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聲如雷鳴

    此時全場寂寂,一個個心中無奈。

    七級根基以往每次大比都不多,這等于要這一項直接淘汰掉一半以上的人。

    都是少年時開始修行,貪玩的年紀誰沒走個彎路?

    道心和毅力,必然是大多數人欠缺的。

    大比的第一步,測的就是道心和毅力!

    非道心堅定,非毅力出眾,根基必然有缺!

    此時琴泉郡的這些侍衛開始分別安排人群,這個郡國王知道這些大宗長老們不想浪費時間,因此各種儀式客套話等全部省略,直接開始測試!

    人群排出十三條隊伍,按照國別分。

    依次上前,到高台的幾座震身石檢測根基!

    巨石靜靜地矗立在高台上,隊伍的人依次按照順序。

    侍衛充當工作人員的角色高喊︰“第一位,林入境!”

    一個少年上前,走路時腿都在打顫。

    走上高台,周身靈力涌動與震身石發生共鳴,巨石出現了咚咚地巨響。

    光華璀璨直射天際,不過六聲巨響之後消失,光華瞬間內斂。

    “根基程度,六級下品!不合格,逐出!”

    少年一臉絕望,听到這話幾乎瞬間癱倒在地上!

    這,好不容易得到的名額,一身本事還沒來得及施展,居然就要被逐出了!

    兩個護衛瞬間架著直接扔了出去,這人還仍然在愣神中。

    “第二位,周光月!”

    依然是共鳴,巨石再次發出咚咚咚地巨響,光華璀璨照耀,七聲之後消失。

    “根基程度,七級中品,合格!”

    “第三位,隋富二!”

    人群依次進行,一個又一個測試完畢,整體的通過率還不到一半。

    一個個被淘汰,逐出了廣場,整個廣場很快就少了許多人。

    不斷進行之中,出現的最高才八級下品,這讓各大頂尖宗門長老都不禁搖頭︰“東洲果然荒涼,太差了!”

    “恐怕不會出現任何一個人有資格入我宗!”

    議論之中繼續進行︰“下一位,牟定!”

    一個尖嘴猴腮的青年快步走上,靈力涌動與巨石共鳴。

    這一次巨石發出了低沉的一聲悶響,光華甚至都沒有射出!

    “根基程度一級中品,不合格!”

    “廢物,用透支潛力類的丹藥了!”人群瞬間冷哼,相當不齒。

    “也可能是速成類的類似魔功的功法!”

    “這種人也有臉來?”

    听著周邊議論這人滿臉尷尬,而就在準備連忙走下台來的時候,一只巨手的虛影從天而降!

    砰得一巴掌,這個青年被直接扇飛,整個頭差點被扇掉!

    一道清冷的聲音自高台傳來︰“我這人平生最恨投機取巧,以透支類或者功法求取速成境界,心術不正,該罰!”

    這是天復宗的長老,半步人皇。

    同時,也是段王的正妻!

    此時嘴邊閃過一絲淡淡的冷意,眼神撇過陳君。

    “你廢了我兒真是找死!段崇正那個老王八怕陳修,我可不怕!”

    女性通常要比男性偏激很多,這一次天復宗本不該是她前來,但她特意要求前往東洲。

    原本準備直接廢掉陳君,但一直沒有機會。

    眼下又直接到了大比,她需要找個借口出手!

    依照從天機閣得到的消息,這個少年前期只是普通天才,八年換血境。

    可就幾個月之前突然搖身一變成了超級妖孽,短短數月已經脫胎境六重天。

    你沒吃透支極限潛力類的藥物?可能性太低了!

    等一下我一巴掌拍出,假裝失手,直接將你擊殺!

    陳修那老匹夫活著又如何!

    你要為一個不知道跨了多少代的後人與我宗為敵?!

    段崇正也真是個廢物!兒子被廢屁都不敢放!

    我早晚要綠了你!

    這話出口人群瞬間一陣騷動,有人簡直感覺要嚇尿了褲子了!

    他同樣以投機取巧的手段才有現在的進境,自然心中惶恐無比。

    短暫的騷亂之後,既然繼續進行檢測。

    陳君前方的隊伍,一個個進行,半數人沒有達到要求,很快又有人因為根基極差被這尊長老一巴掌拍飛!

    很快到了于聖言,所有人目光聚集!

    這個面相儒雅的少年緩步走上高台,微笑著看向頂尖宗門的長老們。

    “至少十一聲!”人群在議論。

    “我賭十三聲!你們根本不知道聖言兄多強!”

    震身石靠身軀引動共鳴,越往後要響起每一聲都越困難!

    十三聲,整個東洲大比的歷史上都從未出現過!

    “東洲的鄉下人,好好睜眼看著!開開眼界!”于聖言的追隨者譏笑道,眼神中帶著狂熱。

    眾人的注目之中,于聖言周身靈力涌動。

    震身石怦然爆發出恐怖威勢!

    音聲響徹,天地隆隆!

    咚!這一刻無數人只感覺聲音仿佛引動了自己心髒的跳動!

    咚!音聲仿佛出現了實質性的音浪!

    咚咚咚!轉眼間已經九聲,而且聲勢恐怖,余韻綿長!

    咚!第十聲,中州天才幾乎沸騰,陷入狂熱!

    這代表了他們的臉面,我中州都是妖孽!

    咚!第十一聲依然如此清晰有力!

    “破紀錄了!”

    “龍氣洗練的根基果然恐怖!”

    此時高台上的于聖言只感覺震身石的震蕩越發驚人,身軀呈現出了要無法掌控的局面。

    咚!又是一聲。

    然而這一聲再起,高台山他一聲悶哼。

    “不行,極限了!”他已經察覺到,自己的根基根本不足以再支持震身石完整的響出第十二聲!

    人群一靜,感覺可惜。

    然而接著就是沸騰。

    “破紀錄!十二聲!”雖然是半聲,但誰會在意呢?

    “看清了嗎!這就是我中州的妖孽!”台下的追隨者狂熱,喊道。

    高台上,于聖言同樣頗為自傲。

    他看向陳君,意思是︰做我的追隨者,是你的榮耀!

    此時陳君心里就只有一個感受︰“這中二病都晚期了吧?”

    各宗長老都在暗暗點頭︰“很不錯,天資天賦都是絕佳,還有這樣的道心與毅力,根基基本無暇,很好!”

    “我見過他出手,很不錯,這于聖言我宗勢在必得!”

    震動過後,很快平靜下來,人群繼續依次進行,再沒有出現什麼天才。

    人群依然沉浸在于聖言的十二聲中。

    直到又一個名字出現︰“下一位,東海郡陳家陳君!”

    緩緩走上高台,周身靈力涌動。

    此時所有目光聚集,東洲眾人眼中全是期待。

    “能不能達標都是個問題!”有人冷哼,之前被陳君一字喝得重傷心中憤憤,自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可別不給我機會在擂台上擊垮你啊……”有人負手而立,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于聖言顯得漫不經心︰“應當不會比我差太多,不然就算是為了結交三皇子,我也不願意收入麾下!”

    周邊議論之中陳君道胎震蕩,巨石在一瞬間仿佛受到了某種刺激!

    所有人的注目中,巨石旁邊的工作人員只感覺龐然巨力涌動。

    他砰地一聲瞬間倒飛出去,體內氣血翻涌,看著眼前滿眼不可思議!

    人群中有人呼喝,沒有看清發生了什麼就看到護衛直接倒飛了︰“你干什麼!”

    這人砰地一聲砸在地上,大口鮮血咳出,他伸出手︰“不……不是他!”

    他當然察覺到了,那是震身石發出的恐怖震蕩,是某些極深層次的共鳴帶來的恐怖震蕩!

    話語出口,根本也不需要他說了。

    這一刻震身石轟鳴巨震,音聲如雷!

    道音隆隆成型!

    這一聲巨響仿佛來自天地初開,瞬間傳遞出恐怖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