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林疏影的畫面謝不嘆紅塵打賞3/3

    所有人的矚目之中。

    緩緩說道︰“好!”

    眼眸中滿是贊賞!

    聲音在所有人的腦海中響起。

    他揮手一招,陳君只感覺腳下空間變換。

    下一刻他再抬頭,已經出現在皇城內廣場之上。

    心中駭然無比,這就是亞聖的手段了。

    剛才的瞬間他分明覺得無視了空間!

    不是速度快到了極致,快到看不清,而是直接從一個空間將自己拉到了另一處空間!

    他心中巨震的同時,其他所有長老比他還要震驚!

    好?

    此刻有人回想,很快就發現,當孟金童第一個共鳴時,平王說的是不錯。

    當關楚山第二個共鳴,同樣是一句不錯。

    不過,多說了半句,解答許多長老心中的疑惑。

    而此時,作為第二十七個共鳴之人,陳君竟然得到了一句這樣的稱贊!

    所有人都知道,平王絕不是隨口說說。

    “不錯”和“好”這樣的評價,必然有其考量!

    這種層次的強者,根本不可能隨口說出一句稱贊。

    不然,為何前二十幾人,再沒有一個能得到贊賞?

    在平王的眼中,這個第二十七位覺醒的人,居然勝過孟金童和關楚山?!

    一個個看向陳君滿眼不可思議。

    雖然他是第二十七個共鳴者,但現在,陳君幾乎得到全場目光的關注!

    听聞平王這樣的話語,誰還不知道這其中絕對有異!

    平王對他的關注,勝過對孟金童和關楚山!

    “這……怎麼回事?”

    “看不出到底是什麼啊,怎麼平王大人對這個叫陳君的如此看重?”

    “肯定是有什麼咱們無法理解的!”

    “我看,這小子似乎比第一還要強!”

    中州,人群議論紛紛。

    都看不懂,但並不妨礙他們討論,心中認定,似乎陳君更勝所有人一籌!

    面對這樣的景象,別說是他們,就是各宗長老都不解。

    “難道他故意壓制?”

    “不可能!”

    “或許,看到的是最深刻的大道畫面?”

    “更不可能!”有人斷然說道,“若是最深刻的,怎麼可能這就共鳴?”

    “沒錯,最深刻的大道畫面尋常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共鳴!”

    “一個區區開藏境,絕對看不到那樣的畫面!老孫頭你是老糊涂了吧!”有人笑道。

    而眾人討論之中,平王並未開口解釋。

    于是,沒人敢問。

    陳君就這麼默默等在了廣場上,繼續看向觀想圖。

    觀想圖的共鳴,一共有七層。

    到第七層共鳴,可以完整映射出看到的畫面。

    只不過,開藏境最多只能共鳴到第二層。

    而且,難度高到幾乎不可能。

    陳君默默觀悟著,整個中州各地,陸陸續續有人與觀想圖共鳴。

    榜文上,一個又一個名字出現。

    後面,七宗的人數慢慢多了起來。

    進行到第一百位的時候,七宗已經佔據了三十人,僅差學宮一點。

    而進行到五百位的時候,七宗佔據足足三百四十多人。

    進行到一千位時,佔據近八百人!

    這也意味著,七宗現在最頂尖的天才確實不如學宮。

    但中層偏上的天才數量,依然是碾壓性的優勢。

    而自陳君之後,共鳴了上千人,平王都再未說過一句評價,甚至都沒有睜開過眼楮。

    這自然更讓所有人都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陳君,絕對不簡單!

    但是究竟怎麼不簡單,看不出!

    很快,陸陸續續不斷有人共鳴。

    令陳君詫異的是,林疏影居然排在一千之外!

    “這……?”陳君好奇。

    林疏影的悟性絕對非凡,難道她看到的畫面比自己還要復雜艱深?

    但是,沒道理啊!

    而當林疏影入榜之後,很快被古海琳載到了皇城。

    古海琳也感覺詫異,自己這弟子一千名之外?簡直不可思議!

    此時林疏影落在陳君的身邊,瞥了一眼陳君接著臉頰緋紅。

    陳君更好奇了︰“你看到了什麼?”

    觀想圖中每個人所見的都是不同的畫面。

    陳君見到的是開天闢地與萬物寂滅。

    關楚山見到的是漫天的混亂之氣,是顛倒和失真的畫面是無序雜亂的構圖。

    孟金童見到的是見到的是浩瀚的戰爭,是無數強者沖天的戰意。

    每個人見到的都不相同,所以他們感悟共鳴的也都不相同。

    每個人見到的,是最適合個人的道。

    而林疏影見到的畫面則讓她相當害羞,看見陳君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哎呀別問!”

    【哎呀,真是奇怪哦!觀想圖中怎麼會有那樣的畫面!】

    “到底是什麼?”

    “沒什麼!就是很平常的啦!”

    【天哪,我根本就說不出口!羞死人啦!】

    陳君更好奇了︰“什麼啊?”

    他知道,葉雨淨凰體胎,應當是與陰陽道則相關的。

    按理說,如果是最深層次的圖像,應當是鳳凰真影,但是看起來似乎不是?

    “別問!”林疏影好像氣呼呼得,板過臉去。

    【要讓他知道我看到的是他裸……哎呀,他會怎麼想我呀?】

    【原本應該是鳳凰真影的,怎麼會是這樣呢!】

    此時林疏影也百般不解。

    自己應該看到的是道則本質層次的圖像才對。

    難不成,陳君就是陰陽道則本質對應的圖像?

    不可能啊。

    陳君,能不能成聖都很難說。

    怎麼可能代表某項道則的極致畫面?

    而且,也根本沒听說過還能從觀想圖中看到真切人影!何況,還是……

    【可是為什麼呢?】

    【他代表陽的極致?】

    【他是霸體,所以他的身軀,是陽的極致?也不對吧!】

    那畫面林疏影根本就不敢看,就只是看一眼就覺得臉紅心跳得厲害,也因此,直到千人時才共鳴。

    要不然以她的悟性,必然早早就會共鳴。

    一邊想著,又瞥了一眼陳君。

    【上次萬里看到的還穿著衣服,這次……】

    【哎呀,對了,他不會真的……那麼夸張吧……?】

    林疏影只感覺待不下去了,整個臉已經紅得發燙。

    【不行不行!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我只是為了共鳴!我只是為了共鳴!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看的!】

    “呼”林疏影在心里不斷自語。

    許久後才仿佛松了口氣,說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