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道天功(各位書友節日快樂)

    這人一驚,繞著圈上上下下打量陳君。

    “太上長老親自開口要你,宗內你已經聲名鵲起,甚至有人說,你將成為這一代的大弟子!”

    闡天宗的大弟子之位已經空缺多年。

    這個位置代表了宗門威嚴,代表著驚人的權限。

    而听到這話,廣場上的上百人齊齊驚呼。

    他們根本沒听到這樣的事情,一個個看向陳君滿眼不可思議。

    闡天宗的太上長老必然是亞聖,竟然會親自要人?

    不可思議!

    這少年是有多麼不俗!

    而這個外門雜事堂弟子話沒說完,又接著露出玩味地笑容來。

    “趙少石長老因你被罰禁閉,這件事更是人盡皆知。”

    听到這話陳君有些無奈。

    當時老乞丐讓趙少石閉關思過他就猜想到了會有這樣的事情。

    趙少石有識人之能,在二代三代弟子中一定有很高的威望。

    二代、三代弟子中,肯定有很多人都是他提拔起來的。

    現在自己人都沒入宗呢,果然宗內就已經大名響徹了。

    “會有人找我麻煩?”

    “宗內禁止私仇比斗,但是不禁擂台賽。”

    “所以?”

    “第一,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居然被太上長老賞識,宗內出名的幾位師兄都不服氣。第二,趙少石長老在所有長老中威望最高,你害他被罰,更是大事。”

    “大事?”

    “你入內門的路少了好幾條,”這外門雜事堂弟子說道,“一來,沒有長老會收你為徒,二來,外門大比你會被其他人特意針對。”

    趙少石回宗後就被關了禁閉,誰都不知道具體情況。

    雖說趙長老不太可能對陳君懷恨在心,但是萬一呢?

    而太上長老一項不問宗門事,一消失就是千年。

    何況,太上長老回來之後,也根本沒听說再提起這少年的事情。

    似乎也沒有特意優待,不然直接入內門就是了。

    ……

    小插曲之後,陳君很快就來到了外門弟子的住處。

    眼前一篇蔥翠,參天古木隨處可見,各種奇珍異花無數。

    外門弟子的住處簡陋,卻也勝過陳家不知凡幾。

    “外門居然都是獨棟別墅!”陳君驚嘆。

    這還只是外門,比自家手筆大太多了。

    拿著銘牌開啟屋門,大大小小數個房間。

    修行室、練功室、符篆房、甚至煉丹房都有,里面居然還有一個小藥鼎,而且可以引動地火!

    陳君也很快發現,這些東西的使用全都要靠宗門貢獻值。

    現在身份銘牌初始有30貢獻值,屬于前期每個人都會分發的。

    而這獨棟別墅光是住每天就要1點,算起來這30只能住1個月。

    “難怪有人睡在屋外。”

    陳君想起一路上走過來,看到許多在房外睡大覺的,現在看來都是沒有宗門貢獻點的!

    一邊想著進入練功室中,這里彌散著清香,一進入其中就感覺腦海清醒了數分。

    “在這里修行靈術速度會快上數倍!”陳君心中震驚

    周邊的青氣顯然有醒神的作用,這應當是菩提子研磨。

    通過陣法變換的青氣,能夠提高參悟的速度!

    他腦海中流轉靈術,默默嘗試了片刻。

    接著睜開眼眸,滿眼震驚!

    “提高了我數倍領悟能力!”

    這菩提子,在陳家他見過一次,但沒用過。

    現在,闡天宗中,居然就這麼給外門弟子無限用!

    以自己的悟性,加上這樣的加持,簡直變態!

    練功室中不斷修行,一天時間一晃而過。

    老僧入定般的陳君周身一震轟鳴巨震睜開了眼眸。

    眼中仿佛有混沌氣流轉,深邃無比,一眼望去仿佛要吞噬一切!

    陳君看向了外界,眼眸直接穿透了房屋!

    要知道這雖然是外門,但這些小別墅的建造也是耗費了心思的,一般人絕不可能透的過這房屋。

    “入門就有了看破虛妄的能力,鞏固了一天甚至有一絲看透本源的趨勢!”

    他用一天的時間將一門準帝術入門鞏固!

    這樣的速度說出去能驚掉所有人的大牙!

    尋常人一輩子不可能入門準帝術。

    闡天在闡天宗中,一代也不過能有寥寥幾人入門。

    而且,都是至少人王才能看懂,去嘗試研習。

    如果不是闡天道人真意直接灌注,陳君也必然不可能習得。

    此時眼前靜室牆壁在陳君的眼中已經沒有秘密︰“齊向木制造,覆蓋了一個九品陣法,整個陣法連接向了某處……”

    他想去看這個陣法的運行原理等,但悶哼了一聲眼角流出鮮血來。

    “有防止窺探的手段,層次很高!”

    闡天修行到大成自己應該就能輕易看破這防止窺探的手段了,但他現在境界也低,靈術層次也低,自然是不可能的。

    闡天入門可以看破虛妄,小成能透視本源,大成分解構造,圓滿可以眼見則化形!

    至于意境層次,領悟其神會如何,陳君不知道具體,但知道一定會是跨越式的提升!

    邊想著緩緩從練功室中起身,出門。

    向藏經閣走去,路上能看到有人在屋外刻字。

    “跪求好心人!需要128點宗門貢獻值吃飯!我真不知道什麼是荊芥套餐!”

    “求可憐!半年沒睡在床上了!求2個貢獻點!”

    “會刻符、會煉丹、會制器,求收留!一天5個貢獻點,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陳君有些震驚,這麼全才的人,在闡天宗都需要乞討嗎?

    心下震驚之余,他朝著藏經閣走去。

    在闡天道人的所有物品中,有一門叫做《道天功》的開藏功法!

    兌換需要消耗的能量,是體聖體術的五倍!

    按照陳君的估量,這至少是一門準帝法門。

    但是,根本沒听說宗門有開藏境準帝法門。

    林疏影的心聲中,也從未提到過。

    顯然,這里面有什麼古怪。

    ……

    此刻,闡天宗核心區。

    一座古樸宮殿中,老乞丐以及闡天宗幾個長老到場。

    當代宗主一臉激動︰“師傅您可回來了!元長老壽元將近,闡天宗差點沒有亞聖坐鎮了!”

    “我這次回來,不會呆太久。”

    “啊……”

    “闡天宗的底蘊,足夠讓你擁有抗衡亞聖的力量,不需要我。”

    “話雖如此……”

    還沒等他說完,老乞丐接著開口︰“我這次回來,主要為了兩件事。”

    “兩件事?”

    “第一,宗門今年新收了一個叫做陳君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