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謎案(第一更)

    前世的皇宮,出過一件謎案。

    這案子整個皇朝無人可破,直到林疏影重生那一刻,都不知道真凶。

    “這一次,完全可以救下那個國使,也就不會有後面的事情了!”

    一邊想著,林疏影算算時間應當就是明日。

    而林疏影回來的第一時間,古海琳便找來︰“據說有凰隕東南,你可以去一觀道紋……陳君……”

    她想說在那里突破腎之神藏必然大有好處。

    然而話一出口就感覺有些不好意思說下去,冷峻的臉上出現一絲紅暈。

    “知道了古姐姐!”

    古海琳心中嘆氣︰“罷了,等著去跟隨看看,如果出現什麼問題,我還能幫上一把。”

    她實在擔心。

    以陳君的天賦和之前幾藏開啟的恐怖程度,腎之神藏必然威勢驚人!

    ……

    另一邊,晚宴的後面就變成了各家的拉攏。

    三皇子一個人落寞不已,那表情看上去如此失魂落魄。

    此時他已經發現,原本晦澀凝滯的劍路已經暢通無阻。

    而劍靈,沒有再傳遞出什麼波動。

    他只感覺心都在滴血!

    一眾人推杯換盞,此時所有皇子皇女都將陳君完全放在同層次位置上看待。

    “後日不妨到我陋舍一敘,多品一品悟道茶。”四皇子開口。

    陳君眼楮一亮,整個會上他有幸喝了兩杯,絕仙劍術已經來到了19.244%。

    而那幾片葉子,也只能泡出一壺。

    在場二十人,就他有幸喝第二杯。

    “多謝四皇子!”他客氣得說道。

    至于最後我支持誰,看情況,但該喝該拿的陳君不會放棄。

    他也不會白拿。

    從林疏影心聲中听到這麼多前世你們的事情,我就側面提點幾句,算是交換。

    拿別人的東西,換別人的東西,這很合理。

    眼見此景,其他幾位第一序列的爭奪者全都開口。

    “我雖沒有悟道茶,但宮內仙釀能讓人一夢萬年事,改日請陳兄弟共醉一場!”

    “這美姬舞姿陳兄弟覺得如何?道韻天成,若是陳兄弟喜歡,就送于你,可以隨時觀看,品味,揣摩……哈哈哈哈。”

    七皇子面帶桃色。

    接著臉色一正︰“這美姬舞姿我也是第一次看,陳兄弟盡可以放心,她身軀天成的韻,我從未觀過!”

    眼下的意思是,這舞姬如果裸身起舞,更有風韻。

    而我,絕對沒看過,陳君不要嫌棄。

    陳君此時看了兩眼,發現這美姬起舞確實也能明神清心。

    道韻之中,腦海里六字真言的熟練度在緩慢增長。

    這堪稱不可思議,六字真言是佛門至高靈術,現在陳君已經修行到意境層次,擁有佛韻。

    而能在一個舞姬身上觀看就提高熟練度令他一陣心驚!

    眾人你一眼我一語,最後長公主淡淡開口。

    她身份最為尊崇,因此才能因皇女身份稱長公主。

    “我宮內環境優雅也有奇珍無數,不妨明日先去我宮內一敘。”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噤聲。

    本身說話間也都刻意給長公主留出了明日這個時間點,沒有人爭。

    “多謝長公主賞識!”陳君點頭。

    看看眾人的樣子,也大概明白了過來。

    七位第一序列,就只有三皇子沒有邀請。

    就這樣,一場酒宴下來,陳君順利突破開啟肺之神藏。

    而且又吃了幾小塊灌灌的肉,海量氣血充盈直接圓滿。

    現在陳君只需要一處寶地,海量靈氣匯聚沖擊就能開啟腎之神藏的門戶!

    六字真言意境層次熟練度來到了11.256%。

    絕仙劍術小成熟練度來到了19.997%。

    感受了劍路劍韻,逐星之靈在緩緩復甦。

    這一趟收獲豐厚。

    ……

    當夜回到闡天宗,看到內闕自己門前留言,陳君找到林疏影。

    “明日是長公主邀請,你要一同?”

    “嗯!對皇宮好奇,你帶我去看看吧!”

    【我要救一個人,就在明天!】

    【救了他,等于救了西南一洲!甚至還遠遠不止!】

    陳君心中好奇,一個人能救西南一洲?還不止?

    他應了下來,相信自己帶一個人長公主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

    第二天下午,陳君帶著林疏影一同去往皇宮。

    遠遠就感覺巍峨如山,每一座宮殿都仿佛內蘊無窮。

    從側門偏殿入內,侍衛在簡單地查驗了陳君和林疏影身份後直接放行。

    “這麼簡單就放行?”陳君有些奇怪。

    “是哦。”

    【因為皇宮內根本不怕行凶,也不會出現類似事情,除了今晚!】

    而當陳君邁入皇宮的那一刻,也明白了侍衛為什麼就這麼簡單放行了。

    皇宮內有恐怖大陣!

    他明顯感覺自身被完全壓制,現在竟然只比一個凡人強不了多少!

    這力量的層次,甚至感覺都超過了亞聖!

    【宮內除了當朝尊上,誰都被壓制力量,因此不可能出什麼意外。】

    【哪怕是平王,哪怕是長公主等人,也一樣被壓制。】

    【因此在這里,以我的戰斗天賦和經驗,我現在是無敵的!】

    陳君恍然,明白了過來。

    跟隨著引導來到長公主的寢宮,祈雲殿。

    林疏影很識趣得自己進入偏房,讓長公主和陳君單獨相談。

    ……

    “坐吧。”雍容華貴的少婦淡淡開口。

    她位居主座,高開叉的裙邊若隱若現細膩的修長美腿。

    陳君安靜地坐在下座,侍女端上一杯悟道茶來。

    “我的四弟會給你什麼條件我並不清楚,我可以給你最大的誠意。”長公主淡淡地開口,揮手一招。

    有侍女魚貫而入,每一個手中捧著一方小盒子。

    打開來,統統都是絕世奇珍!

    “一方陰冥之力,從陰冥之地帶出來的,對你韻體或者身合,都具有莫大好處。”

    “長生藥半株。”這個不必多說。

    “起死回生丹,一顆。”

    “皇宮內,我有任選聖法一門的機會,這府庫鑰匙,也可以與你。”

    “我知你身法有缺,這雙靴子,瓖嵌空間之石。”

    一樣樣東西被拿來,晃得陳君眼疼。

    這是七宗秘傳也絕對無法得到的海量資源!

    這樣的大手筆,讓陳君感嘆。

    “林疏影所听到的傳聞,看來為真!”

    陳君心中有數,這個皇位,長公主必須得拿下。

    這關乎她的性命,和一切。

    而看到陳君依然面色平淡,長公主稍有些不解。

    慵懶的依靠著背椅,紅唇輕啟,高開叉的裙邊似乎又更高了一些,朦朦朧朧︰“你想要什麼,盡可以提。”

    陳君思索了片刻,開始了真正的詳談!

    ……

    足足一個時辰後,自長公主的寢宮走出,陳君進入一間偏房。

    他在思索長公主所說。

    長公主也同樣如此,因此讓他留宿一晚。

    當夜,林疏影悄悄摸到陳君的床頭。

    一把捂住陳君的嘴,小聲道︰“跟我走!”

    “干嘛?”

    “出去隨便轉轉!你有斂息的法門,正好能瞞過侍衛。”

    【要不是陳君還真不知道怎麼救那個國使。】

    陳君心想一切超凡力量被壓制,自己的斂息能有用?

    接著腦海中流轉,很快發現,經文的法門居然真的無視了大陣!

    “我的斂息法門,層次太高了!”

    他恍然有所覺,此刻也意識到。

    自己似乎在這宮殿內,也能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