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震動一州

    進行到現在為止,足足數百人,還沒有任何一人與震身石的共鳴之中能夠發出如此恢宏的巨響!

    “道音之鳴?!這怎麼可能!”

    別說是東洲這一州之地的人了,就連那些上等宗門的長老都全部愣住了!

    這一聲轟鳴巨響,除了驚人的聲音之外,更令他們驚訝的是那居然是道則之鳴!

    “禮樂之音?天地之賀?!”

    有人甚至失聲驚叫,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簡直不可思議!

    這並非單純的震動,是根基無瑕波動出的音波,與天地相合!

    這樣的聲音,可以稱作天地慶賀!因為與天地貼切!

    隆隆道音之聲響徹,咚咚咚地巨震不斷!

    一聲、二聲、三聲……

    轉眼間九聲響徹,聲聲如雷,每一聲的威勢竟然都比前一聲還要恐怖!

    第九聲仍未停止,甚至根本就沒有要停下的跡象!

    震身石咚得再次一聲巨響,聲浪席卷拍擊而出!

    咚!第十聲,仍然未停!

    此刻音浪如海,所有人都瞬間產生了一種置身汪洋的感覺。

    仿佛巨浪中的小舟,在這樣的音浪中隨時可能傾覆!

    咚!咚!

    第十二聲,道音隆隆,震徹人耳。

    此時恐怖的音浪一層又一層疊加,這每一聲震蕩都太恐怖了。

    每一聲震蕩到現在都仍然未消散,在後一層的震蕩之中,前一層疊加在一起,發出了恐怖道音!

    音浪幾乎在瞬間席卷整個東洲一州之地!

    這是道音,並非光憑借響度,而是因為道則的穿透力量無盡!

    幾乎整個東洲,一州之地無數人听到了這樣驚天動地的聲響!

    台下已經有不堪的被這樣的引動震得口中吐血,他們的根基甚至連這樣的音波都無法承受!

    一個個目瞪口呆,看著高台上的陳君說不出話來。

    十二聲,如此宏偉!

    浩瀚博大的氣息席卷。

    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十二聲遠勝過于聖言!

    差的太多!

    螢火之光與日月相比一般!

    高台之上的美婦完全傻了,愣在原地。

    手中的靈術涌動,僵在了手里一臉呆滯。

    她滿心不解,這怎麼可能!

    癱坐在椅子上,完全愣住了,本來想第一階段抽上一個巴掌讓他直接廢掉,她哪曾想過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此時原本趾高氣昂的中州才俊們更是一臉呆滯完全傻了。

    怎麼可能,竟然碾壓于聖言?

    一個個像是吃了死蒼蠅般難堪,這太令他們難以接受了!

    一個個哭喪著臉,羞憤無比,想到之前所說就覺得一陣難堪!

    “我他媽的……”有人抽了自己一耳光,不相信這是真的,覺得自己在做夢!

    咚!第十三聲!

    此時遙遠的北州考核場所,有數位長老都同時感應到,抬頭望向了東洲的方向。

    “沒听錯嗎?”

    “什麼樣的道音波動,傳遞到了這里?”

    “什麼人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音聲如雷,震徹一州,這是聖人之資!”

    “東洲又出絕世妖孽了不成?!”

    “難以想象!哪怕其他方面有些問題,光這根基恐怕就有宗門願意收入!”一個個議論紛紛震撼不已。

    而此時,高台之上,聲音依然未停!

    第十四聲!咚!

    此時台下一眾人已經需要各族長老護住才不至于被引動氣血!

    一個個面露震撼,感覺被刷新了三觀。

    第十五聲!隆隆響徹,光華沖霄!

    直到此時,陳君隱隱感覺有些無法掌控了。

    這樣的律動與根基震蕩,再震動下去,恐怕要震裂自己的根基!

    他剛準備收力,停止流轉,卻突然听見一聲輕響。

    震身石 嚓一聲輕響,從第一絲裂紋開始迅速擴散。

    接著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功夫,整個震身石砰地一聲,碎了!

    道音的響徹沒有完,震身石就碎了!

    眼前所有人一臉呆滯,從來沒曾听說過還有這樣的事情!

    “震身石,碎了?!”

    “從來沒曾見過!”

    此時那個侍衛緩緩起身,看著眼前有些傻眼,這怎麼記錄?

    十五級上品?不,還不止!

    他不禁在腦海中思索,十五級是什麼級別?

    沒曾見過,沒曾听說過,自己主持過數次郡國大會,從來沒遇見過!

    別說十五級了,十二級以上這還是第一次!

    陳君也有些愣神。

    好家伙,原本自己極限也就是十六聲。

    結果震身石碎裂,在他們眼中自己豈不是莫測高深?

    果然,一個人想要裝逼,全世界都會給你讓路。

    逼帝誠不我欺。

    他摸摸下巴,看了看高台。

    此時一眾長老全都呆滯,他們見多識廣也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象。

    好半天才緩緩回過神來,心中震撼,都在思索︰“只要靈術方面稍有些天賦,宗門應該就可以給他發出邀請了……”

    這樣的根基不知道要修行多久修行多少遍,這個少年的道心完全得到了他們的認可!

    “如此恐怖的毅力!”

    “我說怎麼八年換血境,後面卻修行如此迅猛,原來是厚積薄發!”

    有長老感嘆,畢竟陳君的資料看起來實在不正常。

    “原來如此!”

    “如此堅定的道心!一個少年就能如此,實在不凡!”

    什麼少年能一直壓制境界壓制八年?就為了不斷夯實根基?

    太難太難了!

    少年時正是頑劣的年紀,又是愛出風頭的年紀。

    如此壓制,實在不凡。

    有這份道心和毅力,只要悟性與天賦不是太差,值得自家宗門一個位置!

    听著高台上眾人的感慨,這些長老的贊嘆。

    陳君有些不好意思。

    道心?毅力?

    不好意思,我只是個掛逼而已嘛。

    體聖的傳承,再加億點點運氣,又加了億點點屬性。

    僅此而已。

    七宗的長老們此時雖然比大多數人平靜但也有些驚詫。

    “如果擂台賽能拿前八,倒是應當給他個名額。”生死門的長老思索著。

    “唯一的問題是,他在這道心上花費了多大的功夫。”

    “再看看!是個好苗子,但這個苗能不能長起來,還是說最終也只能是苗,還要再看看。”

    此時唯有闡天宗的趙少石似乎隱約想起了什麼,他面色陰晴不定。

    周邊這些長老只知道這少年根基無瑕是個好苗子,但他們沒想過更深層次。

    “三皇子震怒,要得罪三皇子嗎?”

    七宗自然不怕皇室,更不怕三皇子,可他猶豫了。

    此刻同為闡天宗的長老的古海琳若有所思。

    “原來如此,看起來是霸體或者極道體。

    可惜啊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