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區區人王也敢放肆

    他看向了身後的人王,心中大定。

    陳家最強的就一個半步人王,听說實力出群,但也最多抗衡初入人王片刻而已,怎麼和擁有裂空斧的民叔斗?

    而且,你敢嗎!

    你敢出手,我就讓父親直接滅你陳家!

    當年你陳家從皇朝一等家族破落到現在這程度,你應該已經沒種去做什麼了!

    此刻眼神陰毒無比︰“好啊,這就是陳家的待客之道嗎!”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了,別怪我撕破臉皮!

    你如果剛才放水,自認不敵,讓我在林疏影面前樹立起形象,我還能饒你一命!

    現在你竟然駁了我的面子!那你只能去死了!

    他手輕輕一招,身後的人王半步跨出!

    陳君笑了︰“冠冕堂皇!你也配說大義?”

    他隆隆道音喝出,要徹底摧毀這人的道心!

    找上家門逼我毀婚,你也敢說什麼待客之道?

    我qnmd!

    “與我正面為敵連我一合之敵都不是!你算什麼東西!”

    言語咄咄逼人,這尊人王的威壓根本就無視!

    “有種你當面擊敗我!摧垮我!不過靠著出身好,你還有什麼?!”

    聲勢駭人,令圍觀的陳家一眾人都忍不住要拍手叫好。

    這段元昊如此不堪,面對大少爺這麼廢物,也有臉待下去!

    而此刻段元昊身後的那尊人王一聲冷哼,瞬間將陳君的隆隆道音消散,雖然六字真言層次極高,但雙方境界差的太多了。

    段民手中橫出一掌,天地力量壓出!

    少主被如此羞辱,自己回了家族恐怕免不了要受罰!

    自己雖然是人王,但在段王府地位並不高,原因很簡單,靠著力量灌注強行突破人王的他沒有寸進一步的絲毫可能。

    因此他的地位實際上在段王府中還不如某些巔峰大賢。

    心中憤憤,看向陳君臉色冷漠無比。

    你這種小螞蟻難道看不清現實嗎?

    將你的道侶乖乖奉上,還能得到少主的友誼。

    結果居然膽敢如此,真是找死!

    這一擊,他要將陳君直接重傷,讓他從此只能任由少主宰割!

    掌影擊出,明明看上去緩慢無比,卻仿佛籠罩整個天地,陳君腦海中瞬間就涌起一股絕對逃無可逃的感覺。

    但他並沒有驚慌。

    腦海中念頭剛動,卻突然發現大長老已經搶在身前。

    一柄長刀出手,正是陳家的底蘊之一破天。

    在段元昊前來的第一時間大長老就已經做好了搏命的打算了。

    如果真的被人羞辱,真的被當眾逼著毀棄婚約,陳君恐怕這輩子都毀了!

    這是能將陳家重新帶回皇朝一等家族的天才,這是家族未來的希望,哪怕自己死亡,也不能讓陳君就這麼廢掉!

    此刻大長老真正起了搏命之心。

    一刀斬出直接將掌影轟然破碎!

    他橫刀立在陳君身前,傳音︰“走!藏起來,等到身成人皇,替我報仇!”

    一邊說著長刀直接斬出,破天的恐怖意蘊加持之下,讓他短暫擁有了抗衡人王的力量!

    這一刀凌冽到空間撕裂,一刀斬出天穹震顫!

    “你好大的膽子!”

    段元昊整個人完全愣住了,怎麼也想不到陳家這大長老居然敢出手!

    你就不怕被滅族嗎!

    你陳家已經沒有底蘊了,之所以還能存在下去,不過是中州雲家保你們而已,不然早就被曾經的大敵覆滅了!

    大長老輕嘆口氣︰“閣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林疏影天資再高,姿色再勝,你哪怕再仰慕,難道就逼到對方家族中必須要當眾毀約嗎?

    而且,陳君父親不過說了句話而已,就被一擊重傷垂死。

    一個家族,就不要臉面嗎!

    面對這一刀斬來段民面色微變,手中出現一柄巨斧,猛然一揮,斧身一震彌散出天地威壓,被這柄巨斧帶動橫擊。

    劃破空間,刀影與斧影轟然相撞!

    澎湃的力量涌動中,整個議事廳被瞬間摧毀,這里有大陣守護,然而余波都將大陣直接湮滅!

    大長老一聲悶哼,體內靈力亂竄,連退數步,感覺胸骨已經斷裂,一擊之下受傷!

    “小小的半步人王,靠這柄至寶有了人王的力量罷了!”

    段元昊心中大定,獰笑著退居段民身後︰“我給了你陳家機會,但你們不知道珍惜!”

    段民聞言手中巨斧再次斬出,斧身嗡嗡,閃爍出點點星辰力量,他輕輕向前一推。

    劃著優美的弧線,巨斧將空間寸寸斷裂。

    這是他的最強靈術,裂空斧!

    為了速戰速決,他已經燃燒了部分血軀!

    而且,這柄巨斧是自己立過一樁大功段王賞賜的,品階威能幾乎不弱于破天。

    大長老只感覺這一擊仿佛無可阻擋!明明看上去只有一點點靈力的催動,斧身斷裂空間的姿態卻如此恐怖!

    而且,每斷裂一寸空間,竟然都有微弱力量的加強!

    他強提一口氣大喝一聲手中的破天迎擊!

    靈力涌動整個人經脈都被撐裂,大長老感覺這輩子都沒流轉靈力到這種地步!

    破天綻放出盛烈的光華,空間意蘊流轉,長刀劈下!

    下一刻一個身影拋飛,哪怕是用盡了全力的大長老面對真正的人王底牌也依然無力!

    段元昊哈哈大笑,看著大長老的身影一陣快意。

    接著看向了陳君︰“因為你,你們陳家這次都得死!”

    他看見陳君似乎已經傻了,依然呆呆得站在原地。

    這話出口段民瞬間已經領會意圖,開口說道︰“陳家大長老襲殺段少爺,以下犯上,今日要你陳家滅族!”

    哪怕是這時候,也不忘編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手中巨斧向天空一拋,頃刻間放大上百倍,整個斧身此時都要將陳家覆蓋住了!

    他凝神,周身隆隆震蕩,體內靈力瘋狂奔涌。

    怒吼一聲,仿佛用盡了力氣,斧身重重砸落!

    並非斬落,而是以恐怖的意蘊力量橫砸下去,要將陳家摧毀!

    他冷笑著,心中涌現出一股欺負弱小的快意。

    乖乖獻上林疏影不就得了?找死!

    然而這一斧壓落的同時,笑容突然僵硬。

    這一刻猛然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意味,整個人瞬間汗毛倒豎!

    陳家突然響起一個蒼老無比的聲音,帶著冷漠的意味。

    “區區人王,也敢放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