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最後一輪

    第二天一早,鐘鳴之聲響徹,所有人再次進入廣場集合。

    擂台賽進入一對一的階段,只需要兩輪就能進入前百位。

    報名東洲大比的足足上萬人,第一輪根基就淘汰了過半數。

    第二輪擂台賽十進二,又淘汰了80的人。

    這一次的抽簽再沒有動任何手腳。

    此時琴泉郡郡王也知道陳君無可抵擋,動手腳毫無意義。

    天復宗長老美婦整個人陰沉到了極點。

    其他一等宗門或許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看在段王的面子上不會收陳君。

    人皇的威懾力在此,天復宗的威懾力在此,也實在沒必要為一個未來還虛無縹緲的天才得罪。

    然而七宗理都不會理自己!

    段王又如何?

    初入人皇,而且這輩子難以突破哪怕一分。

    七宗不會主動交惡,但也不會忌憚。

    抽簽之中,一個個名字從竹筒中跳脫出來,有人歡喜有人愁。

    “媽的,運氣好背!”抽到陳君的這人差點沒氣暈過去!

    “不錯,抽到了最廢物的一個!”

    此時火藥味漸濃,本身各大宗之間關系就一般,說話自然不客氣。

    “呵呵,冤家路窄,你等死吧!”

    “我只需要一擊!你撐的過算我輸!”

    全部抽簽完畢,擂台賽一對一進行,陳君依然是碾壓的姿態。

    不過這一次,他在戰斗中進行體術的演化!

    並非推進,而是輕微的改動,讓他適合自己的身軀!

    體術畢竟是體聖創造,依照體聖的身軀體型等量身定做,他需要輕微的更改。

    與這個中州妖孽的戰斗中,陳君手里,一點點推進!

    而這門體術出現在廣場上,不斷演化中,再次引起了高台那些大能的巨震,一個個難以置信。

    “悟性恐怖!”

    “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進步!”

    “拿擂台戰當練習?殺人誅心啊!”

    這樣的一幕,讓他們再沒有絲毫懷疑,讓台下的眾人再不敢有絲毫質疑!

    原本還存在極少量的聲音不服,覺得有古怪。

    然而就在戰斗中,每一分每一秒就這麼進步給所有人看,這簡直是一種表演!

    “這……實在讓人難以接受!”有中州的天才此時感覺道心受挫。

    這樣的差距面前,修行的信心都要被摧毀。

    此時對陳君任何天賦的質疑都是笑話。

    這一輪毫無懸念之中,陳君的對手最終悲憤認輸。

    被人這麼壓著練習體術,這也太憋屈了!

    實際上陳君不是有意侮辱,他只是要打消台上所有長老們的疑惑,順便給下一個人造成心理壓力。

    畢竟自己身法實在短板,不提前造造勢,萬一下一輪的人雞賊呢?

    這一輪比完之後,再次抽簽。

    所有人都在心里祈禱——千萬別抽中陳君!千萬別!

    抽簽之中,又是一聲慘嚎︰“我他媽這麼倒霉嗎!”

    這人哭喪著臉,此時翻著陳君的資料,一個字都不想放過。

    不停翻閱之中,確實隱約察覺似乎陳君身法不行。

    于是這一輪擂台賽一起,他腳下一晃,瞬間遁到了擂台邊角!

    腳下虛影澎湃,靈力流轉隱隱有雷電閃過,這是雷行達到意境層次的意蘊,腳下有雷電之力加持,雷行之神韻!

    “只要我撐一段時間,也足夠自傲了!”

    他心中打定主意,腳下不停閃爍。

    然而一抬頭,卻發現擂台上的陳君竟然施施然盤坐了起來。

    閉目養神,絲毫沒將自己放在心上!

    “?”

    一股被侮辱了的羞憤之意涌來!

    他忍不住想要出手,盡管心中覺得是自己猜到了陳君的弱點,可是這樣大搖大擺端坐,也太瞧不起人了!

    高台上有長老皺眉︰“陳君應當並非羞辱,只是上一輪突然有所悟了!”

    “沒錯,多半如此!”

    “只能是天賦非凡!而且,不拘小節!”

    “自信強烈,居然敢在這擂台上陷入頓悟!”人群感嘆,陳君果然如此不俗!

    接著在所有人的預料之中,擂台上這少年搶攻,然後被頓悟狀態的陳君一拳擊飛出了擂台邊界!

    “太強了!”

    “短短片刻,居然就能有新進展!”

    听著議論紛紛,陳君很不好意思。

    我只是取巧裝逼而已,怎麼就把我想得這麼強了呢?

    不過,這輪過來,已經進入前百了!

    剩下的幾輪擂台賽陳君不準備比了,哪怕這次擂台賽第一能拿到的東西也很少。

    萬一暴露了缺陷,在這些長老們眼中掉了印象分,得不償失。

    而且,自己現在宣布下面幾輪不比,所有人都會覺得自己是因為覺得無趣,覺得沒人是一合之敵才如此選擇。

    這更加襯托了自己的強大!

    心中就這麼打定了主意,陳君靜靜等待最後一輪觀相鏡,然後選人!

    ……

    之後,半天的時間一晃,前百位萬眾矚目中終于決出!

    此時另外九十九位黯淡無光,因為陳君實在太過耀眼!

    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大筆,其他人全部成了陪襯。

    中心處的陳君耀眼到令人難以置信!

    此時不少人都在期待,不知道第三輪會如何。

    “如此天賦,天地相合度一定很高!”

    “天地相合度有什麼可看的?低或是高,根本差不了多少。”

    “就是,除非天地厭惡,或天地眷顧,不然根本無所謂的,重要的還是相!”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所謂的芻狗,即結芻為狗,用之祭祀。

    意思是,天地看來,萬物都是草芥,不情感用事,對萬物一視同仁。

    因此,所有人相差不多。

    歷來這也沒什麼用,只是篩出被天地極度厭惡的。

    所有人的天地相合度差別都太小了,不值得關注。

    “沒錯,還是相最重要!也不知道陳君是幾品之相。”人群議論紛紛,相當好奇。

    有人抓耳撓腮,迫不及待。

    相這種東西,虛無縹緲,也只有觀相鏡靠著大能們合理催動才能一觀。

    萬人萬相,而相分九品。

    有絕世之相,有饕餮之相,有萬物之相,有天地濤濤之相,有時空長河之相!

    所謂的相,歷來認為代表一個人的上限!

    一品為末,九品為尊。

    越高品的相,基本意味著一個人的未來上限就越高!

    “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九品相!”

    “開玩笑呢?!當今尊上當初乃厚土陳龍相,也不過八品。你知道九品是什麼概念?”

    “沒點基本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