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靠山

    這樣層次的大能有屬于自己的尊嚴,通常都不會強搶小輩東西。

    陳君沒有著急開口,決定先假客氣兩句。

    “沒有前輩出現,晚輩連中州都去不了,前輩想問什麼盡管問就是。”

    態度誠懇,言語真摯。

    老乞丐也沒有疑慮。

    一個到處給乞丐施舍銀兩的少年郎,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他笑著開口︰“你大可以說,我知道陳修已死,你需要幫助。”

    陳君一愣,心想自己的偽裝果然騙不過真正的頂尖大能。

    邊想著開口︰“我廢了段王的兒子,希望前輩護佑!”

    “簡單。”老乞丐隨口說道。

    一個區區段王,他並不放在眼中。

    “我刨了一個北匈人皇祖宗的墳,他如果發現了肯定要發瘋,會追殺我。”

    當時在億人坑里自己就說過讓那人記住,而且自己當時順路又刨了個人皇的墳。

    對陳君來說,刨墳鞭尸太容易了。

    所以他順路就刨了倆墳。

    “北匈?你不說我也會護你。”

    陳君繼續︰“我得罪了三皇子。”

    “放心,三皇子還不能代表皇室。”

    陳君點頭感謝︰“嗯……我搶了本來有人要獻給平王的東西。”

    當時拿到的萬就是要獻給平王的。

    只不過,陳君最開始以為那是平王的某一分支甚至假支脈,就沒有太放在心上。

    向平王府這樣的大府,有無數人假借名頭。

    何況,東洲的平王府一脈,那更是扯淡。

    因此當時根本沒放在心上,但現在得到的消息,似乎自己當時殺的還真是平王府的人。

    “平王……亞聖的力量……”

    平王能和當朝尊上齊平,自然實力超群。

    老乞丐思索了片刻,他身為亞聖,為一個小輩說一句話的事情,應該也無妨。

    此時不禁有些頭疼,眼前這小子也太能惹事了吧?

    “無妨,如果真被發現,我會和平王去說。”

    陳君點頭,心想一般也用不著,平王過段時間就因為謀反gg了。

    接著又開口︰“嗯,還有……”

    “還有?你到底惹了多少禍?”

    “這是最後一個!”陳君拱手。

    “說吧。”

    “我可能招惹了聖境存在!”

    這話一出,老乞丐身形都一頓。

    “聖境?”

    陳君並不確定,但是能讓林疏影的心聲都忌憚,應當是聖境。

    至少,未來這人一定是聖境。

    陳君一遍想著,觀察著老乞丐,感覺這位大能額頭都流冷汗了。

    “一個叫做夜永的人,我殺了他的屬下,拿了他想要的靈術。”

    陳君隱隱覺得,似乎自己還截了他的因果。

    當初衍皇說以他自己死去的身軀為自己承擔天妒,陳君總覺得衍皇沒這麼好心。

    而夜永拿到了衍皇故意外泄的兩頁法門,很可能被算計了。

    當衍皇推演出自己死亡後因果線還延伸出不知多少萬年後自然就遺留了手段。

    以衍皇的能力,不一定會如何。

    老乞丐淡淡地開口︰“聖境我不可能抵擋。”

    他說得很坦然,亞聖和聖人差一步卻天差地別,沒什麼不可承認的。

    “晚輩清楚,晚輩只想到時候能借助前輩幾分力量!”

    “借助?”

    “絕無壞處!僅是借助!”

    老乞丐點了點頭,聖境的事自己也沒必要杞人憂天。

    他淡淡開口︰“還有嗎?”

    “沒了!”

    “好,那我有幾個猜測需要驗證。”

    “前輩請講!”

    “體聖的法門,我沒猜錯的話,共分三層,是否?”

    “晚輩也這麼認為。”陳君點頭,體聖的周天星辰流轉下實際上就是三層共振。

    “第一層是九處大竅,第二層應該是四十九處竅門,第三層?”

    陳君沒有假裝思索,直接開口︰“周天三百六十五處星辰!”

    老乞丐默默自語,听到這話陷入了沉思。

    “那麼,該如何共振?”

    “晚輩曾經修行影陽寶典!因此能有所領悟!”

    他無法用言語表達體聖的法門,也不會就這麼泄露。

    “原來如此!”

    接著發現以老乞丐為中心,有驚人的力量卷集而來。

    恐怖的意蘊四散,整個體聖隕落地的場域似乎都被拉扯要以他為中心重塑!

    這樣層次的大能,就只是多一點信息就能再多推演出許多東西!

    老乞丐恍然回過神來,緩緩平復這驚人的波動。

    此時整個體聖隕落地所在的人統統望了過來,一個個看見老乞丐滿眼不可思議。

    這時候他們哪里還不知道,之前拿看起來一輩子沒能突破脫胎境的老乞丐是絕世大能!

    他周身開始閃爍起光點,一點一點地進行著調整,進行著嘗試。

    “三境如何對應,五境如何相融?”

    “陰陽二極,八卦相合,吉凶相斥,四象相悖,兩儀軸流!”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老乞丐仿佛見到了什麼景象,驚喜爬滿了臉龐。

    這些話不足以讓他得到全部的推演。

    但可以讓他更進一步,更進一大步!

    而且,他根本也沒想過要重現體聖的法門。

    到他這一步,只是需要觸類旁通,他們已經有自己的道!

    一邊感嘆著他看向陳君︰“簡直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這輩子都不會相信還能有你這樣的妖孽,還能有你這樣的天賦!”

    陳君頗有些不好意思,這特麼哪兒是天賦。

    只是外掛罷了。

    只不過,整個大陸,只有他能這樣作弊,誰也發現不了這樣的作弊方式。

    ……

    另一邊,東洲大比所在,老乞丐和陳君一閃消失之後,無數人驚嘆緩緩平復中,大會繼續。

    剩下的人中,再就只有兩人得到了上等宗門的邀請。

    這一次整個東州大比,數十個郡國,數百個宗門,數萬名少年天才,可得到上等宗門入宗資格的一共就那麼寥寥幾人!

    許多人不服氣︰“中州的天才難道就真的這麼強嗎,我等連進入的資格都沒有麼!”

    “整個東洲前百分之一的鳳毛麟角的天才才能和中州那些人相當麼?”

    眾人不願意相信,但是各大宗門的長老等卻也都清楚,事實就是如此。

    東洲,不只是資源的匱乏,還有人才的貧瘠。

    除中州之外的地方天生就難以誕生天才妖孽,本身就是道則衰弱的位置。

    “就這獲得邀請的幾人,恐怕也只有陳君有把握說不被逐回了!”

    在上等宗門表現差得是會被逐回原本宗門的,這是相當丟人的事情,會遭人恥笑。

    然而被逐回的弟子卻又都展現出恐怖的實力,這自然更讓人們深知和中州天才們的差距,連被逐回的都這麼強!

    盛會落幕,無數人感慨。

    這一次的東洲,所有人的光芒都被陳君掩蓋。

    原本應當名動大比的于聖言和李野卻顯得黯淡無光,在陳君的對比下實在不值一提!

    會後,數不清的宗門前往陳家拜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