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天生聖瞳

    他微微躬身。

    而這一幕出現的同時全場一陣嘩然,看著眼前都覺得是在做夢!

    一個七宗的長老,要致歉?

    簡直不可思議!

    整個東洲沒有人比闡天宗的長老地位高,沒人有資格受下!

    雖然明白這一番致歉是因為那個太上長老,那個看起來乞丐模樣的存在。

    可是他們還是震驚,震驚到一時間全場寂寂,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就連陳君也有些蒙。

    他同樣躬身︰“趙長老不必如此!”

    趙少石笑了笑,此時瞳孔中光華流轉看向陳君。

    尋常人並不知道,他乃天生聖瞳!

    當初的太上長老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將他收入門中,讓他能有機會在中州成為一代巨擘。

    他也是靠著這聖瞳擁有了眼前的地位。

    靠著這聖瞳他找到了許多常人難以拿到的至寶,觀悟過數不清的靈術,獲取過許多秘密。

    靠著這聖瞳,這才能以那樣平庸的資質取得如今的地位。

    剛才他一望之下只知道相形絕非八品,這少年也絕不是這麼簡單。

    但是具體如何,他沒有深觀。

    此時聖瞳一轉之下,他突然悶哼一聲,眼角瞬間滲出了鮮血!

    面色一變,他想過這少年不俗,可沒想過居然如此不俗。

    “這是開天闢地之相所對應的萬物寂滅歸一相形?!”

    他沒能看清,聖瞳只能窺探一角!

    自己以聖瞳觀悟居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看到這景象的所有人都不明所以,但他們全都看得出來,陳君必然有什麼恐怖的不俗之處!

    “這……怎麼回事?”

    台下人群出聲,此時都滿眼震驚。

    這一番對話他們听的清楚,一個個完全愣神,眼前的景象實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範疇!

    陳君?就陳君能有那麼不俗嗎!

    全場的上等宗門長老,居然只有闡天宗的這位能夠看出不俗?

    可是,所有人也都清楚,到了闡天宗太上長老那個位置,根本不會撒謊,以他的身份絕不存在撒謊的可能!

    而在趙少石出口的同時,瞬間其他所有宗門的人也都反應過來。

    這少年有什麼難以被自己等人發現的恐怖所在。

    此時生死門的長老只感覺腸子都要悔青了!

    剛才自己猶豫了片刻,剛才可沒有任何一宗給出邀請!

    如果剛才自己開口,這人必然要入生死門的!

    此時剩余六人也恨不得改口。

    闡天宗的太上長老都說到這份上了,誰不想看看這少年究竟未來會如何啊!

    這可能會再造一個宗門長老,甚至還不止。

    因為听老乞丐話中的意思,這少年還要可怕!

    一瞬間全場愣神,圍觀眾人一臉呆滯,這是怎樣的盛況!

    東洲至少幾萬年以來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邊想著看向七宗,這時候的選擇自然不需要有絲毫猶豫。

    林疏影在闡天宗,老乞丐大能也是闡天宗太上長老,如此看重自己,開口邀請,沒理由不去。

    而且,林疏影是自己的第二外掛,不可或缺。

    眼見他要開口,生死門這尊長老出聲︰“小友不要著急做決定,或許我宗更適合你!”

    “我觀你身軀與生死相合,我們有無上靈術功法,一定與你有緣!”

    他實在忍不住,想要試試,能不能截胡。

    這樣的開口邀請,分量極重,一時間所有人震驚!

    一個個看向陳君,眼中的羨慕都要實質化了一般。

    三皇子此時面色陰沉無比,整個人身軀都在隱隱顫抖。

    看上去壓抑到了極點。

    【不對,他裝的!】

    林疏影的心聲卻讓陳君愣了神。

    裝?

    這三皇子的氣憤,居然是裝的?

    可是為什麼呢?

    天復宗美婦看著眼前完全呆住了,她一臉失魂落魄與痛苦。

    闡天宗太上長老,那是什麼層次的人?自己要恭敬地稱一聲前輩!

    羞憤涌上心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還怎麼為兒子報仇?

    難不成,這輩子都沒機會了?

    萬眾矚目之中,陳君開口︰“晚輩願意入闡天宗!”

    不論靈術還是功法,他都有方法得到。

    選擇哪個宗門他只看中背後的靠山,因此生死門對他並沒有吸引力。

    當然,如果可以,他還是準備去一趟生死門,把地圖上的殘念點一點。

    “哎!”生死門這尊長老一嘆,听到這個結果心中後悔不已。

    實際上之前他就在猶豫,這個少年在生死一道上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天賦。

    可就因為這麼一猶豫,錯過了!

    原本陳君無可選擇,只能選自家的啊!

    “不知道這個少年的未來究竟會如何啊……”

    這位前輩看中的人,從來沒有錯過!

    而陳君開口之後,老乞丐笑著點了點頭,很認可這個少年。

    他看了趙少石一眼︰“回宗之後,自己閉關思過,某些事情想清楚了再來找我!”

    趙少石躬身點頭稱是。

    陳君連忙上前一步︰“不必如此,晚輩真沒覺得趙長老有錯。”

    實在沒必要還沒入門就得罪了宗門長老。

    何況按照老乞丐所說,趙少石有識人之能,一定德高望重,自己害得他去閉關思過,不是好事。

    “不是因為你。”老乞丐淡淡地說道。

    趙少石也同樣灑脫一笑︰“少石明白。”

    接著老乞丐轉頭看向陳君︰“你先隨我一起,我要和你探討一點事情!”

    探討這個詞出現,自然再次引起驚呼。

    不過,接連遭受驚人的心理沖擊,一次次目睹這個少年超出常理,這一次的驚呼明顯小了許多。

    實際上,這才是最該驚訝的。

    但這一刻,似乎所有人都覺得理所當然!

    看著高台上的身影,絕大多數人已經嫉妒不起來了。

    差距達到了這種地步,還怎麼嫉妒?

    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連嫉妒都沒有資格!

    此時的陳君倒是面色一凜,知道這位前輩想問什麼。

    接著不等他回話,老乞丐大手一揮。

    長袖一轉,陳君再睜開眼時已經回到了體聖的隕落地!

    他面色駭然,這麼驚人的距離居然只需要手一揮而已麼!

    老乞丐默默凝望著中心處︰“我不會問你得到了多少,我也不強迫你分享你的所得,我可以答應你一些事情,來換取我想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