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意外發現

    說實話,他也有些害羞。

    只不過林疏影性命要緊,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陳君,豁出去了!”

    “豁你個頭呀!”

    林疏影上去就是一記粉拳,只錘腦門!

    陳君翻了翻白眼。

    我可是為了你好,就這麼獻出自己的寶貴精華,你還不要!

    切!

    外面有的是人,巴不得呢!

    就比如那個誰誰誰!

    而且,陳君已經發現,這東西絕對大補!

    脾之神藏的部分流轉集聚在此已久,不說延年益壽,能讓人年輕數分是必然可以的。

    他此時也明白,林疏影肯定是太害羞了。

    這也正常,畢竟兩人才剛剛第一次。

    要就這麼完全打開心房,確實也難。

    陳君沒有多想。

    一會陰冥氣加重,林疏影會明白的。

    就這樣,繼續選擇一個方向向前。

    一遍走著,一遍不斷地一拳拳轟出將鬼影打碎。

    然後道天功流轉吸收著,很快最末端的道紋浮現。

    陳君內視,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以我現在251的悟性尚且感覺無法看清,這絕對是最本質層次的道紋了!”

    心頭越發火熱。

    此刻這里越陰森越冷,陳君越高興起來!

    同時他也意識到,最本質層次的道紋到底有多難!

    皇朝大比上,開藏境悟性超過自己的不會超過三人,也就是說,就這三人可能刻畫!

    這還只是可能!

    繼續前進,隨著深入,鬼影的層次越發高了起來。

    慢慢的陳君已經不敢太過招搖。

    很快,已經有半成人型的鬼影!

    明顯比只能形成鬼臉的強橫了許多!

    鬼影手中閃動,這道則所化產生微弱的靈智,竟然已經學會運用某些粗淺手段!

    手中一晃,漫天陰冥氣蜂擁轟擊而去!

    饒是陳君都感覺一陣心驚。

    這些鬼影的本質都太恐怖,因此每一擊都讓人驚懼。

    手中拈花指一閃,片片花瓣之意橫壓而出,世尊的手段中,度化之意涌動。

    半身鬼影發出淒厲得嘶吼,仿佛踫見克星,身軀被這一指半融化!

    尖利死後之中,瘋狂地沖向陳君。

    “呢!”一字吐出,規則文字席卷,度化之意將這只半身鬼影抹除!

    恐怖的道則意蘊彌散!

    這一只半身鬼影所彌留的道則力量,陳君足足消耗了半刻鐘才以道天功全部吸收流轉!

    繼續向前,又踫到數個類似的半身鬼影。

    手中拈花指不斷點出,佛門六字真言橫吐。

    盛烈的陽氣爆發,如同一尊聖爐!

    一路爆裂前行!

    “幸虧去修行了佛門神通克制效果出眾,不然很可能要在這里飲恨!”

    有一個甚至已經完全成型,陳君接連數指點出,才將它滅殺!

    陳君大喘兩口粗氣,被這只鬼影剛才吐了一口陰冥氣,只感覺整個人都要凍住!

    而這半晌下來,收貨豐厚。

    此刻體內道紋已經從末端刻畫到了中部!

    陳君面色大喜,只不過走了這半天,卻有一個問題擺在眼前。

    那就是,找不到出口!

    前世林疏影也沒深入其中,因此根本不清楚該怎麼走。

    但萬幸的是,這里的通道雖然四通八達,但顯然並非迷宮,不是為了特意困住人而設立。

    陳君打開腦海中的地圖,分辨出幾條岔路口是死胡同。

    就這樣,兩人朝著某方向緩慢前進。

    “這怎麼這麼大?”

    地圖已經方圓80公里,而陳君從最開始的位置向外也走了數十公里了。

    但就算如此,腦海地圖上依然沒有出口。

    不過陳君倒是有個發現。

    這里似乎是兩層,因為有的地方通道重疊在了一起。

    自己的地圖現在還是二維的,要升級三維要足足5000能量。

    因此陳君並不舍得。

    “得找個向上或者向下的通道……那里才可能出現出口。”

    而隨著默默前行,林疏影狀態越來越差。

    此時已經有些要支撐不住了,扶著陳君才能走路。

    繼續前行之中,又一個接近完全成型的鬼影出現。

    自拐角處怪叫嘶吼一聲,猛地跳出!

    手中慘白的尖銳指甲將空間直接撕裂,一抓抓下!

    陳君手中一動,拈花指一晃。

    接著提升霸道的一拳以右手猛然轟出!

    體內陽氣轟然爆裂!

    一聲淒厲的嘶吼之中,這只鬼影被瞬間溶解!

    陳君剛準備吸收,卻听到林疏影的心聲。

    【剛才那一口寒氣……不……】

    【好……好冷……】

    【寒氣已經入骨了,再這麼下去,我真的堅持不住了……】

    心聲都越發微弱。

    【陳君溢散的陽氣,已經完全不足以幫我抵擋了……】

    【我……】

    陳君面色鄭重,接下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了,渾身精光。

    “傲嬌鬼,活下去要緊!”

    “傲嬌你個大頭鬼!”

    林疏影一聲嬌喝,又是一記粉拳!

    只不過這一拳打出去,軟綿無力。

    她整個人驟然間感覺脫力,已經完全無法支撐身軀。

    身子一歪,倒在了陳君懷里。

    【不……不行了……】

    此時已經明白,陳君所說的好像真的是救自己的唯一辦法!

    【我已經到極限了。】

    【再這麼下去,如果神識真的被凍住……】

    “請吧,林姑娘!”

    “請……我……”林疏影聲音顫抖。

    陳君長袍衣袖一展,將周邊全部遮蓋。

    這一幕,與之前的綾羅綢緞展開,如此相似。

    霸道的身軀顯露出非凡的陽剛之氣,此刻如同火爐一般。

    溢散的陽氣甚至讓林疏影都感覺睜不開眼楮。

    她縴縴玉手搭在自己的衣領,可感覺怎麼也解不下去了。

    為救陳君,她能做到。

    可現在,就感覺不行了。

    【哎呀不行,我真的做不到!】

    【我……我手都動不了了……】

    【他,他要是能……】

    心聲還沒完,陳君直接動手!

    【嗯?他怎麼敢的!】

    【他他他……】

    一聲嚶嚀,感覺直入雲端,意識飄忽。

    ……

    就這樣,半個時辰後。

    林疏影面色緋紅。

    “我,我可以了……”

    她聲音顫抖著,整個人感覺從一種意識模糊馬上就要進入另一種意識模糊了。

    掙扎著起身,連忙將不整的衣衫理一理。

    踉踉蹌蹌,腳下一軟,又滑了下來。

    “停停……!”

    林疏影大喘兩口粗氣。

    連忙扶住邊上的石壁。

    “你沒事吧?”

    陳君心中一緊,難道自己這樣還不夠?

    “沒事。”

    林疏影只感覺無法支撐,身軀砰得一撞。

    原本手抵在石壁上,抵著一塊凸出的石頭,此時這一手一動,竟然轟的一聲巨響!

    “啊!”

    林疏影一聲尖叫。

    【我,我怎麼好像推倒了什麼?!】

    這一刻,石壁轟然坍塌!

    這一按之下,竟然將石壁弄塌了!

    從林疏影手按的點為中心,石壁坍塌!

    林疏影轉身,眼神幽怨︰“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之前弄塌了沙海,現在又把石壁都給撞塌了!】

    【就這,就這,就這我怎麼能行啊!】

    【太不懂憐香惜玉了!】

    而轉身看向陳君的同時,卻發現陳君眼神直愣愣盯著倒塌處。

    【什麼情況?怎麼了?】

    林疏影同樣轉身看去,面色一怔。

    眼前,這塊石壁坍塌之處,竟然顯露出一條黑漆漆的幽暗密道。

    “一條密道!”

    看不清通向哪里,只能看到漆黑如墨。

    這黑色仿佛吞噬一切,一眼看過去,林疏影只感覺目光都無法掙脫,要被吞入其中!

    她面色駭然無比。

    此刻也沒想到,居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前世絕對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