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道心+1、+1、+1(第一更)

    對林疏影的疑惑,陳君沒有多解釋。

    兩人一同往任務閣去,林疏影又接了個位置相近處的任務。

    就這樣,內外門一眾人“神仙眷侶”的恭維夸贊中,兩人離開了山門。

    此刻,虛空中的老乞丐感慨。

    “這小子,終于知道出一趟門了。”

    因為陳君的過快展露,他根本還沒找到宗內的潛伏者是誰。

    現在陳君離開宗門範圍,自然讓自己那徒兒去緊跟。

    ……

    陳君和林疏影一路西行,很快離開皇城範圍。

    中州地界廣闊,城池也幾乎緊密相連,離開一處就來到另一處。

    每個城池都繁華無比,林疏影前世沒怎麼逛過。

    這一次和陳君一同,她起了幾分游覽的心思,兩人就這麼逛起街來。

    陳君目不斜視,身子僵硬筆直。

    林疏影則在旁大呼小叫,看到什麼都感覺新奇。

    這邊指指點點,另一邊指指點點。

    “啊你看!這只馴化過的熔犬也太可愛了!”

    陳君機械得回應︰“嗯……是。”

    “絨貓也好可愛!”林疏影拉著陳君的胳膊。

    “嗯……嗯嗯。”

    【這木頭人!】

    【哎呀他怎麼回事!總不能讓我主動吧!】

    林疏影心聲氣急。

    陳君不是不想,主要是沒完成任務,還不敢。

    此時林疏影的白潔藕臂偶爾劃過他的身前,兩人身體多有接觸。

    陳君血氣方剛,感覺有點難忍。

    就這樣,閑逛了兩日。

    林疏影就差把【你快再給我表白一次】寫在臉上了。

    陳君只能假裝不懂。

    接觸中,他發現自己的道心又提高了。

    系統的判定里,拒絕投懷送抱能+2!

    而林疏影已經這個表現了,陳君就沒多浪費時間。

    眼眸中偶爾練習練習闡天。

    內中混沌氤氳,看穿一切。

    作為正人君子,陳君絕不多看。

    上一次看到哪,就是哪,多的地方,不看!

    反正這地方,我已經看過一次,再偷偷看一次,也很合理!

    肌膚絲滑、光潔無暇。

    軟玉溫潤,細膩澎湃。

    “道心+1。”

    “道心+1。”

    “道心+1。”

    “你怎麼流鼻血了?”林疏影關心地問。

    “啊沒事!道心+1。”

    就這樣,陳君懷著正人君子刷道心的心態,一路上流了不少鼻血。

    足足小半月後,兩人終于來到了魔猿山脈。

    遠遠看去黑色妖氣沖天,還有一股腥臭味。

    陳君法門流轉,用了一門前不久從某殘念那里得來的隱匿氣息的方法。

    他不敢流轉身死,知道虛空中必然有人在看自己。

    這法門一流轉,根本無從解釋。

    一頭扎進山脈中,林疏影也跟著一起。

    陳君小心翼翼地從最外圍一點點向內摸索,這里畢竟是闡天宗四級任務所在。

    他雖然不是一般天才,但也得小心。

    一邊往前行去,很快看到一只紫妖狼。

    陳君還沒等出手,林疏影手中綾羅綢緞一展,光華一閃,綢緞略過,這頭紫妖狼直接滅殺!

    看著這綾羅綢緞,陳君一愣。

    咽了口唾沫。

    “你……已經要開始韻體了?”

    “沒錯!古姐姐賜予我凰體膏,我現在已經半步韻體,只需要找一處凰隕地,就可以跨入韻體境!”

    韻體境,在身軀上刻畫共鳴道紋。

    而這道紋,需要的是身軀與天地共振中感悟。

    一般而言,天才會選擇各處寶地,爭取刻畫下最深最繁雜的道紋。

    林疏影作為重生者,自然不可能在這一步就這麼草草進行。

    她絕對不會就這麼在毫無奇異的天地中,進行韻體。

    因此將境界壓制在半步韻體,準備找一處凰隕地。

    【再過一段時間,皇朝盛會後,就可以去了!】

    【陳君肯定要刻畫生死道則,到時候幫他找一處陰冥府。】

    林疏影在腦袋里回想。

    【其實,冥教應該是最佳的位置,但是冥教勢大,根本不敢去!】

    【億人坑肯定不行,那里規則破碎,脫胎只需要吸收死氣與生機還行,但韻體還不如平常地方。】

    此時,在確定了林疏影半步韻體之後,陳君在山脈里就沒有那麼小心翼翼了。

    他大搖大擺開始走!

    我能吃軟飯,我怕什麼!

    一路前行,內中走去,很快遠遠有魔猿自古樹之上墜下,帶著狠狠地怒意轟然砸來!

    陳君玄武術一轉,周身青甲蒙蒙,接著轟得一拳直接與身軀相撞!

    一股巨力涌動,他只感覺氣血翻涌連退數步!

    魔猿以肉身見長,眼前這五階魔猿對應人類修士韻體境,但在肉身上也不如陳君。

    一拳擊出之後,陳君直接沖前!

    鞭腿!肘擊!拳影爆裂,不斷轟擊!

    一人一獸開始肉搏,看得林疏影一陣驚詫。

    “干嘛?直接殺死不好嗎?”

    實際上是陳君在不斷修正體術,因為體聖的體術,並不完全貼合。

    尤其是開藏之後,每個人的身軀都有極大的不同。

    陳君要根據自己的特點,進行修改,倒是才能發揮出極限聖術的力量!

    他現在每一拳擊出,都明顯感覺有部分靈力沒能爆發出來!

    就這樣,一人一猿肉搏了半個時辰。

    魔猿周身滲血,骨骼破碎,整個身上沒有一處完好,陳君則打到眼楮猩紅。

    他腳下重重一踏,再準備一拳結果這只魔猿時。

    魔猿的背後,一只母猿怒吼著出現!

    似乎,兩人是伴侶。

    陳君身後的林疏影手中綾羅綢緞一展,接著就要略出。

    然而陳君面色一變︰“跑!”

    “區區五階?跑?”

    林疏影不解。

    然而看到陳君撒丫子狂奔!

    他心想這老東西好陰毒!

    要不是他時時刻刻流轉了闡天,根本不會想到這只母猿竟然是假扮!

    剛才如果沒看出來,他肯定要一拳轟出與這只母猿對拳!

    畢竟,剛才這一番戰斗,實在有點上頭。

    而到時候自己一拳轟出,必然要被打爆!

    因為這母猿,是一尊半步人皇流轉了變換法門而成!

    母猿齜牙咧嘴,看著陳君沒有怒沖而來,突然感覺到了些什麼!

    這小子如此機敏?

    那麼……他怎麼會毫無防備出來?

    不對……!

    一道光華一閃,下一刻,這人來不及有絲毫思索,闡天宗的宗主在虛空中一擊將這人心神湮滅!

    “沒想到啊,祝師弟居然是內鬼!”

    闡天宗宗主從虛空中走出,頗為贊賞得看了陳君一眼︰“不錯,靈覺出眾!”

    不然,陳君的死一定會被偽裝成與魔猿對拳中被一拳打死!

    【啊!嚇我一跳!】

    林疏影一愣。

    她有聖瞳,但尚且沒能發覺!

    而陳君謝過宗主之後,上前看了看這位長老的模樣,摸著下巴。

    這一個,並非他想釣的魚。

    顯然是太上長老想釣的魚。

    不過,也無所謂,陳君不急于一時。

    出門這一趟,道心刷了幾十點,已經是一樁大收獲了!

    邊想著又看了眼。

    “道心+1。”

    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