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做個廢人

    聲音平淡又冷漠,帶著高高在上的意味。

    這一刻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的瞬間,一股恐怖力量自地底轟然爆裂!

    蘊力澎湃,每一縷都有萬鈞之重!

    激射而出,仿佛要開天裂地,就這麼橫擊,天地震蕩!

    這樣的威壓一瞬間甚至讓段民生不出反抗之心!

    這是何其恐怖的力量?只在段王身上見過!

    可是,一個小小的陳家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他大吼一聲瞬間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手中巨斧瘋狂顫抖洶涌的力量澎湃涌動進入,他從未搏命到這樣的地步!

    巨斧之上浮現絲絲淺淡文字,這一刻生死危機之下他竟然瞬間完成了一絲明悟突破!

    然而來不及狂喜了,靈術進階的喜悅轉瞬就被恐懼取代。

    下一刻蘊力碾壓而來,他爆喝一聲劈下!

    空間寸寸斷裂,淺淡文字汲取著力量竟然在深化!

    然而只持續了不過半瞬,斧影被直接沖碎,蘊力勢如破竹,仿佛視若無物,轟然撞上了他的身軀!

    甲冑破碎的聲音響起,段民只感覺一擊之下生命力在急劇流失。

    這是怎樣的力量?必然是人皇!

    這一刻體內生機幾乎被盡皆摧毀,一擊之下他整個身軀內部都被沖擊力撞碎。

    現在只有一個人形罷了,內里已經廢掉。

    而且道韻入體,在侵蝕,哪怕有寶藥在都救不回來了!

    此刻癱在地上,滿眼的不敢相信與不能接受,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死在一個小小的東洲一等家族中。

    “小小人王。”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不屑,意蘊流轉,隆隆震蕩,整個空間音波彌散。

    此時整個陳家都忍不住跪拜。

    “是老祖宗!老祖宗又出手了!”

    所有人都自然想起了數月前家族面臨大敵要被亡族時地底曾傳出的波動!

    必然是老祖宗才有這樣的實力,是老祖宗又出手了!

    上一次實際上只是一縷力量傳遞而出,根本沒听過聲音,後來整個家族又進行了百般嘗試,都沒能再得到什麼信息。

    因此之前只以為可能是老祖宗留下的隱秘手段應激激發,而且極大概率是一次性的。

    這次段元昊找上門來逼退婚大長老就又嘗試過能不能和地底存在溝通,結果發現根本不行,因此已經篤定只是種面對滅族大禍時的一次性手段。

    此時誰都想不到,老祖宗竟然真的還活著!

    陳家眾人此時激動到渾身顫抖,一個個怎麼都想不到事情居然出現這樣的轉機!

    誰也沒注意到陳君周身嗡鳴,與地底蘊力不斷共鳴,引動。

    之前他第一次運轉時最多只能擊出三擊,而現在境界比當初高了兩層,又有了體聖法門將身軀打造無瑕。

    現在他的軀體已經能夠承受蘊力的共鳴,在陳家範圍內真正可以匹敵人皇!

    這大陣當時陳修就說過,力敵人皇都無礙,擊殺一個小小的人王自然再輕松不過了。

    而那個蒼老的聲音,只是陳君以六字真言化形模擬罷了。

    音嘯類靈術多半都有模仿的效果,但是高層次修士話語中的意蘊不是一般靈術能夠模仿,也只有六字真言這種層次的大成之後才能做到了。

    何況陳修當年是人皇,普通的模仿漏洞百出,會被人笑掉大牙。

    也只有陳君將六字真言這一字密加點到大成之後才敢如此!

    在之前听到林疏影的心聲的時候陳君就已經在思索了,如何才能完全解決這件事情。

    靠著食鐵獸殺死二人肯定不行。

    靠著州王,州王也未必願意保自己,何況州王只是半步人皇,對于段王府王爺來說不過爾爾。

    遍尋腦海無果,陳君自然想到了老祖陳修!

    這是當初整個皇朝擁有赫赫威名的大能,而且關于老祖的許多事情都很神秘,關于他如何死亡以及是否真的死亡甚至都沒有明確記載,偽裝成老祖是個絕佳選擇!

    此刻一擊得手,又有威嚴聲音偽裝成功,陳君轉身看向了段元昊。

    這人十分不堪,眼睜睜看著段民死亡恐懼到了直接嚇尿了褲子。

    此時下身瀝瀝拉拉,陣陣惡臭襲來,他惶恐無比。

    早知道陳家有人皇在,給他一萬個膽子他也不敢來!

    想也沒想,撲通一聲直接跪在地上,整個人嚇得身體瑟瑟發抖︰“前輩饒命!前輩饒命!”

    他砰砰砰開始磕頭,對著那個方向,很快咳得頭破血流。

    整個人因為恐懼不住地顫抖著,屎尿並流,甚至都有些要瘋掉了。

    要讓父親知道自己惹怒了一尊人皇,自己會是如何下場?

    “求前輩饒命!求前輩饒命!我錯了!我錯了!”

    砰砰砰的聲響听得人心頭都一震!

    他不停地嘴中苦苦哀求,甚至轉向了陳君︰“我錯了!放過我!放過我吧!”

    在他看來,陳家這個老祖似乎是為陳君出手的,求陳君好像有一線生機!

    然而下一刻還沒來得及再說什麼地底聲音響起。

    “小小螞蟻,沒有資格求我。”

    蒼老的聲音從地底傳出,一句話夾雜著隆隆威壓,規則文字吐出,自地底激射而去!

    這一刻段元昊徹底絕望,就只是一句話輕吐他就根本抵擋不住!

    不……不!我不能死在這里啊!

    此時絕望之下甚至放棄了抵抗,然而文字壓制的同時,他身上攜帶的玉佩突然碎裂,一道光幕將他籠罩包裹。

    文字轟然撞上光幕,恐怖的沖擊下段元昊大口鮮血吐出,只感覺五髒六腑盡皆碎裂,但還是保下了命。

    陳君依然面色平淡,這人有保命手段在他的預料之中。

    段元昊是段王最寵溺的孩子,不可能只有一個初入人王跟隨,果然還有手段,這玉佩顯然應激激發。

    邊想著念頭一動,又一縷蘊力轟出!

    他要以強橫的沖擊力,將這人根基廢掉!

    斬草不除根可以,而且這本來也在陳君的計算內,因為自己需要一個人傳遞出陳家老祖還活著的消息!

    光是陳家的人自吹自擂,不會有人相信的。

    而傳遞出這個消息的人選,段元昊再合適不過。

    但是,他必須以廢人的身份,傳遞出這個消息!

    蘊力流轉,只用來沖擊,要將段元昊根基層層震碎,道韻折磨,永無修復的可能!

    陳君相信,對這樣的紈褲子弟來說,這比殺了他更難受!

    “做個廢人吧!”陳君臉色冷漠平淡。

    (換封面了,各位感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