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可惜你被我克

    威望要建立起來難,七宗無一不是耗費了至少十數萬年。

    然而這威望要砸下去就太容易了。

    如果沒有陳君,他們可以想見,這一次七宗聲望注定要一落千丈。

    此時看向擂台上。

    七宗還剩下的已經遠不足一半。

    而以前這樣的事情,現在至少應該有八成!

    “萬幸啊萬幸!”

    “剛才感覺老臉都要丟盡了,秘傳弟子被一個小小的學宮天才擊敗。”

    不少長老在感慨。

    甚至許多人在思索,難道宗門的教導方式真的落伍了嗎?

    不然學宮何以如此恐怖!

    此刻看向擂台上陳君的身影,感覺簡直是救世主一般。

    陳君就這麼靜靜地站在原地,看向關楚山的方向。

    此時以他為中心,仿佛是什麼巨凶,所有人都在遠離。

    只有關楚山仍然向著這里走來。

    不過他看上去痴痴傻傻,一步一晃,面容呆滯,嘴角歪斜。

    雖然如此,但三輪下來他甚至都沒有受傷。

    對手無一不是相當古怪地就被直接淘汰。

    此時看著巨幕中的畫面,不少人感慨。

    “這種情況,也只有傻子還會上前了吧!”

    不是沒人有這實力,而是稍微強橫一些的不會去冒險。

    何必呢?

    老老實實前百就能拿到機緣,為什麼要冒風險?

    “不過關楚山的實力到現在也看不透。”

    “看起來像是小孩過家家,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對手都不堪一擊。”

    人群議論紛紛之中,第三輪擂台的最後一場也馬上就要結束。

    此時靠近陳君的全都在拼命後退。

    不一定要退多遠,總之不是最近的那一個就行!

    以他為中心,偌大的廣場,這一刻竟然空了一大片!

    此時第三輪全部結束,平王腦海中念頭一動,第四輪擂台瞬間升起!

    “陳君,無人敢敵,此輪輪空。”

    他淡淡開口,聲音在所有人心中響起。

    不少人一愣,接著都是濃濃的羨慕。

    這樣的場景被平王看在眼中,真是一種大運!

    平王是整個皇朝尊上之下第一人,這幾輪考核下來,所有人都知道陳君必然會得到平王的招攬!

    所有人也都心服口服。

    實力這樣碾壓,還能說什麼呢?

    第四輪擂台賽,陳君就這麼被輪空。

    而有三個倒霉蛋被湊到了一起,只能一人晉級。

    擂台上地動山搖一般,靈術的光華炸散各處。

    陳君看向關楚山所在。

    實際上,他雖然引人注目,但還是很多人不服。

    關楚山表現出的戰力太奇怪了,遠不如陳君的碾壓與霸道。

    因此許多天才想要擊敗他,一戰成名!

    而這一輪攔下他的,是末知門的秘傳弟子。

    這一輪,沒有陳君的情況下,這場擂台自然成為所有人的關注重點。

    末知門這名弟子面帶不屑︰“記得不敵的話喊認輸!”

    他心想眼前這傻子,別被自己錯手殺死了。

    關楚山呆愣愣點頭︰“啊,好,的!”

    三個字一出,他向前緩緩邁出一步。

    這末生門的弟子只感覺腦海中一陣天旋地轉,他面色瞬間駭然,接著手中槍影連連點出!

    瘋狂四泄,向四面八方!

    那句話出口,他感覺神識被擾亂了!

    抹銀色的長槍虛影從手中出現,不斷揮動。

    銀槍虛影以遠超音速的恐怖速度激射而出,空氣甚至出現了凝滯!

    遍布正處空間!

    凌冽寒意入骨,要將整個擂台冰封!

    這是他的聖術法門!

    千百槍之下,直接冰封一處空間!

    你往哪里躲?又能逃向何處?

    霍亂我又如何?

    你一樣不行!

    “啊,厲害!”聲音突然炸響在耳邊!

    他瞬間汗毛倒豎!

    怎麼可能?!

    就在自己身旁?

    這句話再出口,這人只感覺凌冽的寒意驟然便消散在了天地間!

    銀槍構建的空間頃刻就被摧毀!他甚至沒察覺!

    只看到關楚山平平無奇一掌推出!

    這個末知門的弟子仿佛陷入暈眩,就這麼被推出了擂台!

    晉級!

    如此縹緲的晉級。

    而他的對手是末知門的秘傳弟子!

    這一刻,整個擂台上出現了兩個讓人退避的妖孽!

    當這個末知門的秘傳弟子也被一擊擊飛出擂台,再沒人敢挑戰了!

    只剩下最後一輪。

    現在只剩下兩百人。

    誰願意去冒險呢?

    這一刻,全場的目光都看向了關楚山和陳君。

    孟金童仿佛顯得不值一提。

    第四輪的擂台賽仍然在進行。

    而因為陣法的壓迫,越到後面進度越快。

    此時已經可以看出,最多再有十數分鐘,就能完全分出勝負了。

    萬眾矚目之中,陳君和關楚山在緩緩走近。

    “一個是霸氣,一個……似乎是傻!”

    此時有人感慨。

    許多人都不解,何必呢?

    兩人都有碾壓性進入前百的實力,為什麼非要去冒險?

    陳君看上去似乎是淡然的自信和霸氣。

    關楚山看上去,就是有點傻!

    “他修混亂確實厲害,但是也把自己的腦子修壞了!”

    “不知道誰能取勝?”

    “這關楚山一擊淘汰末生門的秘傳弟子,也是名場面了!”

    末生門的長老听著這話都覺得這是在打自己的臉。

    但是,沒辦法,誰讓自家弟子不如人!

    一邊想著,頗為羨慕得看了闡天宗一眼。

    人群議論之際,第四輪終于全部結束。

    第五輪擂台拔地而起!

    最接近的陳君和關楚山就這麼被籠罩在了同一處擂台中!

    此時這處擂台比之前都顯得博大又巍峨了幾分。

    就連平王對這樣的戰斗都給出了不同的待遇!

    陳君拔劍,看向對面。

    此時關楚山終于第一次動用自己的兵器——一支筆!

    “來。”他開口,痴痴傻傻。

    出口的同時陳君明顯感覺周邊空間都一遍,這是層次驚人的音嘯靈術!

    陳君口中輕吐“”字,規則文字壓落。

    嗡嗡震蕩,話語構建的空間頃刻間就承受不住恐怖的音浪席卷瞬間被沖破!

    他手中劍光一閃!

    接著就發現自己斬偏了!

    “霍亂了我!”

    恐怖的戰斗本能已經在同一時間反應過來,此時看到正面一支筆沖自己點來,陳君直接迎上!

    虛影瞬間破碎,依然是假象!

    陳君腦海中涌現出一股明悟。

    這人修行混沌一道,現在是混沌大道下屬的混亂,而且看他的樣子,已經做到化作混亂一種。

    這人的每一擊,都不能以常識看待!

    陳君此時甚至懷疑,自己眼前的那是一支筆嗎?

    未必!

    一邊想著又是一聲︰“啊,厲害!”

    這一刻只感覺頭暈目眩,陳君整個人仿佛被拉扯進了混亂之中。

    他看向前方,卻發現是後方。

    看向右邊,又發現是上面!

    周身劍意涌動,陳君此時仿佛以身化劍!

    剛才那個末知門的弟子顯然也在瞬間反應過來,因此讓槍影充斥著正處空間。

    只不過,他太弱,因此不行!

    陳君也發現了,這人已經初步進入領域!

    這樣的領域,怎麼會那麼簡單就被破解呢?

    周身劍意怦然散發!

    恐怖的力量流轉,他體內五藏力量爆裂!

    肝之神藏提供著源源不斷的洶涌力量,靈力如海,傾瀉而出,劍術流轉之中,足足兩百倍的力量爆開!

    整個空間充斥著無盡洶涌的劍意!

    四處亂斬,陳君仿佛靈力無盡!

    不斷地斬擊,手中一拳又一拳轟向各處空間!

    六字真言從口中橫吐,音波震蕩之中,尋找關楚山真正的蹤跡!

    這一刻,音浪之中有一絲波動。

    陳君一劍斬出︰“找到了!”

    巨大的劍影直接穿透出擂台的上空!

    這是七式驚鴻劍術的流轉合並,是明皇子當時的創造,讓七式合一。

    劍影隆隆,轟然壓落!

    劍意還未壓至,關楚山便悶哼一聲。

    腳下出現了一絲雜亂,不再是混亂之意。

    他手中的筆迅速在空中寫下一個歪歪扭扭的盾字。

    接著盾影成型,橫在身前!

    劍意轟然炸散,然而足足二百倍爆裂的力量仍然不足以轟破!

    關楚山手中的顯然是聖術了!

    此時有人驚嘆︰“聖人言!居然有人能在區區開藏就領悟意境!”

    許多宗門長老都不禁心中巨震。

    從來沒想過,能在一個小小開藏境修士手中看到這樣的靈術。

    “這陳君劍術無雙,但這劍術也只是皇階極限,差那麼一絲。”

    有人搖頭,感覺可惜。

    此時陳君也感覺可惜!

    自己的劍術,說到底也只是皇階,雖為極限,但是面對這樣的妖孽品階還是不夠看!

    所以這劍主傳承,自己勢在必得!

    他看向關楚山,本來也不認為一劍就能將他淘汰。

    “你很強,可惜你被我克!”

    陳君輕輕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