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給我來一刀(第三更)

    按理說,高境界的長老是最佳選擇。

    但是,陳君知道,如果自己敢去找哪個人皇長老表白,一定會被拍死!

    他想到了古海琳冰山般的臉。

    那時候嘴里一定會淡淡地吐出一句︰“放浪形骸,殺。”

    然後隨手一擊,自己就煙消雲散了。

    打消念頭之後,陳君自然而然想到了傲嬌重生者——林疏影!

    不過在這之前,他拿出了長劍逐星。

    對著自己的脖子,輕輕一抹。

    鮮血四濺,金色的血液奔涌震蕩,自陳君脖頸處滾滾流出,每一滴都是寶藥!

    陳君頗有些震驚的看著自己的血液。

    “等我五藏全開,身軀完滿,恐怕就是行走的大補丸!”

    到時候有人要殺自己取藥都很有可能。

    而給自己抹了脖子之後,陳君只感覺生命急速流失,然而經文的第二頁毫無反應。

    他默默又觀察了片刻,確定自殺是無法激發第二頁的法門的。

    “好像是一種被動技?”

    “被殺是一種激發的方法?”

    “自殺是因為沒有殺意?還是說我意識到自己不會死?”

    這麼一想,去找林疏影更成必須的了。

    沒有多想直接離開內闕,進入內門區域發現靈氣充裕程度明顯下降,在這里陳君要修行都做不到。

    這樣的靈氣,肯定無法支撐道天功的流轉。

    他一路向外門行去,路上不少人看到陳君友好地稱呼師兄。

    也有大半冷哼,撇過臉去。

    要想完全服眾,只靠一項自然不可能。

    陳君一路走到外門,外門這一眾人都敬服多了。

    他七拐八拐來到林疏影的住處。

    敲門入內,林疏影一愣。

    【啊,他不是負心漢!害得我昨天還以為他……】

    陳君昨天一整天都在表白自己和給自己表白。

    闡天宗秘傳的身份價值非凡,而且珍貴。

    林疏影昨天甚至有那麼一絲懷疑,覺得陳君是準備取消和自己的婚約,另尋他人。

    【哼,這世間女子,除了古姐姐,再沒有人能和我相提並論!】

    【我重生一世,成聖已經板上釘釘,又有這樣容顏。】

    【你如果就因為成為秘傳想要另尋婚約,那真的是鼠目寸光哦!】

    陳君听著覺得好笑。

    這重生者傲嬌得一批。

    【對了,正好可以試一試他!】

    【說起來,他雖然對我很好,但我至今也不完全清楚他的心意。】

    林疏影開口︰“陳公子現在身為秘傳,又有這般悟性天賦……我……我好像配不太上你了啊……”

    目光楚楚,眼含淚花,看著陳君。

    陳君一愣。

    這不是巧了嗎!

    你居然還想試探我!

    想也不想,直接表白!

    “我喜歡你,怎麼會因為那些東西就改變呢!”

    陳君言語真摯,看上去誠懇無比。

    “你若是不放心,即日就可以成婚!”

    陳君心想你這傲嬌,不可能答應的吧!

    【啊……他……他和我表白了??】

    雖然兩人有婚約在身,但是她仔細回想,這絕對是陳君第一次直接說出喜歡兩個字。

    說得她心頭小鹿亂跳,說的她瞬間羞紅了臉。

    【哼!我可不能就這麼答應!】

    “陳公子,我雖然感動,但是……”

    “沒關系!”陳君直接搶著應下話來。

    “但是”兩個字一出,系統就已經判定自己被拒絕了。

    真是個被拒絕得熟練了得系統!

    成就面板里,拒絕和被拒絕雙雙+1!

    還差十七次了!

    陳君繼續開口︰“沒關系,我還是愛你。”

    “我……可我……”

    【哼!我怎麼可能因為你表白兩次就答應你呀!我可是未來女帝!】

    陳君繼續︰“無妨,我喜歡林姑娘,不會因為被拒絕就變心。”

    “我……我不是拒絕,我只是……”

    只是這兩個字一出,系統再次判定陳君被拒絕了。

    陳君開始換著花樣表白,把前世看過的詩都拿出來了。

    “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哼!還蠻有文采,但是,不行哦!】

    【我堂堂女帝,怎麼能因為你兩句詩就答應你呢?】

    陳君心想這真是個絕佳的目標。

    太傲嬌了!

    真好!

    他還真怕林疏影直接答應下來,那樣的話以後的任務還怎麼做?

    按照林疏影心聲中的話。

    如果林疏影答應之後,自己還去沾花惹草,只要招惹的不是古海琳,自己恐怕就得被閹了。

    而招惹古海琳,恐怕就只是換個人閹了自己而已。

    陳君想想都覺得下體一寒!

    一邊想著繼續念酸詩︰“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哎呀,這文采!】

    【這陳君,怎麼這麼優秀?】

    陳君念叨後面,現代詩也翻出來了︰“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仿佛永遠分離,卻又終身相依……”

    【哎呀,他這是干嘛?】

    【哎呀,不行啊,真的……】

    就這麼念著念著,陳君發現,小姑娘似乎有點動搖了。

    傲嬌之心似乎稍微敗退了一點!

    【我……我……我……我可是未來女帝!】

    【我的終身大事,不能這麼輕易就定下,不行不行!】

    小姑娘極力要克制自己。

    陳君假裝感嘆︰“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他……他這麼委屈嗎?】

    林疏影默默念了兩遍這句詩,只感覺里面有無盡的苦意。

    再看陳君,這段時間相處以來一直都守身如玉。

    【听說他以前是紈褲,勾欄听小曲是常態,他是不是……憋……憋壞了?

    【我……我是不是太殘忍了?】

    陳君繼續。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

    繼續被拒絕。

    當他來到還差最後兩次的時候,林疏影真的猶豫了。

    【我……我是不是真的太無情了啊?】

    【可……可是我……我根本還沒有準備要答應下來。】

    林疏影前世悶頭苦修,這一世也根本不懂情情愛愛。

    古海琳更是兩世冰山一般,她在這方面沒有接受任何教育。

    【答應了他是不是就要……就要什麼……什麼啊?】

    她主要是怕,也沒做好準備。

    而听到這心聲,陳君一愣。

    不行啊,你再拒絕兩次!

    你要是現在答應下來那還了得?

    還剩下的兩次我去找誰完成?

    我要是去找別人表白,你不是要跟我拼命?

    我耗盡了腦細胞,可不能倒在最後兩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