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我幫你驅寒

    這小小鬼影他原本根本沒當回事,不過一擊之下走過那里,感覺本質層次極高!

    邊想著流轉了道天功。

    這一刻,原本能直接形成靈氣風暴的道天功在吸收周邊氣息時竟然如此緩慢!

    陳君怔住,接著臉上涌現喜色!

    此刻內視!

    “是道紋所化?!”

    這鬼影如此弱小,可是本質太高了,竟然是道紋實質化所成!

    這里的陰冥氣居然離譜到了這樣的地步!

    幻化成了小小鬼影!

    此時自己殺死一個,以道天功流轉吸收,這恐怖的陰冥之力居然直接幫自己刻畫道紋!

    他只感覺身軀恍然有萬鈞重力壓來。

    哪怕最淺淡的一點道紋都重若山岳。

    而此時斬殺那個小鬼,讓自己身軀出現了最微小的一縷道紋,薄弱無比,但足夠讓人激動!

    “這是我韻體的捷徑?”

    一瞬間面色一喜,陳君接著開始沖殺,進行實驗!

    周邊的陰冥之氣如此厚重,陳君直接爆發腎之神藏的力量,滾滾陽氣肆意!

    此刻,它就如同黑暗中的燈火。

    像是海上的探照燈。

    周邊的滿天鬼影被吸引,感受到了恐怖的陽氣。

    陳君向前看去,一團磨盤大的黑氣,正朝著他急速射來。

    快如飛箭!

    半截身軀,漆黑如墨,半邊臉猙獰無比,眼眸中濃濃氣息直撲而來!

    “阿彌陀佛!”陳君手中拈花指一閃直接將這個小小鬼影洞穿。

    流轉道天功,這本質層次的力量太難吸收,哪怕是道天功的拉扯都相當費力!

    陳君知道,如果換了其他功法,根本連吸收都做不到!

    “這很可能是哪尊大帝所創!”

    又是一抹氣息被吸納,道紋再次變深了一分!

    陳君看向右側,一只鬼臉急速而來。

    猙獰著張開嘴巴,露出兩排森寒雪白的鋒利牙齒,還流著口水。

    “呼呼呼……”嘴里發出低沉的嗚鳴。

    這是道則的顯化,看向陳君好像看到了大補之物!

    陳君接著環視四周,面色大喜。

    自己的強橫血氣,和恐怖陽氣,吸引了數不清的小鬼。

    此刻瞬間已經有一只撲到面前,張開血盆大口,朝著陳君整張臉狠狠咬下。

    森寒鬼氣隨之撲面而來,幾乎要將人凍結!

    一口咬下!

    “啊!”

    下一刻,鬼影發出一聲淒厲痛苦的慘叫,瞬間爆裂!

    陳君毫發無傷。

    再看看鬼臉,身軀好像被什麼溶解。

    此刻破破爛爛,猙獰的臉上只剩了半邊。

    “我這陽氣,就坐在這讓你吃你都吃不了啊!”

    這是霸體陽氣!

    同樣是至高層次的陽氣!

    因此哪怕面對這些層次高到了離譜的幻化鬼影,也依然無妨,畢竟陳君的境界高了太多了!

    陰冥氣最怕的自然是至陽之氣!

    不過此刻陳君也在詫異。

    自己身為霸體,訴生死胎。

    道紋的刻畫,還是生死道紋。

    至于身合境,必然是訴生死種,轉化道力。

    這樣的話,自己的身軀不沖突嗎?

    “算了,日後再想!”

    此刻血氣強橫,猶如聖爐,陽剛熾烈,是陰魂天然的克星。

    “阿彌陀佛,世間疾苦,你等本不該成型,散去吧!”

    陳君一拳轟出,手掌閃著淡淡金光,這一拳直接爆裂了無數鬼影。

    砰的一聲,漫天陰冥氣炸散。

    陰冥氣自動地往陳君身體里鑽去,被陳君流轉著道天功吸收,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爽!

    陳君只感覺這一拳頂自己許久苦修之功。

    此時再次內視,身軀道紋更加繁雜。

    這是道則最本質力量在此地積累幻化,自然都是最本質的力量。

    被陳君就這麼吸收,自然恐怖!

    “這里絕對有大古怪!”

    陳君心想,肯定不會是林疏影心聲中的那麼簡單。

    “我佛慈悲,送你們上路!”

    無數小鬼鋪天蓋地一般發起攻擊,張口一噴,就是一大團黑氣。

    陳君口中道音喝出。

    轟。

    血氣爆發!

    熾烈如烘爐的陽剛血氣,加上佛門的意蘊悠長,這一字喝出橫壓,直接橫掃了周邊一片!

    道天功瘋狂流轉,一點點艱難地吸納著這些道則本質層次的氣息。

    陳君只感覺周身越發沉重。

    每一縷道紋的刻畫,都非大毅力之人不能承載!

    最普通的人,刻畫的根本不是道紋,只是模糊意蘊。

    而絕大多數天才,也不過窺到小道道紋。

    絕世天才才會刻畫大道道紋,多半還都是最淺顯的!

    像陳君這樣的,自然困難無比!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陳君此刻周身翻涌著滾滾金光,體表璀璨閃耀,整個人如同火爐一般。

    沒有懈怠,繼續吸引鬼影!

    鋪天蓋地而來,他只感覺心神都要一顫!

    這樣漫天的陰冥氣之下,恐怕許多人瞬間就會被直接凍結!

    陳君神色一肅。

    轟然一拳爆裂擊出,將周邊全部一擊抹殺!

    海量的道則之氣滾滾,陳君哪怕以道天功吸收流轉都進度極慢。

    但就算如此,也足夠讓人激動!

    這可是難得的捷徑!

    不然以陳君吸納天地靈氣的恐怖速度和身上的天地枷鎖,要突破這一境界不知道要多困難!

    此時張弛有度,一邊打爆鬼影,也歇息片刻,將自身氣息隱藏。

    不斷地吸納著,恢復過來再繼續明燈一般吸引鬼影而來。

    同時,和林疏影兩人也一步步向前去。

    只不過,慢慢走著,很明顯林疏影有些支撐不住了。

    【不行,好冷……】

    【感覺整個人要被凍住了。】

    這是冰煞之氣,陰冥之氣,非旺盛到頂點的陽氣不能抗衡。

    這種氣息不只是作用于身軀,還有神識!

    這一刻,林疏影甚至恍然覺得意識都有些要模糊了。

    【前世根本沒有這種異常,遭了……】

    她心中一緊,猛然覺得自己太大意了。

    這種古怪的地方,不該就這麼莽撞的。

    此時摸索周身上下,根本沒什麼東西可以借助。

    【怎麼辦?難不成要被直接凍結神識?】

    陳君雖然可以將自己帶出去,可如果神識也被凍結,自己再醒來……恐怕精神會受創!

    【不行……我……】

    【嗯?這是什麼?】

    翹臀突然感覺不對。

    她豁然轉身,怒視陳君,眼中含淚,委屈無比。

    【他干什麼?我都這個樣子了!】

    【而且……根本不行嘛!我承受不住!】

    【別說我了,沙海都被你給震塌了!】

    【我又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性,雖然還挺……哎呀!】

    “你想干嘛!”

    “幫你驅寒!”

    陳君語氣深沉,面色鄭重。

    自己可不是什麼色批,只不過他已經明顯感覺到,這周邊的陰冥氣對人有害。

    自己塑生死胎,實際上在這里本來就無妨。

    又有霸體陽氣,因此不用擔心。

    但林疏影在這里久了,肯定會出問題!

    需要幫她驅寒!

    你以為我願意嗎!

    我……嗯……不得不說還挺願意的。

    陳君撓了撓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