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一語要驚人

    林疏影看著這個名字,心聲中出現了久違的笑意和安心。

    【古海琳!】

    皇朝七宗之一,闡天宗人皇!當朝最年輕的人皇!

    【古姐姐這一世還會是我的師傅嗎?】

    林疏影是想按照前世的歷史走勢進行的,可是現在看上去許多事情都會發生改變,自己還能不能成為古姐姐的弟子要打一個問號。

    【如果沒有古姐姐,那一劫我該如何過呢?】

    【或許……陳君?】

    【哎呀,我想什麼呢,根本不可能。】

    林疏影的心聲在猶豫,躊躇著是否提前接觸前世的師傅,擔心某些歷史更改,自己無力抗衡。

    另一邊的陳君此時完全沒有心情听林疏影的心聲。

    他不斷地與食鐵獸進行遠程溝通,指揮食鐵獸躲避。

    “這麼下去真的要讓它藏到家族地底讓看看天則能不能掩蓋它的氣息了。”

    按理說自己是個人形反雷達裝置,氣息完全消散哪怕人皇都無從察覺,但這食鐵獸幼崽都太大了,哪怕陳君膨脹十倍身軀都藏不住它。

    “往西南方位躲避……你找個機會選擇一隊人馬作為突破口離開……”

    “現在沒有人皇的方位坐標,114,102、117.9,113.2……”

    萬幸天機閣並不歸屬任何皇朝,不必擔心被出賣,不然陳君也得不到這些人皇們的最新動態消息。

    另外他每次都不是自己出面,同時又有天機遮掩,這才敢放心。

    ……

    此刻東洲澤河郡,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在虛空中急速前行,眼神四散,看向各處,不斷地掃視著。

    “想我堂堂人皇,居然要這麼鬼鬼祟祟!哎!”

    人影嘆氣,但是沒有辦法,他是北匈的人皇,之前隨著大軍潛藏在大夏皇朝。

    這次得到食鐵獸出沒的消息,北匈猶豫了許久,還是決定讓他前來嘗試一下。

    “暴露的話我北匈的大計就功虧一簣,可是不暴露的話,要搶在那些人皇之前抓住這頭食鐵獸難度幾乎不可能。”

    只能踫運氣,他也很無奈。

    食鐵獸讓北匈願意冒一點風險,但就這麼一點。

    畢竟跨過億人坑謀劃了這麼久,如果為了一只食鐵獸消息敗露,太得不償失了。

    一邊想著繼續急速前行,當走到某一棵金絲竹的時候他突然身形一頓。

    “嗯?什麼氣息彌留?”

    他使勁地修了修,腦海中法門流轉,很快根據氣息勾畫推演,接著整個人臉上出現狂喜的神色!

    “竟……竟如此好運?”

    他一時間都有些不敢相信,接下來不敢有絲毫懈怠,整個人周身氣息澎湃,大道力量加持循著氣息急速奔行!

    小心翼翼地躲避著人皇追捕的食鐵獸嚼爛了口中的金絲竹,心滿意足地咽了下去。

    接著下一刻,屬于他本能的驚人直覺涌來。

    危險!是要抓捕自己的人!

    “嗷嗚!主人……!”心靈傳音,極遠地進行溝通,與陳君嘗試對話。

    壯碩的身軀撒丫子狂奔了起來,身形如此巨大但擁有驚人的靈活。

    而且每一步跨出都直接將空間寸寸斷裂,一腳踏下就是下一個空間!

    然而身後,北匈人皇速度更快!……

    此刻,感應到食鐵獸並不清晰的呼喚,陳君瞬間心中一沉。

    他已經瞬間明白,有其他皇朝的人皇偷偷潛來,要抓食鐵獸!

    明面上的九尊人皇的方位全部避開,而且距離上差得遠,然而食鐵獸還是被人發現,顯然是其他皇朝的人皇了。

    天機閣之前就已經有消息,有兩個其他皇朝的人皇偷偷潛入,消息果然不假!

    “不行!我得去找食鐵獸!”

    騰地一聲從苦修中掙脫出來,陳君離開陳家大陣並沒有手段抗衡人皇,但也決不能眼睜睜看著食鐵獸就這被人制住!

    一個毛茸茸的大熊貓白白送人?做不到!

    前世作為一個華夏國人,最大的夢想就是每天騎著大熊貓去上班。

    現在有人要撕毀我的夢想,不行!

    這猛一起身嚇了雲想裳和林疏影一跳。

    陳君急忙向外,林疏影反應很快,已經猜到了是什麼事情。

    “我和你一起!”

    【說不定還能求師傅幫陳君一次……】

    當然,林疏影毫無把握,畢竟這一世她和師傅還未見過面。

    上一世師傅對自己很好,但現在呢?

    兩人都不認識,看起來要讓一個人皇幫自己顯然是無稽之談,但總歸有那麼一丁點希望。

    陳君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

    雲想裳撇著嘴,但她很知趣,看到陳君的樣子也知道肯定不是小事,因此沒有說話。

    陳君和林疏影並行,急速遁出。

    一出家族大門,眼前是密密麻麻的人影。

    都是青年,一眼望過去,這里聚集了數百人都不止!

    一個個全是來找陳君的,許多人在門外都等了十數日了,就為了搶在所有人前面給三皇子表忠心,希望能成為三皇子麾下一員。

    此刻所有人百無聊賴,卻突然看到陳君走出,全都愣了下。

    接著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了。

    “哈哈哈哈縮頭烏龜,終于敢出來了嗎!”

    “等了這麼久,終于啊!”

    “修過王八決吧,居然能忍到現在。”許多人冷哼,心中不屑。

    “現在給你個機會,入我麾下,他們沒人敢踫你!”有人杰高聲說道,語氣霸道,仿佛追隨他是一樁天大的好事!

    听著周邊的叫囂陳君沒有心情去一一教訓,這些人也實在不配。

    與食鐵獸相比,這點小魚小蝦的甚至都不值得自己出手。

    他並不清楚人皇的手段是否可以強行控制食鐵獸。

    如果真的可以,自己現在第二大的依仗就此消失,他怎麼都不能接受。

    這可是萬年都見不到一只的食鐵獸,成年即是人皇層次,怎麼可能拱手讓人!

    此刻人群依然在叫囂。

    “也不欺負你,就一對一,讓你挑對手!”

    “快決定吧,我的耐性有限,主動加入我的麾下,或者讓我打到你加入!”

    “不要想逃!”

    已經有人聯手,手中靈力涌動,以合力之術立上一道幕牆,防止陳君逃走。

    面對眾人陳君輕輕嘆了口氣。

    有時候這幫傻子挺可樂的,看著都覺得搞笑,但有時候這幫傻子怎麼就這麼煩人呢?

    看向周邊,他面色冷漠,周身靈力涌動,接著口中隆隆道音喝出。

    “滾!”

    規則符文橫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