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自我欺騙的林疏影(第二更)

    林疏影當然沒有將道心具體化為數值的辦法。

    但是作為重生者,她前世也有手段。

    自知前世道心是缺陷的她,這一世自然很注重。

    此刻靜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出現一塊小方碑,神識一動,自試心神!

    瞬間意識仿佛被拉扯到了方碑之中。

    陳君也有些好奇。

    他知道,這種事是七情六欲,應當確實是道心所在。

    自己能借此提高道心,那林疏影呢?

    半晌後,林疏影緩緩睜開眼眸。

    【確實有微弱提升!七情六欲是道心所在,這一欲我前世從未接觸過,竟真的對我有提升作用。】

    此時她滿眼震驚,仿佛找到了快速提升道心的辦法。

    但是,這個方法也太離譜了吧!

    怎麼能這樣!

    邊想著腦海中又劃過了那一幕。

    她瞬間面色潮紅,臉上又如同火燒一般。

    【我不是有意要看!】

    【我只是好奇而已!】

    雖然能提升道心,但是這樣的提升,也太羞恥了吧!

    【沒錯,就是好奇!好奇是不是真的那樣!】

    【那根本不是人的呀!】

    【太夸張了!】

    她雖然沒有過男女之事,但基本常識還是有的。

    陳君那……絕對是假圖!

    這個世界,還沒有p圖的概念,陳君也不可能去觀想圖中給自己加個放大術。

    然而,林疏影就是覺得不可能!

    【我並不是因為圖卷的本身如此,而是因為自身的好奇!】

    【沒錯,是這樣的!】

    “呼”林疏影長舒一口氣,就這樣說服了自己。

    【我只是好奇,要探尋其作假的痕跡!】

    【沒錯沒錯,就是這樣!】

    【我可真是個天才!】

    這一刻,林疏影仿佛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這理由,很好!

    陳君翻翻白眼。

    你才假圖呢!

    你就騙自己吧!

    呵呵!

    當然,他也沒多說什麼。

    知道林疏影臉皮薄,自己要是說什麼,她絕對暴走了。

    他老老實實地盤膝而坐,在腦海中默默修行感悟。

    眼前的靈氣濃厚程度,顯然不夠他修行境界的。

    ……

    就這麼默默盤坐在此,不斷腦海中演化體聖的法門。

    足足一日之後,三千二百人才終于到齊!

    此刻半空中,榜文上只剩下了這三千二百個名字還亮著了。

    陳君看了看腦海里。

    成就系統的【聲名鵲起︰百萬人知】早已達成,第三階段的【人盡皆知︰千萬人知】,此時已經達到了足足六百萬!

    剛才他第二十七位共鳴觀想圖,就瞬間增加了二百萬。

    那畢竟是整個中州範圍,榜文橫空,一下子就出了大名。

    後面平王特意開口稱贊那一句。

    直接讓他的數量從三百二十萬,增加到了六百一十萬!

    這還是系統這狗東西又阻隔了刷漏洞。

    不然陳君現在真的很想借助平王的力量,讓他幫自己說一句話。

    就一句“這個人叫陳君”就行!

    以平王音遍一洲的恐怖能力,要完成第四階段的【名動天下︰億人皆知】都是小意思!

    可惜,現在這種簡單途徑已經被堵死了。

    現在的知,必須是帶有敬意或畏懼或佩服。

    “不然的話,等我成為人皇,直接找個擴音術,每個州喊一句我叫陳君,甚至就能完成第五階段了!”

    第五階段,已經是和自宮差不多的能量點了。

    陳君感覺無比心痛!

    ……

    此時眼見所有人都到齊,平王終于睜開眼眸。

    他淡淡地開口。

    “最後一輪,如各位所想,擂台賽,決出最後的一百人!”

    所有人都輕呼一口氣,自然也早有心理準備。

    任何選拔的最後,幾乎都是擂台賽!

    而擂台賽,本來就是最全面考驗一個人的方式!

    有的人,空有悟性,或空有機敏的心思,但擂台賽卻極差。

    這是修行世界,最終還是拳頭說話。

    紙面上的天賦沒有意義,落到實力處,才是真的。

    “終于啊!到我展現實力的時候了!”

    “哈哈哈,統統碾壓!都不值一提!”有許多人大笑,少年意氣澎湃。

    “什麼孟金童,什麼關楚山,還有那個陳君,別被我踫到!”

    “哈哈哈,據說闡天宗曾有人狂言要橫壓一代!我倒要看看!”

    陳君當時的狂言許多人都曾听聞。

    多數人就當是笑話。

    橫壓一代這種詞,誰敢說?開玩笑!

    不過,還是有不少人十分不滿。

    這樣的大話,不該由一個廢物說出的!

    而人群議論紛紛之中,此時七宗的長老們都皺眉。

    他們怕!

    看著學宮的弟子們,心中不禁擔憂。

    觀想圖這一步,學宮在高層次天才方面已經碾壓七宗了。

    如果擂台賽還是如此,那麼就這一場比試,會對七宗的威望造成驚人的打擊!

    “前百位,至少也要佔據七成以上才行!”

    可是放眼看去,此時許多人已經沒有把握了。

    畢竟按照觀想圖的情況來看,這一次,恐怕連三十人都未必能有!

    此時不只是闡天宗的宗主,就連另外六宗的長老們,目光也都看向了陳君。

    這是被平王看重的人。

    希望這個人,可以一路碾壓。

    最好,能踫到那個叫做關楚山的妖孽,干脆利落的擊敗!

    而眼見不少人看向自己,陳君面色很淡然。

    實力擺在這呢,怕什麼?

    哪怕遇到天才了,我加熟練度不就行了嗎!

    別人只會認為我在戰斗中頓悟了!

    而且,陳君也不認為有人能做到這地步。

    自己有闡天道人的眼楮,其他人憑什麼能勝過自己?

    又不是要爭第一,只是前一百罷了!

    此刻天空中,巨幕已經開啟,映照出此地的影像,投影到了中州各處。

    這是為了激勵少年們。

    看著這一幕,陳君心想也到了完成【人盡皆知︰千萬人知】的時候了。

    悟性出眾,能讓很多人敬佩、欣賞,但是終究沒有擂台賽更讓人信服。

    修行世界,歷來實力為尊。

    有天賦卻無法兌現的比比皆是,只有強者永恆,讓人尊敬。

    能在擂台賽上大展身手,必然要比觀想圖中榜上排名更有說服力,更讓人知!

    平王此刻緩緩開口,周身一震︰“這一次,擂台我來設立。”

    一陣光華自腳下散發而出向四面八方延展而去,屢屢道紋浮現透露著閃閃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