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什麼不速之客

    听著林疏影的心聲陳君心中一驚。

    規則文字難以理解,更別說寫下。

    陳君的玄武術修行到圓滿,有一個規則符號,而這只是符號!是由規則意蘊顯化凝聚而來,歪歪扭扭,無從理解,只有相應的韻。

    而符號之上,才是文字。

    規則文字,才是對規則真正的描述,並非單純的符號這麼簡單!

    許多靈術都號稱圓滿後有規則符文,實際上只是符,而不是文。

    任何一個規則文字都堪稱恐怖,許多大能能夠應用一字,然而要做到完全理解卻差之千里,更別提寫下!

    什麼樣的信息居然需要這樣的記載?實在超出他的想象!

    此刻看著紙張,陳君心中巨震。

    他吃力地展開,看到這紙張上的信息瞬間一怔,接著臉上涌起了一陣喜色!

    “衍皇,推測遺失地,印婆皇朝,孟埋!”

    陳君轉瞬間就已經反應過來,所謂的死殿就是去尋死人機緣的,而這些層次極高的死去強者的相關信息記載只能記載到這樣的紙張上!

    “難怪我很少能看到相關死去絕世大能的信息……原來是尋常的典籍根本無法記錄下來,承受不了那些名字的力量!”

    陳君現在終于明白,為什麼翻遍了典籍,都找不到某些東西。

    強者的名字名號都有不俗力量,一般的紙張無法記錄記載。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宗門會沒落的原因,為什麼大陸上無數傳承斷絕的原因之一,很多東西沒有相應層次的承載物無法留存。

    “東海郡實在是個小地方,這樣想來那些大能的蹤跡只可能存在與皇朝七宗,東洲大比我必須離開這里了……”陳君暗暗說道。

    接著陳君向林疏影請教,在林疏影的所謂“不懂”中終于弄通了一些事。

    “這種層次的信息我哪里能知道?”

    【其實因為絕世大能都極大地汲取天地力量,當他們死亡力量反哺重歸天地,天地在抹除他們存在的痕跡,不以規則文字根本無法記下。】

    “別開玩笑了,我不過是個小小天才,哪里會清楚。”林疏影總覺得陳君似乎意有所指,自己好像被看穿了一樣。

    【這種抹除是最本質層次的抹除,漸漸所有人都會遺忘。】

    【等體聖的場域散去,數萬年後,體聖之名也不會有人記得了。】

    ……

    另一邊,三皇朝邊界的著名惡人之地,宮殿內的深處人影輕咦了兩聲︰“和尚死了?”

    外面的妖異少女一怔︰“區區大夏東洲,怎麼可能有人殺得了和尚!”

    “但他確實死了……”

    “我去尋他!”

    “不必,你與和尚差不多的實力,既然和尚可能死,你也可能死。”人影搖頭,“我辦事,不希望出現沒有把握的情況。”

    “那……和尚就白死了?”

    人影淡漠開口︰“再有月余,我就能將得到的兩頁法門推演到更深層次了,到時候一切無所遁形。

    誰殺得、怎麼殺的,都不可能瞞得過我,如果是那個少年所為,我親自去拿他!”

    他起了一點興趣,到他這個層次,能對某件事感興趣已經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了。

    ……

    此刻食鐵獸背上的陳君已經遙遙接近了家族領地。

    極遠的距離就能感受到一股強橫的力量彌散,絲毫沒有收斂的意味,就這麼大大咧咧,直接壓制了整個陳家!

    意蘊彌散,明顯來者不善,懷有極大的惡意。

    陳君拍了拍食鐵獸的腦袋。

    食鐵獸意會,將兩人放下,接著肥碩的身軀異常靈活得幾個閃動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君向前,往家族走去,遠遠就看到了有人在四處張望。

    這人四望之下很快看到了陳君,接著高聲叫道︰“大少爺!正找你呢!大長老說你先別回家族,有急事要你處理!”

    他遠遠地仿佛興高采烈,拉著陳君的手︰“走吧大少爺,我一路給你說著咱一路先往西去!”

    陳君聞言心中不禁一暖。

    大長老這是怕自己回來正撞上了段元昊,特意派人這麼遠阻攔自己,找借口讓自己遠離。

    大長老雖然實力非凡,見識廣博,但獨自面對貨真價實的人王一定也壓力極大,此刻居然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自己。

    邊想著陳君擺擺手︰“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必騙我了。”

    邊說著向前走去,這人連忙拉住陳君。

    “大少爺何必呢!”

    他心中焦急,現在整個家族以大少爺為榮,也知道這是未來家主,誰也不想看到那樣的畫面!

    如果被段元昊當眾逼著要求解除婚約那是多麼難堪的事情,而且,還免不了會被一番羞辱!

    這很可能成為一生最大的恥辱!

    哪個男人能忍受這樣的事情?

    欺負人欺負到家門上,騎在你的頭上!

    真的發生的話,恐怕日後陳君都永遠抬不起頭來!

    說不定整個人道心都被摧毀!

    “何必和那樣的紈褲子弟爭一時的意氣!大少爺,君子報仇百年不晚!”

    陳君仿佛沒有听見,腳步堅定向家族的方向行去。

    “大少爺,真的別去了!”這人苦苦哀求,“您父親就因為說了一句話,被那個人王一擊重傷,現在生死未卜!”

    他可以想象,陳君會是怎樣的下場。

    大少爺如此天資,很可能會被那個人王給廢掉根基!

    而听到這句話陳君心中騰得升起一股怒火。

    為人子,這種事如何能忍!

    這個出手的人王,必須死!

    ……

    此刻陳家的議事廳內,段元昊就這麼大搖大擺得端坐在主座,身後那個人王強者負手而立。

    他玩味得看了看在場一眾人。

    “這陳君還沒回來?我已經等待了足足三日了,要知道我的耐心很有限。”

    大長老賠著笑︰“他可能有些事情處理,段公子何必一直等呢。”

    段元昊冷哼一聲︰“說起來你也是大膽,如果沒有你,何來所謂婚書一說!”

    他不想說是婚約,只覺得陳家不過是下了聘書而已。

    “再給你陳家一日時間!沒有個交代的話……”

    此時,身後的人王突然身形一動。

    接著遙遙有聲音自外面響起,隆隆喝出傳來。

    “听說有不速之客前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