個石門完全打開,看向內中。

    內里一個虛幻的影子在空間中飄蕩著,不斷發出桀桀的笑聲。

    這竟然也是一個鬼影!

    只不過看上去,這個鬼影和其他的完全不同。

    神志極端清晰,面容也與正常人沒有太大區別。

    只是臉有點歪,整個人干瘦無比,空洞的瞳孔里閃著綠油油的光。

    陳君甚至一瞬間就有一種一拳打出將他打爆的沖動。

    這一眼看過去就明白了,這只鬼影的層次高到離譜!

    “如果能打爆吸收了他,必然是一樁大造化!”

    只不過,只能想想。

    這個鬼影的層次高到驚人,陳君自認絕對不是對手。

    此時鬼影似乎是看到了人很興奮。

    他上下亂飛,在屋子中不停地飄蕩,偶爾還撞在了牆上。

    咚咚咚不斷地沖擊著。

    一邊有些癲狂,一邊口中出聲︰“兩個人?”

    “咦?那一個既不是至陽之體,又不是陰冥之體,怎麼能走到這里?”

    鬼影詫異。

    此刻看得出,林疏影極度虛弱,似乎是靠著什麼加持才來到了這個地方。

    接著又看向陳君。

    “咦!至陽之體修生死法門!你有大氣魄!”

    整個鬼影瞬間橫撲而來,繞著陳君上下亂飛。

    似乎在打量,整個身軀分毫都沒有放過。

    “不錯不錯!桀桀桀桀,真不錯真不錯!”

    他癲狂得大笑,此時陳君也無奈,抱著林疏影坐在這里等了半晌。

    【哎呀,那個東西!】

    【咯死我了!】

    許久之後,不停亂飛亂撞,整個人影都有些虛淡的身影終于停了下來。

    似乎有些疲憊,人影坐在椅子上,終于恢復了應有的世外高人的模樣。

    此時陳君才終于開口問︰“請問前輩尊姓大名?”

    “我乃邪神!”

    “邪神?”林疏影和陳君相視一眼都搖搖頭,沒听說過。

    神?靠信仰之力修行的嗎?

    可能是和濕婆爭斗中失敗的那一方?

    “你們竟然不認得我!”鬼影愣了,“我可是堂堂邪神!”

    此刻似乎又要癲狂,陳君連忙抬手,讓他打住。

    “前輩說自己活了數萬年?可據晚輩所知,哪怕大帝壽元也不過幾萬載。”

    鬼影冷哼︰“我邪神的手段,豈是你可以理解?”

    “……”

    接著鬼影自顧自地解釋起來。

    “這里是陰冥入口!我當年以無上神通,將此地化作了我的個人世界,開闢成了一個小世界,吸納周天陰冥之氣,以道則本質為自己塑永世不滅之體!”

    此刻陳君以闡天流轉看了看。

    這鬼影確實似乎有人體的舊痕跡,並非一直誕生就在這里。

    不過,其他的話陳君倒是不信。

    陰冥入口被你開闢成專屬于你個人的小世界?

    開什麼玩笑!

    佛陀古跡中,世尊的生平記載都做不到這一步!

    當然,表面上依然假裝震驚。

    陳君已經看出來了,這個鬼影很好忽悠,而且狀態奇怪。

    果然,還沒等再說什麼。

    鬼影突然面色一黯︰“可惜,我漏算了天地規則的變化!”

    “不知道多少歲月之前,規則突然大變。”

    “我的身軀,就這麼毀壞了!”

    陳君一愣︰“那現在的您是?”

    “只是我彌留之際遺留的手段罷了,你可以理解為,我是被設定好的一組程序。”

    【程序?】

    這點陳君倒是很好理解。

    眼前這類似于人工智能!

    邪神自顧自地說著︰“例如,設定的程序中,一旦有人出現,我的反應是激動,一旦有人問我叫什麼,我的反應是高傲,一旦有人疑惑歲月,我的反應是講述……”

    【原來如此!】

    陳君此刻也同時反應過來︰“那前輩您設下這樣的程序,是為了什麼?”

    既然已經沒有辦法超脫生死,只剩下了一段設定好的程序,必然是為了某件事!

    鬼影眼漏贊賞,手向下一指。

    轟隆隆巨震之中,整個地面中央猛然從中間裂開。

    一方青石棺材從地底顯露,緩緩升起。

    邪神將青石棺材們緩緩推開,眼眸中是無盡的愛。

    ……

    此刻,大夏皇朝西漠。

    一處荒蕪的荒漠中,此時正有數不清的眼楮看來。

    這里陡然出現了一個秘境。

    當陳君和林疏影墜入沙海的同時,此地轟鳴巨震中,顯露出一個秘境入口!

    恢弘恐怖,一眼看去讓人驚懼!

    “哎!明明在我朝疆域之內,憑什麼還要與他人共享!”

    “規則異變,都感應到了,瞞也瞞不住啊,這種事情歷來如此。”

    規則的異變,不論隔著怎樣的距離都能感受到,與沖宵劍氣不同。

    因此,這樣一個秘境出現,瞬間吸引了周邊數不清的皇朝。

    通常而言,秘境出現在哪里,就歸屬哪個皇朝。

    但能夠讓天地規則異變顯化的,自然是層次驚人的秘境。

    因此,各大皇朝聯手逼迫之下,沒有人能獨佔!

    “數萬年前,印婆皇朝也出現了一個,同樣是十幾個皇朝的人都去了。”

    “還不是咱們和印婆皇朝孱弱嗎!”有人冷哼。

    “印婆皇朝內部之爭讓他們根本無暇顧及,咱們倒好,純粹是他媽慫!”

    “就讓一尊半聖來這里,其他皇朝的妖孽來一個殺一個,我就不信誰敢!”

    西漠邊疆之地,多半都有戰意,都是血性男兒。

    因此,這種事讓他們覺得相當恥辱,一個個目欲噴火。

    而真正最感覺憋屈的,還是秘境中的慘淡狀況。

    這秘境只能開藏境修士進入,而大夏進入的十數人中,短短幾日就有數人身軀破敗身受重傷艱難逃出。

    從他們嘴里帶出來的消息,也是大夏幾乎毫無收獲。

    更重要的是,幾乎被各大皇朝碾壓。

    “只有關楚山一人苦苦支撐,不然情況更慘啊!”

    “印婆皇朝的須彌子手下留情,不然我逃不出這條命!哎!”有人心有余悸,甚至被殺得恢復之後也不敢再入秘境。

    一個個唉聲嘆氣。

    這樣的戰績,讓人憋屈。

    而此刻,仍然不斷有各大皇朝的天才妖孽趕來。

    十幾家皇朝已經共同商定,每家入內二十人。

    此時其他皇朝一個個面帶戲謔,有人甚至專門嘲諷。

    “可惜和大夏沒有疆域交界,不然也能像僵外皇朝一樣,年年擴大疆域範圍啊。”

    “哈哈哈哈,這一代更是不堪!”

    “再過千年,不會要看到一個古國亡國吧?”北匈的妖孽露出嗜血的笑意。

    “就一個叫關什麼的,我進去斬他!”有人舔了舔腥紅的嘴唇。

    被人就這麼指著鼻子嘲諷,然而誰也說不出什麼。

    事實擺在眼前,差距如此明顯。

    許多人憤憤不已,然而沒辦法進入,也沒資格進入。

    “要是陳君在,哪里容得這些人猖狂!”

    心中抑郁的同時,自然也有無數人想到陳君。

    中州一戰的影像令人驚懼,那驚天動地般的一拳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