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佛門六字真言

    天地中一股浩瀚無比的氣息轟然降臨,速度快到了極點,恐怖的意蘊四散,滔天凶氣狂涌而來!

    食鐵獸嘶吼,威壓彌散一熊掌排除,遮天蔽日!

    從心靈感應中得到陳君的消息,它急速狂奔而來,終于在這一刻趕上!

    狂涌的力量瞬間讓酒殺和尚整個人都幾乎呆滯!

    這是什麼樣的恐怖力量?如此驚人,難以抵擋!

    他艱難轉身,強行聚力,口中道音喝出!

    這一次不再是壓落攻伐,而是要擾亂︰“苦海無涯,回頭是岸……貧僧,立即回頭!”

    身形一頓就要直接逃走,想要借助道音的一點力量連忙急速遠遁,哪有一點前輩高人的風範,樣子相當狼狽!

    然而道音隆隆也只是讓食鐵獸動作稍微停滯了一分。

    恐怖的威壓彌散,酒殺和尚只感覺仿佛陷入泥濘,只能與這一掌抗衡,連逃都做不到!

    這一掌緩慢無比,然而氣勢磅礡又恢弘到恐怖,自天穹出現直接遮蔽了天日!

    看上去緩慢,卻根本無法可逃!

    酒殺和尚周身怒氣大盛,手中出現一桿佛杖!

    “你別把佛爺我逼急了!”佛杖在瞬間爆發出勝烈過太陽的光華!

    他周身靈力澎湃,佛杖虛影大盛面對巨掌直沖而上!

    陳君冷哼︰“以卵擊石!”

    巨掌就這麼拍落,面對佛杖絲毫不曾有一絲動搖!

    壓落之中佛杖虛影只支撐了幾個瞬間就直接破碎,和尚的本命靈器本命靈術在食鐵獸這一掌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佛杖壓落,地面深陷,和尚被直接砸進了地底,深陷其中!

    【食鐵獸!】

    【這食鐵獸,似乎是陳君靈寵??】

    林疏影瞪大了眼楮,滿眼不可思議。

    此時深陷地底的和尚手中出現一枚丹藥,瞬間打入腹內,周身靈力澎湃燃燒,竟然重傷之下又有了一絲力量!

    地底下不斷地沖破土層前行,遁速極快!

    就一擊他就明白,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這只食鐵獸幼崽,有抗衡半步人皇的恐怖力量!

    只能跑!

    然而食鐵獸右腳輕輕一跺,山岳一般的力量重重地踏在地面上。

    天地震動,這一腳傳遞出的恐怖波動沿著堅硬的土地穿透了極遠的距離。

    亡命逃竄的和尚只感覺恐怖力量涌來,瞬間身形無法抑制地直接拋飛!

    砰地一聲穿透層層堅硬岩面,這一腳跺下去直接將和尚從地底跺了出來!

    巨掌再次出現,像是拍蒼蠅一般橫擊而出,身形拋飛中的和尚怒意沖霄︰“你別以為佛爺我就沒有點底牌手段!別欺人太甚!”

    口中道音隆隆,話語喝出拋飛中的和尚再次大口咳血,只感覺體內五髒六腑都因為這話而震蕩直接破碎,他口中咳出了片片內髒的碎片!

    剛才一掌就已經重傷了,靠著這枚夜用大人賞賜的丹藥才勉強又有了一絲力量。

    現在被一腳震散,哪里還能有什麼底牌。

    巨掌拍來,身體瞬間倒飛出去,這一掌下去,他感覺只差一線就會死亡了!

    心中苦澀無比,早知如此他哪里敢有分毫大意!

    看到這一幕的陳君終于完全放下心來。

    食鐵獸兩巴掌加上一腳,酒殺和尚徹底喪失戰斗能力了。

    他長舒一口氣,整個人身體一軟,完全趴在了林疏影身上。

    “有點舒服啊……”

    身下軟膩滑嫩,陳君前世還沒接觸過,一時間有些心神蕩漾。

    【陳君!!】

    林疏影無比想哭,自己與其他男性連肌膚之親都沒有過,卻又被陳君佔了便宜。

    【你還沒表白過呢!】

    【臭流氓啊!!】

    她掙扎著想要翻身,然而剛才食鐵獸無差別的威壓之下,現在哪里有力氣。

    只能就這麼被壓著,兩個身軀緊貼著。

    陳君好整以暇,半晌後才被林疏影從身體上抖下來,此時林疏影面色相當不善,臉色鐵青,心中傲嬌得生著氣。

    陳君相當有閑心逗逗這個和尚。

    “底牌呢?再不施展可就沒機會了啊。”

    和尚此時絕望無比,看著食鐵獸的身影,感覺這仿佛就是個魔王!

    他哪有什麼底牌,所謂的底牌在食鐵獸面前根本不堪一擊,之前不過是出言恐嚇,想要尋一個逃生的可能罷了。

    食鐵獸再次身處黑白相間的毛茸茸手掌,這次不是拍下,而是直接將和尚拎了起來,像是拎一個小雞仔一般。

    鮮血不停地向外滲出,和尚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

    他掙扎著,巨掌就那麼一點力量,可是他連抗衡這一點力量的能力都沒有了。

    “饒……繞我一命!我……我告訴你關于夜永的秘密!”和尚掙扎著說道,希望能得到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饒你不可能,但是你說出來,我可能讓你死得痛快一點。”

    和尚嘴角劃過絲絲苦笑,听到這話實際上也早已有所預料。

    這個少年不是一般少年,至少根本不會像一般的人那樣有婦人之仁。

    他絕望,從來沒想過居然會在這種偏僻的小地方陰溝翻船。

    自己應該跟著夜永大人君臨整個大陸的才對啊,自己居然死在了這樣一個小地方!

    食鐵獸此時憨憨的跑到陳君跟前,拎著和尚。

    “抖一抖。”

    食鐵獸圓腦袋點點頭,兩個大眼楮忽閃,用力地甩了甩。

    和尚身上掉落出數件東西,陳君將他的儲物戒指給收了下來,知道這里面寶貝必然不少。

    和尚拼命地掙扎,感覺無比憋屈。

    死亡也就罷了,東西全被繳了。

    那里面藏著許多東西,關于自己的秘密,甚至還有關于夜永大人的事情!

    周身力量不斷地流轉,體表浮現出陣陣金光,他拼命地掙扎不停抗衡,可是在巨掌中一切都無能為力。

    酒殺和尚感覺深深的無力用來,羞憤與憋屈涌上心頭,此時一陣氣血上涌。

    他哇地一口鮮血吐出,接著頭一歪失去了生機。

    “可惜了!”

    陳君嘆了口氣,不過得到和尚的儲物戒指已經不錯了。

    他念頭一動,將儲物袋中的東西直接都翻了出來。

    自己見識少,通過林疏影的心聲才能認清這些東西。

    【佛門六字真言!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