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天魔教宗

    此刻腦海地圖內,還有兩個名字。

    一個叫做季弘暗,據陳君所知是天魔門中興師祖,五千年前的半步人皇。

    點擊這個名字,天地間力量蜂擁,接著殘念亡魂聚集然後破碎,哪怕是半步人皇死後殘念力量也無法支撐片刻。

    腦海中看了看這人的物品,乏善可陳。

    點擊另外一個名字。周付!

    天地力量卷積而來,恐怖的聲勢讓陳君都一怔,這樣浩瀚的碎片規則聚集只在體聖、衍皇這樣的大人物身上見過!

    這個叫做周付的果然不一般!

    人影凝聚,一身黑袍遮掩下看不清面容,只能看得出年紀似乎不大。

    在凝聚成型的瞬間,這人直接跪了下來。

    “教宗周付參見天魔大人!”

    他口中高呼,以為自己被復活了!

    此刻眼中是熾熱的光華,看向陳君仿佛在看神明,整個人都似乎進入了極其癲狂的狀態。

    這可是復活!

    哪怕人皇才能活七千年,成聖也不過萬載,但是自己得到天魔恩賜居然能夠復活!

    這一刻,他甚至毫不猶豫要獻出所有!

    而听到這人的話此時陳君才明白過來,天魔門並非門派,而是宗教!

    天魔上人只是被傳教者罷了,在大夏東洲建立了天魔門。

    眼前這個人,是天魔教派教宗!

    以此推測可以得知,天魔教派恐怕還不止這一處,其他皇朝很可能也有潛藏,只不過作為邪教魔門,一直未被發現而已。

    那豈不是說……在他眼里,我乃天魔?

    邊想著陳君立馬流轉了法門身死。

    這一刻氣息全無。

    他要偽裝,不然被這人看出來自己區區脫胎境,肯定很快就能反應過來了。

    他淡淡地開口︰“本座的降臨出了點差錯,附身在這小子身上,現在只能暫時讓你神識歸位,還不能完全將你復活。”

    話語中有佛門六字真言的意蘊流轉,不然以自己的境界說這話一定會被看破。

    哪怕這只是個虛影殘念,但前世的見識在,陳君不能有分毫差錯。

    听到這話天魔教宗一愣,接著也很快反應過來。

    自己現在似乎只是淺淡的虛影,還未被復活。

    但他絲毫沒有懷疑,因為哪怕只是重聚自己神識的手段都驚世駭俗!

    他心中默默自語︰“我見識過準帝出手,都沒有這種恐怖手段,天魔大人果然無上!”

    再看天魔大人,氣息全無,這種手段聞所未聞!

    開口的話語間有淡淡佛韻,顯然是已經化佛為己用了!

    心中沒有絲毫懷疑,就這兩件手段,就足以證明眼前就是天魔大人!

    陳君看著這人的眼神,知道他多半已經對自己沒有多少戒備了。

    再次淡淡地開口︰“我的降臨出了點差錯,需要找出問題,將你的傳道等東西統統交予我,我要看看問題在哪里。”

    實際上可以靠系統兌換,但是陳君剛才看了一眼。

    光是關于天魔的一般資料就要500能量,更不用說別的了,自己能白白騙到的話等于省了上萬能量。

    周付跪拜點頭︰“是!”

    接著他殘念力量凝聚,將手中的所有東西演化。

    從他傳道開始,一直到死亡,中間從所謂的天魔那里得到的東西等等。

    此時陳君才知道,周付居然是三萬年前死亡的人了。

    而天魔上人只是在周付建教宗的地方意外找到了流落的法門並以此為根基慢慢建立發展起來的。

    祭壇實際上已經很少動用,之所以沒有毀掉,是因為毀不掉。

    在周付的陳述中,他將信仰的種子灑遍了大陸各個皇朝。

    “我在大陸西方的許多皇朝都建立了雄厚的天魔根基!”

    “看來你發展信徒做的不錯,”陳君話語中流露出淡淡的贊賞,“能讓我降臨,顯然你做了不少貢獻,本座不會虧待你的。”

    “多謝天魔大人!”

    就這麼給周付畫著大餅,他一五一十將所有事情都交代了個清除。

    陳君假裝沉思,半晌後默默開口︰“看來是因為教眾後期的發展導致教義變化,因此我的降臨才出現了一點問題。”

    反正就是胡扯,實際上他假裝沉思的時候在研究這個祭壇。

    按照周付所說,這祭壇自己當初只建到了一半,但是這一半足夠陳君應對眼下的情況了。

    而他的腦海里,現在也出現了祭壇繼續擴建深化的方法。

    一邊想著念頭一動,祭壇發出了嗡嗡的微弱波動,看到這一幕的周付更放心了。

    這鐵定是天魔大人!

    不然,何人能就這麼催動祭壇?

    陳君淡淡開口︰“好了,本座還要做些事情,你先散去,等我將你復活!”

    他一邊說著揮散了周付的亡魂殘念。

    直到最後一刻,周付還在高聲叫著︰“天魔大人,萬壽永昌!”

    另一邊陳君嘗試了幾次,現在這祭壇只有兩個功能,一個是獻祭,一個是傳送。

    按照周付所說,這傳送原本應該是跨越無盡時空的恐怖傳送,但他得到天魔大人指點自身卻實在實力有限,直到臨死也只能做到一半。

    這倒是正好符合陳君的要求。

    “要是做完整了直接把食鐵獸傳送到天魔眼前可就鬧大笑話了……”

    邊想著根據腦海中的法門直接兌換過來對祭壇進行了一點修改。

    另一邊,已經讓林疏影想辦法將其他人皇引來。

    忙了半晌完成了所有的準備動作,此時食鐵獸也接近虛脫,馬上就要跑不動了。

    北匈的人皇在後面追,心中冷哼︰“要不是獸就是獸,現在這種時候居然想的是回自己的老窩避難?可笑!”

    愚蠢的食鐵獸啊!

    你回天魔宗有什麼用?就算天魔宗開宗之主復活,我都一巴掌能拍死他!

    ……

    此刻,某個不知名地點。

    一個巍峨存在睜眼,聲音慍怒開口︰“有人要截取我信仰之力!是哪個禿驢或道士?!找死!”

    他明顯感覺到,自己布下的某處信仰被人修改了!

    心中大怒,然而看了看周邊。

    一個個神源中,有身影,都眼眸緊閉。

    而他自己也同樣處在某處神源里,不到時間不能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