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分組

    古海琳看了看林疏影。

    心中嘆氣︰“他生錯了時代,不然日後注定不凡,但這一世他如何都追不上你的。”

    不過,林疏影修行時間尚短,還年輕。

    只要閉關個幾十年,相信也就淡忘這個人了。

    ……

    此時天復宗長老美婦面色陰沉到了極點,她腦海中思索。

    “根基如此恐怖,只靠靈力的恐怖質量就足以勝過其他人了……”

    下一輪是擂台賽,看的是天賦和悟性。

    大家相仿的年紀,天賦強境界就高,悟性非凡自然靈術修行就勝過別人。

    同時擂台賽還能看出一個人許多方面的問題,例如戰斗天賦,心理素質,計算能力等等。

    現在看起來,以陳君的根基,靈力質量一定碾壓其他人。

    “哪怕他靈術差一些,要在擂台賽進入前一百位也太簡單了……”

    更何況天機閣的信息基本不會出錯,那上面的資料分明寫明他有意境層次的王術!

    “王術,哪怕是王術下品,到了意境層次也能爆發自身靈力近百倍……”

    最劣等的低階靈術能爆發兩倍自身靈力,中階四倍,高階八倍,每提高一階基本都是前一階的兩倍。

    以此類推,王術能爆發大概六十多倍的靈力質量。

    靈術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同時靈術爆發的威能,還由這門靈術的掌握層次決定。

    而王術達到意境層次,能爆發近百倍!

    百倍的加持,陳君的靈力質量用腳指頭都知道必然恐怖,這樣的爆發要在這群人中拿到前百就像喝水一樣輕松。

    怎麼辦?就這麼看著這小子一路以靈力質量碾壓晉級?

    除非他運氣差踫到于聖言、李野這樣的,否則怎麼攔他?

    而于聖言和李野的簽牌自己可不敢動手腳。

    邊想著她緩緩開口︰“我覺得,這一次的擂台賽是不是可以稍作更改?”

    眾人齊齊一愣,不明所以。

    按理說,七宗的人皇長老們在,她沒資格開口。

    可是愛子心切,她又知道如果真讓陳君進了一等宗門甚至七宗之一,自己再沒機會殺他!

    邊想著開口道︰“我認為,混戰更能考驗一個人各方面的能力。”

    “這一次擂台賽的先以十人為一組進行混戰,取兩人晉級。之後再一對一擂台賽,決出前百名,各位覺得如何?”

    歷來的規矩是大比上擂台戰中的前百人有資格被上等宗門挑選,其他人不論如何都不行。

    美婦想要的,自然是陳君第一輪擂台賽被群起而攻直接淘汰,沒辦法進入前百位!

    建議出口她看向周邊,所有宗門長老都沒有意見。

    這點小事,在他們看來不值得爭論。

    “好像還能節約不少時間,也能節省一些精力,我同意。”

    “無所謂。”

    許多人其實早有打算,因為這一次前百必然九成以上來自中州,如果還是以往的方式純粹浪費時間。

    用混戰的方式,迅速淘汰掉弱的,他們毫無意見。

    此時琴泉郡的郡國王看到這一幕暗暗思索︰“段王的正妻……但是陳修……”

    他很糾結!

    誰也說不清陳修到底什麼狀態,是否還真的活著。

    如果陳修能站在自己面前,他二話不說跪地就拜。

    可現在,一個虛無縹緲,一個就在眼前,似乎很好抉擇。

    邊想著悄悄傳音吩咐了下去︰“抽簽的時候,把陳君所屬那一組全都安排中州的俊杰!”

    相信自己的這次巴結一定能起到不俗的效果,這位長老隨便賞賜點什麼都有可能助自己突破!

    說不定,還能讓皇朝一紙調令離開東洲去富庶之地當郡國王!

    以段王的位置,應當可以!

    與此同時,美婦悄悄傳音向琴泉郡的郡王︰“我有一個佷兒叫做游志坤,最喜歡和天才較量。”

    郡王一愣︰“明……明白!”

    “記住,他喜歡和最天才的較量。”

    郡國王大喜過望,沒想到美婦居然直接這麼吩咐下來,這可比自己馬屁直接拍上去效果好多了!

    一定安排得妥妥當當!

    人群的議論紛紛和各有所思中,第一輪很快結束。

    後面李野也接近十二聲震動,然而卻再沒有引起什麼轟動。

    畢竟陳君震碎震身石在前,除非超過他,不然很難讓人群震驚了。

    所有人的討論對象都變成了陳君。

    東洲眾人都感覺漲了臉了,有許多女修士面帶桃花。

    “雖說有正妻了,但是當個小妾也行嘛!”

    有一臉花痴的少女春心萌動。

    “但是林疏影看起來好凶啊,會不會被她欺負呀?”

    “你先想想陳君會不會看上你再說吧!”

    “哎呀,我可是g!當個小妾都不行嗎?”少女一邊說著挺了挺胸。

    ……

    就這樣,第一輪測試耗時半天結束,接下來就是第二輪的抽簽。

    看上去抽簽完全隨機,所有人的名字可在一塊小竹牌上。

    打亂之後從中取出,實際上,當然不是真的隨機。

    一個個名字從竹筒中跳脫出來,工作人員高喊︰“第一組,周光月、王超、牛攬勝、錢方……”

    “第二組︰……”

    ……

    “第六組︰陳君……”

    此時陳君身上匯聚了至少整個廣場八成以上的目光,听到陳君的名字自然所有人都一靜。

    “同組者︰余有為、陳碩、銘也、游志坤……”

    一個個名字出現,所有人都齊齊一怔。

    “怎麼都是中州來的妖孽?”

    雖然現在剩下的人中大半都是中州修士,但這比例也太高了!

    一組十人,除了陳君之外,竟然都是中州修士!

    而且,這一個個都是有赫赫威名的妖孽天才,基本上全都是大家族子弟,無一不是有顯赫戰績的!

    “齊聲橫跨兩個境界斬殺過魔門修士,有榮謀郡國年輕一代第一人之稱!”

    “銘也一人橫掃惡狼谷,一點也不差啊!”

    “陳碩也是恐怖的天才……”眾人議論紛紛,這抽簽要是沒鬼就真的怪了!

    而听到自己的名字,同組人也都眉頭緊皺。

    “憑什麼?”有人小聲嘟囔。

    “他們的晉級那麼輕松,我為什麼要被分在這組?”

    現在誰還不知道陳君光靠靈力質量就能碾壓一眾人!

    實際上這分組簡直要了郡國王的老命了,在一幫不能得罪的人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九個能得罪的人!

    另一邊高台上的美婦點點頭。

    這個郡國王很好!

    嗯……給他什麼獎勵?

    邊想著手中一物出現,一閃進入自己佷兒的衣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