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脾之神藏(第二更)

    【他總看我干嘛?】

    【哎呀,還有點不好意思。】

    陳君心想要讓這小姑娘知道自己看的是什麼,恐怕下一刻,身鳥異地!

    而一擊將祝姓長老斃命之後,闡天宗宗主假裝離去。

    他依然隱匿在虛空中,不相信就這麼簡單。

    陳君同樣觀點,不然也不會叫上林疏影一起。

    但他假裝毫無察覺,就這麼在魔猿山脈中不斷戰斗進行著體術的推演。

    他很快發現,這是一項燒靈藥的工作。

    每一分的推演中,一旦觸及到關鍵性的地方,他體內靈力的爆裂流轉就會將身軀沖破。

    血、肉、骨骼、經絡,不一定是什麼。

    這時候光依靠身軀的自我修復是完全不夠的,必須使用海量靈藥。

    一點點推進著,腦海中不斷出現點點明悟。

    他在調整體術的過程中,對自己身軀的把握也在越發深入。

    就這樣,又是五日一晃。

    五日中,陳君大大小小戰斗了十幾場,終于湊齊了任務所需的東西。

    此時大口喘著粗氣,依靠在一顆古樹。

    陳君皺著眉頭︰“我都送到她眼前了?她居然不來殺我?”

    魔猿山脈離天復宗極近。

    據陳君了解,最近段元昊的母親,那個天復宗長老已經有些瘋魔。

    去和一個人王境的小小郡國王發生關系,鬧得人盡皆知,給段王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這是恥辱,但她直接大肆招搖。

    這種精神狀態,自己送到門前了,她不殺自己?

    陳君實在不敢相信。

    “宗主已經去追那個暗中的人皇了,在她的視角里,我現在就是一擊的事情。”

    這幾天闡天宗宗主一直在隱匿,果然抓到了一絲靈力的異常波動。

    于是就這麼追了出去。

    現在,明面上,根本沒有護道人。

    當然,暗里,古海琳是一直在的。

    這也是陳君知道有人保護自己但還是拉上林疏影的原因。

    自家宗主太不讓人放心了!

    就一個小小的波動就追了出去,這怎麼能讓陳君放心得下?

    就這麼簡單就能把你調虎離山。

    這老年人,太浮躁了!

    “另外,還有一人,怎麼也沒出現?”

    “我的釣術如此拙劣?”

    邊想著也沒多逗留。

    又看了幾眼林疏影,從道心上找補找補。

    離開此地,將林疏影的任務完成後直接回返。

    耗費了數日功夫,很快回到了宗門。

    陳君嘆了口氣,感覺可惜。

    而此刻,虛空中一道目光終于收回。

    看著陳君進入山門整個人身形變得虛淡,然後消失在了空間中。

    它淡淡自語︰“找到你了……”

    ……

    另一邊,回到宗門陳君繼續苦修。

    林疏影馬上就要韻體,讓他感覺壓力極大。

    洞府內,不停地催動著疊加起來地聚靈陣,海量靈氣滾滾而來。

    風暴卷集之中,耗費了半個月,陳君的肝之神藏完成了圓滿開啟!

    此刻肝與心髒隱隱共鳴,金光璀璨之中,滋養著身軀。

    陳君歇息了片刻,發現越往後修行需要消耗的精力越恐怖。

    這也是肝之神藏的重要,許多開藏境這一神藏有缺陷的修士到了後期發現完全無法修行。

    因為精力甚至都不足以流轉功法,要修行,要想有任何一絲進步都不可能。

    這一神藏的重要性,在這里顯露無疑!

    翻看著道天功,陳君沒有浪費時間,接著開啟第三重神藏——脾之神藏!

    脾之神藏主恢復,這一神藏開啟層次高的修士身體自愈能力強橫,戰斗中輕傷頃刻就可以復原!

    陳君默默流轉法門,道天功轟擊。

    不斷地沖擊在脾之神藏的枷鎖處,很快就順利轟破!

    一股強橫到了極點的生命力砰然爆發!

    這一刻,整個洞府都為之一振!

    陳君張口橫吐,旺盛的力量連他都支撐不住,只能發泄!

    一口氣吹出,洞府內的靈草仿佛受到了極大的滋養!

    幽靈草從一寸,驟然拔高到了一尺!

    就只是一口氣,讓這棵增加了百年藥力!

    陰冥草從一株,直接開成了三株枝丫!

    陳君感慨,自己馬上要變成行走的大寶藥了!

    他的各項人體寶藏都太恐怖了。

    剛才驟然沖破,這旺盛的生命力將自己的藥園許多靈藥都硬生生拔高了至少數十年的藥力!

    一顆明耳草,硬生生被他強行拔高了一個品級!

    “浪費了啊!”

    陳君有些痛心,這口氣實在憋不住。

    不然怎麼也給藏經閣的那位長老吐上一口。

    這一口氣,至少給他延年數載!

    可惜這口氣厚積薄發,自己後面的每一口氣,當然做不到這一步。

    “等我脾之神藏要圓滿時,去給這位長老吐一口!”

    陳君暗暗決定,接著很快繼續陷入深層次的修行之中。

    靈力蜂擁,隆隆震蕩,暴風般卷集被陳君吸納。

    ……

    此時,大夏的西漠最西,邊境線上。

    這里偏北的位置,有一處生命禁區,是大夏、僵外、以及北匈三皇朝的交界處。

    這座山被稱作三朝山,意即三皇朝交界之山。

    這里寸草不生,沒人能進入。

    據說是遠古時有大帝對戰,留下了這樣的地方,其中有帝血,讓人無法接近。

    離著極遠就會被排斥,因此也成了三皇朝邊界。

    當然,雖不能進入,但內蘊一直非常平靜,從未爆發過。

    直到這一刻。

    邊境線上的張獵戶正從遠山狩獵回來,突然感覺地動山搖。

    他目光遠望,看向三朝山,突然感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襲來。

    仿佛絕世巨凶甦醒,又好像天地意蘊爆發!

    山中,最核心處,突然有驚天劍氣沖霄!

    恐怖的劍意直入蒼穹!

    巨大的劍影瞬間照耀出何止數萬公里的土地!

    劍光璀璨,耀目到整個西漠此刻恍如白晝!

    驟然爆裂的劍氣,只是逸散了一絲,就將張獵戶直接粉碎!

    與此同時,邊境線上的大夏人皇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恐怖的劍意。

    他霍然起身,滿眼震驚。

    這劍意的層次,他聞所未聞!

    “什麼絕世大能?”

    難不成僵外皇朝或是北匈,有亞聖突破?

    一瞬間感覺如墜冰窟!

    如果是這樣,猝然發動進攻,大夏必然要損失慘重!

    他皺眉,然而再一略微感應突然意識到不對。

    “不……又像是傳承!”

    身形一動,瞬間激射而出。

    如果是傳承,這樣恐怖的層次,該是多大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