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陷入(求訂閱啊求全訂怎麼均定還跌了呢)

    沸騰的沙海劇烈波動!

    轟隆隆的威勢一震,陳君和林疏影都猛然被震得心神一顫!

    林疏影嚶嚀一聲,原本感覺意識都要飄忽了。

    此時突然醒來。

    陳君一動,她感覺整個人都無力。

    此時仿佛從水中撈出來的一般,點點汗珠晶瑩剔透。

    疲憊無比看上去憔悴的眼神看得陳君都心頭一動。

    林疏影輕輕挽了一下頭發,發絲飄蕩,這一抬頭仿佛有萬種風情。

    陳君整個人都感覺要一顫。

    “不……要不行了!”

    陳君甩甩腦袋。

    這驚心動魄的容顏之下,又看了看**美態。

    “道心+2,道心+4,道心+3……”

    眼神的游離之中,他感覺到了,此地要塌了。

    沙海竟然也會塌陷?他不解,但沒心情去想了。

    自己也要死亡了。

    陽氣太盛烈,他沒辦法。

    腦海中系統里瘋狂地翻閱,想找破解的法門,但是時間上看起來就已經來不及了。

    最多幾個呼吸,就會徹底爆體!

    林疏影眼中含淚,也意識到了什麼。

    【不要,我不要你死……我不要!】

    陳君嘆氣。

    他輕輕開口,想說一句永別,接著就要將林疏影推開。

    自己如此盛烈的陽氣,兩人繼續下去不過是雙雙死亡罷了。

    既然要死,那當然死一人更好一些。

    然而話還未出口,整個沙海突然徹底塌了!

    這一刻仿佛是沙海底部失去了支撐,猛地崩潰!

    猛然間似乎是什麼破出,沙海轟然塌陷,以中心處開始急速蔓延,瞬間直接將陳君和林疏影吞噬!

    “流沙?!”此時古海琳哪怕再近也沒辦法去救了。

    她手伸到一半陡然被截斷!

    這里空間已然不同!

    沙海崩塌,此時空間變化,再不是之前的沙海!

    外面看上去,似乎中心處形成漩渦,將沙海一切吞噬!

    然而實際上,已經是兩處空間!

    這漩渦之下,吞噬之下,是另外的空間!

    陳君和林疏影裸身身相抱著急速下墜!

    猛然的崩塌中,兩人根本沒反應過來!

    這沙海之下,似乎有萬丈深淵!

    急速墜落之中,居然許久都未見底!

    “這怎麼回事?”他不禁疑惑。

    此刻突然感覺周身陽氣在被急速消耗!

    周邊陰氣森森,仿佛有無盡冤魂一般,自己的盛烈陽氣在這里似乎對抗著什麼!

    林疏影也明顯察覺到。

    只不過,此刻她陷入震驚。

    【不對啊,三年後沙海才會崩塌!】

    【難道是因為我和陳君的緣故,這里提前崩塌了嗎?】

    此時林疏影終于恢復了一些。

    她嚶嚀一聲,掙扎著空中墜落的過程中從陳君身軀掙脫開。

    足足半個時辰,這是兩人第一次分開!

    林疏影只感覺整個人都要虛脫。

    【嗯……但是不得不說,還挺……】

    【哎呀,我想什麼呢!】

    【不過,也太夸張了!那個東西,真該割掉!】

    【至少,也要削掉一半!】

    【哼!】

    心中憤憤得想到,此刻感覺氣鼓鼓的。

    瘋狂地墜落之中,陳君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終于砰的一聲砸進了地底。

    周邊是無盡黑暗,連時空都被擾亂,讓人無從察覺時間到底流逝多久。

    咚得一聲巨響︰“疼!”

    陳君只感覺自己撞在銅牆鐵壁之上!

    此刻不禁有些駭然,以自己現在的身軀強度,居然沒砸出坑洞?

    一邊想著,一個軟滑的身子砰的一聲也砸在自己身上。

    【哎呀!】

    林疏影輕輕呼了兩口氣,從陳君身上連忙起來。

    此刻周邊一片陰暗,陳君感覺似乎在一個洞窟。

    不過他沒有絲毫擔心,林疏影的心聲似乎對這里很熟悉!

    邊想著起身︰“多謝林姑娘!”

    “謝什麼謝!”

    【哎呀他是豬頭嗎?這種事情也能謝得嘛!】

    陳君撓了撓頭。

    作為一個母胎單身,這方面實在不懂。

    救了自己一命,自己應該謝謝吧?

    此時他已經發現,這處洞窟的無盡陰氣正好與自己的陽氣抗衡。

    現在體內溢散的氣息,正在這里有用。

    自己居然就這麼意外得不用死了!

    【還林姑娘林姑娘的,這也太生分了吧!】

    陳君緩緩開口︰“疏……疏影?”

    【輕薄!】

    “小影?”

    【哼!幼稚!】

    “寶……貝?”

    【羞死人!】

    陳君翻翻白眼,他腦海里就這幾個詞。

    【好冷!這里的陰冥氣太重了!】

    林疏影輕輕呼了一口氣,一氣呼出瞬間幾乎就要被凍結。

    此時陳君想也沒想,一把將她摟到懷中。

    【嗯?他干嘛!】

    “我周身溢散的陽氣可以和這里的異常抗衡,你離我近一些就不會冷了。”陳君默默觀察了一下四周,“而且,總覺得這里古怪,你沒有我這樣的手段,長時間待在這里很可能要出大問題。”

    【我……】

    林疏影象征性地掙扎了幾下。

    眼見陳君摟得緊,也就沒再糾結。

    【嗯……還挺溫暖的嘛!】

    【哎呀,胸膛好結實,好有安全感。】

    【哎,雖然氣呼呼的,但是怎麼感覺,和他捅破那層窗戶紙,也挺好的呀。】

    邊想著小姑娘臉上露出傻呵呵的笑容。

    此刻陳君倒是沒有閑心想這些。

    他看向四周,空間並不開闊,這里似乎是某處通道。

    眼前像是個洞窟,自己所在的這里是個死胡同。

    往前看去,也不知道通向何處。

    “這是哪里?”

    “不知道,不過你在這里似乎可以跨入韻體境,此地死氣如此濃厚,應當可以窺見最本質層次的道則!”

    因為瑜藏禪功的緣故,陳君這次開啟腎之神藏,只耗費了短短半個時辰便直接圓滿。

    他現在已經是開藏境九重天,只要穩固一下境界就可以跨入韻體境!

    此刻陳君也在思索。

    “開腎之神藏就如此恐怖,若刻畫道紋陽氣必然更加離譜,這里倒是個好選擇。”

    “但是,身合境怎麼辦?”

    此時不禁擔心自己的小命起來。

    開藏境自己就差點過不去這道坎。

    韻體境初步與天地相合,肯定引動的陽氣更恐怖,但是在這里倒也還好說。

    身合境呢?

    自己總不能就在這里一直苦修,修行到身合境再出去吧?

    不現實,也不願意。

    而且,這里的靈氣稀薄,根本無法支撐他修行。

    身合境靈力轉化為道力,那是本質層次的提升。

    到時候那陽氣之盛烈……

    邊想著看了眼林疏影。

    就這嬌小的身軀。

    絕對不行,肯定把握不住。

    至少,也得是個大長腿御姐。

    腦海里不禁又劃過畫面中那個面容。

    冰山一般,冷艷無雙。

    再沒有如此絕世的容顏,那可是風華榜之人,得天道賜予醍醐灌頂。

    “不行!被林疏影知道恐怕要閹了我!”

    “哎不對啊,我馬上就超過她境界了,我怕什麼!”陳君一拍腦門。

    “不不不,我陳君是正人君子,我想什麼呢!”

    他臉色一正。

    此時不禁感慨,瑜藏禪宗的法門引動內心深處,也太恐怖了,現在自己還受其影響。

    實際上瑜藏禪宗的物品兌換中有一門靈術叫做欲念心起,是準帝法門,可勾動人心。

    這法門絕對可以讓低境界的直接社死。

    對強者來說,也足夠擾亂一絲心神。

    唯一比較可惜的是,需要消耗能量太多,陳君還沒下定決心兌換。

    此時林疏影好奇地打量著附近。

    【這里傳說是冥教舊土,陰冥的一個入口,不過只是傳說。】

    【前世三年後沙海才塌陷,顯露出此地。】

    【當時這里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有人皇來此,在內部很快就找到了返回的方法。】

    一想到這,林疏影突然像是發現了什麼。

    【當時那個人皇斷言,此地絕對遺留了什麼絕世至寶,很可能是陰冥鬼影之類的東西,只不過被人搶先一步拿走了。】

    【這一世,我和陳君提前了足足三年來到,會不會有機會得到?】

    林疏影看了看腳下。

    沒有一絲有人來過的痕跡!

    她面色一喜。

    陰冥鬼影之類的對她當然毫無用處,對陳君來說卻是恐怖的至寶!

    而且,這里肯定還孕育了別的什麼!

    對陳君來說,這絕對是難得的寶地!

    【嗯?他得到東西我怎麼這麼高興呀?】

    林疏影一愣,自問。

    實際上男性的性行為是攻擊性的,女性則是防御性的。

    因此一旦被攻破,林疏影的心理便自然而然發生了變化。

    此時不自覺之中,她已經開始替陳君想他所想。

    “算了,走吧!”

    林疏影指向前方,現在也就只能向前去看看前方到底還有什麼。

    陳君自然沒有意見。

    他默默鞏固了一番境界之後開始前行。

    幽森的洞窟中,一點點行進,陳君時刻以闡天流轉,觀察著四周。

    向前行去。

    第一個拐角處,陳君正在準備選擇向哪個方向。

    陰影之中,一個猙獰面容紫青色獠牙的小小鬼影突然撲面而來!

    濃厚陰氣深重,林疏影甚至被這小小鬼影的面容嚇了一跳。

    整個人縮進陳君的懷里。

    而陳君抬手一指。

    拈花指炸散,小小鬼影被這一指直接洞穿!

    一聲淒厲得嘶吼之後,這個鬼影霎時間化作了一團霧氣,飄散在了空間中。

    【前世根本沒有這種鬼影,此地空無一物,看來東西真的都還在!】

    此時陳君繼續向前,但突然又輕咦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