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我想助人為樂第1更

    而听到林疏影的心聲,陳君一臉懵逼。

    “這……??”

    “我……就這麼被人看光了??”

    一瞬間他甚至有一種失去貞操的錯覺!

    雖然之前自己看過林疏影的赤身,林疏影也不知曉。

    但是,反過來的感覺就這麼奇怪!

    “她會不會也道心提升了呢?”

    陳君腦海中劃過這個念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兄弟。

    萬幸,小兄弟應該是很爭氣的,畫面中沒給自己丟人!

    【他干嘛看自己哪里?】

    【他不會,猜到了吧!】

    這一刻,林疏影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陳君想的是。

    “我記得林疏影很早時說過,她的道心是缺陷,所以前世沒能成聖,如果看看能提高道心的話……”

    一時間豪氣沖雲霄︰“那我犧牲一下自己,又有何妨?!”

    也沒別的,主要就是喜歡助人為樂。

    而陳君一邊想著,林疏影早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她現在看見陳君就感覺心怦怦直跳。

    ……

    之後,時間推移,陸陸續續不斷有人共鳴。

    到了後面,共鳴人數呈現急速的攀升。

    很快半日時間一晃,天空中的榜文上寫下最後一個名字時,觀想圖如同瞬間失去了魔力。

    變得普普通通,仿佛就是尋常畫卷,落入了平王手中。

    “萬人共鳴了,”平王淡淡地開口說道,“到此為止。”

    萬人的數量依然龐大,但他為了以防萬一,怕錯過悟性絕世的天才,因此這樣設定。

    如果有人看到的是大道最本質的畫面,那排名萬位,也應該去試試。

    聲音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響起。

    所有人都靜靜地等待著第二輪的考核。

    此時不少人滿眼激動,這考核更是一樁機緣。

    平王繼續淡淡地開口。

    “下一輪考核,取三千二百人。”

    再次淘汰掉近七成的人!

    “從你們所處的位置,向皇城前進,來到廣場上,前三千二百位到達者,晉級。”

    他淡淡的開口。

    這一刻所有人都一愣。

    這明顯不公平!

    有人所在離皇城極近,而有人遠在百萬公里之外!

    “若認為此項不公平,則你福源不夠。”

    平王目光遠望,看向了無窮遠方。

    悟觀想圖時,有人共鳴後第一時間就已經往皇城而來。

    這樣的人,心思細膩,才有機會爭劍主的傳承。

    劍主傳承,怎麼可能區區悟性就行?

    要有逆天的運,有聰慧的思維。

    若你身處此地太遠,只能說明,你的福源、你的氣運不足。

    這一刻突然有人恍然大悟︰“所以平王將孟金童揮手一招,帶到了皇城!”

    “就是保送的意思?”

    此時一個個感慨,說不出話來。

    保送的就三人——孟金童、關楚山、陳君!

    平王僅對這三人特別關照。

    這讓人羨慕不已,但又說不出什麼,天才得到特別的關照,那不是應該的嗎?

    這一刻,整個中州範圍,近萬名天才發瘋一般奔向皇城。

    有御劍而行,有騎乘野獸,也有人就靠著腳下靈術催動疾馳。

    平王沒有除了傳送陣之外,沒有禁止任何手段。

    所有人拼命奔來,陳君則好整以暇。

    皇城廣場,通過萬散鏡,看著四面八方而來的人。

    每個人都各施手段,各大宗門的長老也在看著。

    “這是極境層次的雷行,這小子天賦不錯!”

    “觸踫了領域層次的鬼蹤?生死門的秘傳弟子果然不俗!”

    許多人在感慨,都看向七宗和學宮的妖孽。

    此時不少七宗長老越看越覺得心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學宮經過這段時間的發展居然如此恐怖!

    “這一次前百……難不成要被學宮佔據大半?”

    不少七宗的長老們在思索,怎麼也不願意看到這種場面。

    “這是誰?看他的腳下,怎麼似乎是鯤鵬術?”

    突然有長老一愣,看向其中一面鏡子。

    這鏡子中,映照一個少年的身影,正極速奔行。

    他每一步跨出,腳下都有淡淡的鯤鵬虛影閃過,雖然看不真切,但這些長老們還是很快發現。

    “是宋城李家的人,沒落了。”有長老認了出來。

    此刻又有亞聖開口︰“而且,並非鯤鵬本術,只是根據本術殘缺演化的而已,有一絲鯤鵬韻,僅此罷了!”

    話語出口隆隆震蕩,這涉及規則文字之事,一般人都難以說出!

    “本術李家早在幾十萬年前就已經丟失,不然也至于現在落寞至此。”

    听到這話不少人搖頭,感覺可惜。

    這樣一門至高層次的法門,終究是丟失了。

    實際上,大夏在幾十萬年前丟失的法門不少。

    因為天地規則的大變,很多古籍無法再承載與一般的規則紙張上,因此破損。

    也就是那次大變,造成了階層的迭代。

    這一眾長老的感慨之中,陳君默默記了下來。

    他現在身法還只是皇階而已。

    之前不是沒想找到,但是這種事情普通典籍記載不下,一般人又根本不清楚。

    這一次,這還是一尊亞聖認了出來。

    不然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得知這樣一個消息。

    “宋城,李家……去一趟看看,有沒有亡魂殘念!”

    陳君打定了主意。

    ……

    就這樣默默在這里盤膝而坐,很快便有人趕到了皇城。

    平王依舊閉目養神,但一切盡在掌握。

    時間推移之中,人數越來越多。

    而此時林疏影也終于反身回來,她看著陳君又感覺心髒砰砰直跳。

    【哎呀,怎麼回事,怎麼一看到他就想到那幅圖了!】

    【天吶,這麼下去我可怎麼辦?】

    臉上火燒一般。

    陳君此時輕輕咳嗽了兩聲。

    作為一個新時代好青年,我怎麼能看著有人因我受苦呢?

    “疏影啊,其實我是一個樂于助人的好人。”

    陳君一臉真摯。

    林疏影︰【?】

    “如果有什麼困難,盡管和我說!”

    林疏影︰【??】

    “道心這方面,確實很難提升,如果我能做出什麼貢獻幫助你,那我怎樣都沒關系的!”

    陳君仿佛大義凜然,受什麼天大的委屈都無妨!

    林疏影︰【道心?】

    她不禁開始回想,這東西,對道心還有幫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