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各位請吧

    好半晌之後,才有人反應過來。

    “恭……恭迎三皇子大駕!”琴泉郡的郡國王恭敬無比。

    三皇子身披金甲頭戴麒麟冠,周身光華閃耀,英武無比。

    自遠處踏空而來,身後跟著一個老人。

    他面容冷漠無比,任誰都看得出其中壓抑著驚人的怒火。

    看向陳君的眼神更是赤裸裸的恨意。

    “傳言非虛?”

    此時不少長老們驚疑,之前以為三皇子大怒是同為第一序列的爭奪者為了詆毀而放出的假消息,可現在看絕非如此。

    “怎麼會呢?心性真如所傳的那麼差?”

    “為一個女人要如此?”

    一個個滿心不解,你可是第一序列的皇位爭奪者,居然會這樣?

    他們根本想不通,覺得沒有必要。

    尤其是你一定知道這個叫陳君的少年非凡,不然煌劍宗不會給出這樣豐厚的條件。

    這種情況下,為一個女人要結仇又是何必!

    女人算什麼?

    不如就直接送出就是了,招攬這樣一個部將看上去利益更多!

    “雲家從來置身事外,他以為和雲想裳成婚就能得到雲家的支持嗎?”

    “我看,平王也不會願意那幢婚事成行。”

    人群竊竊私語之中,煌劍宗的長老此刻心中暗暗叫苦,三皇子話語中的意思他清清楚楚。

    那種幾乎不加掩飾的嘲諷與怒意,顯然是認為自己打了他的臉!

    “怪我昏了頭了!哎!”心中嘆氣。

    可是陳君天賦如此出眾,又是劍修,他怎麼可能不邀請?

    誰也沒想到,三皇子竟然真的心性如此差!

    這樣的表現,幾乎赤裸裸,毫無遮掩!

    邊上有宗門幸災樂禍︰“傻子一個,煌劍宗日後少不了要被針對,呵呵。”

    大夏皇朝,宗門與朝廷並存。

    明面上雙方並無多少糾葛,七宗甚至有些超然世外。

    然而實際上,除七宗外的各宗,處處受制于皇室的資源與限制等。

    最常見的,就是基本秩序問題。

    人群寂靜之中,三皇子大搖大擺登上高台。

    七宗的長老都是人皇,他不敢如何,但人皇之下,就肆無忌憚。

    他看了煌劍宗的長老幾眼,又轉過去看陳君。

    上上下下,繞著陳君轉了兩個來回,在打量。

    這一刻,陳家大長老感覺心頭提到嗓子眼了。

    三皇子這種人,會不會不顧顏面直接出手?

    如果真這樣,似乎沒辦法!

    不少人都感覺跟著緊張了起來,擔心一個絕世妖孽就這麼橫死在這里。

    畢竟看起來三皇子就是最垃圾的那種紈褲,指不定干出什麼事情來。

    林疏影目光閃爍︰【前世幾乎沒有接觸過三皇子,只知道平王謀反後他也被打入冷宮。】

    【他並沒參與謀反,說起來也真是倒霉。】

    【但是,誰讓平王是你最大的支持者呢?】

    听到這樣的心聲,陳君瞬間感覺放心多了。

    他甚至忍不住想要主動叫板一下!

    【不過幾百年後,听說他修成什麼絕世神通,一舉破碎宮廷從此消失。】

    陳君︰“??”

    好家伙,那算了,不主動叫板了。

    此時三皇子眼含悲憤。

    他想不通,憑什麼雲想裳要嫁給這樣的人,就是不願意嫁給自己!

    “好啊!”說話咬牙切齒一般,“不愧是雲姑娘喜歡的人,果然不俗!”

    他冷哼一聲,接著身上金甲自然脫落,大搖大擺坐上了高台主座。

    看向一眾長老︰“各位,選吧。就當我不存在即可!”

    他微微笑著,想看看誰還敢當著自己的面打自己的臉!

    而這話一出口,所有人看向陳君一臉惋惜。

    七宗的人也都感覺感慨。

    誰能想得到三皇子親臨?

    許多人心中搖頭︰“說起來這三皇子心性如此差,居然能第一序列,天賦果真非凡……”

    “按理說這樣的心性沒有機會的。”

    “平王支持他,他是最可能成為太子的人。”

    如果沒有平王的支持,七宗還不至于如此。

    然而平王之所以被稱作平王,這個平,就是齊平的意思!

    當年的尊上,曾說過要與平王平分這天下而治!

    任誰都知道這樣的話是試探,然而已經足夠表明平王的地位和恐怖實力。

    有這樣的人做後盾,三皇子在第一序列中處于領先的位置。

    因此,所有人都忌憚。

    哪怕七宗不懼皇室,但沒有任何一個會當著三皇子的面就這麼抽在他的臉上。

    如果三皇子沒有親臨,他們一定會給出邀請。

    而現在,不是不敢,而是沒有必要。

    一時間全場寂靜,沒有絲毫聲音。

    沒有任何人開口。

    三皇子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難不成真的上去扇他的臉嗎?

    一定程度上,這等于扇皇室的臉。

    半晌之後,三皇子躺在椅子上,斜睨著。

    “怎麼?各位還不挑選?”

    有長老出來笑道︰“這小子道心不佳,只有點小聰明而已,怎麼能入我等宗門呢?”

    “就是就是,只是有一些旁門左道罷了!”

    “說起來,這人與三皇子您相比,如螢火與皓月!”

    “沒錯!”

    “煌劍宗是失了智了!三皇子何必計較呢?”一個個溜須拍馬。

    七宗當然不屑如此。

    可是許多一等宗門這次前來的仍然只是權限較低的人,這里面甚至有半步人王湊數,他們巴不得有這樣的機會。

    就是嘲諷一個少年幾句就能在三皇子面前混個臉熟,何樂而不為?

    有人心中暗暗思索︰“若能入平王麾下,就更好了啊……”

    一時間氣氛熱烈無比!

    “這東洲大比畢竟太弱,根本不行,三皇子何必來浪費時間呢。”

    “是啊是啊,都是廢物,連一個天賦像樣的都沒有!”

    許多人開始睜著眼楮說瞎話。

    听著這些溜須拍馬,三皇子感覺心情大好,將這些人的面容一一記下。

    接著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

    “一等宗門之後,七宗該選人了!差點忘記!”

    剛才正想讓工作人員喊下一位,差點忽略了七宗。

    他看向七宗的人皇,態度明顯放低了很多。

    半躬著身子︰“各位前輩,請!”

    他相信,我給足你們面子,你們也一定會給我面子的!

    ……

    此時的虛空中,老乞丐身著破爛,看著這一幕嘴角咧出笑容來。

    “讓我看看少石會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