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親密接觸

    酒殺和尚躬身一拜,口中輕聲︰“!”

    規則文字成型自口中吐出,閃爍著璀璨的金光瞬間壓落!

    恐怖的意蘊流轉,這文字仿佛內蘊萬千佛陀,齊齊橫掌而出要將兩人壓成肉泥!

    林疏影心中大驚︰【六字真言!酒殺和尚居然這麼早就拿到了其中一字!】

    周身氣息意蘊流轉,凰胎涌動爆裂的赤色光華橫推而出,然而與規則文字接觸的瞬間就直接破碎被碾壓!

    文字轟然壓落,陳君瞬間汗毛倒豎。

    此刻很明顯可以知道,哪怕將玄武術提升到最高層次也不可能擋得住這一擊!

    周身膨脹涌起驚人的力量,玄武術流轉蒙蒙青氣纏繞,陳君一拳轟出!

    拳影剛一出現就被符文直接碾碎,哪怕是體聖的體術,面對橫跨了這麼多境界的一擊依然無力抵擋!

    狂涌的力量傾瀉而來,炸散在身軀上陳君只感覺瞬間就重傷垂死了!

    大口鮮血咳出,帶著內髒的碎片。

    和林疏影一同,重重地被砸進了深坑中,

    “他沒殺我?”

    陳君一愣,這人明顯收力了,不然自己必死無疑!

    旋即反應過來,這人留自己活口,恐怕有什麼事情。

    “咦!都沒死!”

    酒殺和尚愣了,顯然沒有料到。

    自己這一擊只想讓陳君活命,結果那個小女孩居然也活下來了,只是身受重傷。

    另外陳君的傷勢也遠遠超出他的預料,本來在他的設想中,應該是重傷垂死才對!

    結果看上去,竟然還有掙扎的力量。

    不過也無所謂了,只是稍稍超出自己的預料。

    “不必掙扎了,就算我給你們機會給你時間讓你把軀體全部修復完整,你也逃不過我一擊的。”

    他自然看得出來陳君和林疏影都在瘋狂流轉靈力想要修復破碎的身軀,但是在自己面前這沒有意義。

    我身為人王,能讓你一個小小脫胎境和開藏境逃了?不可能的。

    他手掌輕輕抬起,靈力流轉涌動,周身力量磅礡,在與天地共鳴!

    “等一等!”陳君艱難地抬起手臂,“為什麼殺我?讓我死個明白!”

    酒殺和尚眉頭一皺,眼神四望緩緩開口︰“整個東洲除了州王,沒有人是我的對手,拖延沒有意義。”

    【必然是為了玄武術而來。】

    林疏影心聲在嘆息。

    【酒殺的主要精力在陳君身上,如果我借他一死,其實可以逃生……】

    她前世身為頂尖人皇,自然有許多手段。

    【但是,讓陳君去死我獨活?做不到。】

    【前世師傅說我心地善良心腸太軟,注定無法去奪道果,連成聖都難,現在想來,師傅說的對。】

    一邊想著偷偷傳音向陳君︰“我還有一擊之力,一會你借我之死逃走吧!州王或岳雪怡,都能保你性命,只要你能逃出去。”

    陳君艱難地轉頭看了一眼林疏影。

    此時她精致的臉上掛著點點殷紅鮮血,嘴唇慘白,有種異樣的美。

    不得不說,陳君有那麼絲心動。

    不論容貌、天資、性情還是心地,林疏影都幾乎無可挑剔。

    陳君前世也只是個普通人,面對這樣的人不心動是不可能的。

    邊想著他輕輕搖了搖頭,露出一個在億人坑時的表情。

    【什麼意思?他有辦法活下去?】

    【這表情……】

    “嘖嘖,人啊,情欲啊!”酒殺和尚似乎有些欣賞這一幕,“我最喜歡的,就會將美好撕碎!剛才你們互望的那一眼,太美好了!”

    邊說著他手中一桿佛杖出現,輕輕一揮,就要將林疏影直接抹殺!

    “等等!我和閣下無冤無仇,為什麼殺我?”

    陳君一狠心,整個人直接撲向林疏影!

    剛才已經發現了酒殺和尚絕對是要留自己性命的,那就以自己的身體給林疏影擋下一擊!

    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涌來,陳君硬著頭皮!

    “你!”酒殺和尚倉促收手!

    這一擊下去,陳君如果死了,夜永大人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瞬間感覺體內靈力紊亂,這一擊收得倉促無比。

    而此時陳君整個人壓在林疏影的身上。

    “好軟……什麼東西?”

    爆裂的力量之下,陳君衣服都破碎了大半,此刻整個人壓在林疏影身上,感覺胸膛有什麼滑膩酥軟。

    【啊!陳君……!你個流氓!】

    雖然知道陳君是為了救自己,但是……好想哭!

    上一次被陳君熊抱,這一次又被佔了便宜!

    自己的身子,還從沒有被別人踫過!

    這少年舍身救自己,確實令人感動。

    【嗚嗚嗚,怎麼辦啊,我便宜都要被他給佔盡了。】

    胸前感受著陳君的胸膛,林疏影此時臉頰紅到發燙,已經沒臉見人了。

    此時陳君掙扎著再次問出這句自己已經知曉答案的廢話︰“為什麼要殺我?”

    酒殺和尚冷笑︰“你拿到了玄武術,以為我不知?”

    “你怎麼知道?”這人之前明明已經被自己嚇走,而且將自己誤認為某個存在,為什麼會折返回來?

    “你瞞不過夜永大人的。”

    夜永?一個沒听說過的名字。

    【夜永!】林疏影似乎有些畏懼。

    “夜永是誰?”

    “你不必知道。”

    “那夜永知道我是誰嗎?”他開口問道,這一點至關重要。

    陳君需要確定夜永到底知道多少信息。

    瞞不過?到底瞞不過到什麼程度。

    這還是她第一次從林疏影的心聲中听到一絲恐懼,這個人的實力必然通天徹地,以自己現在的能力別說抗衡,逃都逃不掉。

    但是,好像還有個希望!

    “陳家的厄運之子,不然呢,你是誰?”

    听到這個回答陳君長舒一口氣︰“很好,至少可以讓我放心了。”

    看來夜永知道的信息極少,把自己誤認成了某人。

    酒殺和尚眼眸中閃過一絲怪異︰“放心?”

    你就要死了,放心什麼?地府里去放心麼?

    “該上路了,這一擊,昏迷十天,再醒來你就能見到夜永大人了!”他輕吐一口濁氣,看向陳君手中光華一閃,接著就要壓落。

    “等等,我還有最後一件事!”

    酒殺和尚眼眸中閃過一絲厭惡,他皺著眉頭︰“什麼?”

    “五。”

    “?”

    “四。”

    “你在干什麼?”

    “三。”

    “二。”

    “我的耐心有限。”

    “一!好了,你可以死了!”

    酒殺和尚愣了下,恍惚間感覺自己似乎听錯了,我……可以死了?

    什麼意思?就你一個區區脫胎境的修士,難不成還妄圖殺我?可笑!

    下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