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食鐵獸

    從周邊奔跑喊叫的人口中听到的這玩意的名字叫“食鐵獸”。

    食鐵獸,以兵刃、戰甲、世間一切硬物為食物,凶猛殘暴,常出現于古戰場,吞噬一切兵甲黑鐵器。

    食鐵獸極其稀少,整個皇朝萬年都難見一只。

    每一頭食鐵獸,幼年即是八階大妖,對應人類修士的人王境!

    他們生性懶散,也沒有傳宗接代的欲望,因此久而久之幾乎只能從典籍中見到了。

    眼前正是一只幼年食鐵獸。

    然而陳君有點蒙。

    “這他媽不是小熊貓嗎!”

    眼前的龐大身影體態憨碩,半黑半白,一身毛茸茸的黑白毛發柔順,兩個黑眼圈,短短的尾巴一晃一晃。

    “好萌!有點想摸摸……”

    還是個幼崽,只是體型龐大,但憨態可掬,十分可愛。

    然而還沒等陳君細想,黑白相間的碩大熊貓掌呼嘯橫空,一巴掌將他身前不遠處的一個女修士拍成了一堆血肉!

    帶著濃稠血腥的器官四濺,陳君瞬間冷靜了下來!

    “跑!”

    “蚩尤當年就是騎著它打逐鹿之戰,果然誠不我欺!”

    太恐怖了!

    一巴掌自己小命就玩完了!

    轉頭撒丫子狂奔!

    這一次聯軍只有一尊人王強者,然而食鐵獸天生就比同階人類修士強橫得多。

    哪怕眼前這頭幼崽,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抗衡,只有逃!

    然而剛轉身,陳君絕望了!

    此時身後的通道轟然塌陷,整個地窟被封鎖!

    在聯軍將魔門逼到絕路的同時,自己也踏上了這條絕路。

    地面轟鳴巨震,食鐵獸仰天嘶吼,發出吱吱的聲音。

    陳君很想說一句“太萌了”,然而說不出口。

    長吟之聲直接將周邊無數人炸成了血霧,陳君流轉著玄武術勉強抵抗也感覺氣血翻涌不已,難以再提起靈力!

    此刻所有人都一臉絕望,驚恐地看著眼前這頭食鐵獸幼崽。

    “萬年不曾听說過有食鐵獸出沒了!”

    “太他嗎的倒霉了!草!”

    已經有許多人瞬間嚇尿了褲子,整個人癱倒在地上,連動一下的勇氣都沒有!

    此刻各大勢力長老們互望了兩眼,手中靈術涌動,此時不再敢有分毫保留。

    爆裂的力量讓整個地窟轟鳴巨震,各色神通光華要刺瞎人的眼眸!

    力量卷集狂涌,傾瀉而出,同時轟向碩大的身軀!

    一聲憤怒的吱吱吼聲傳來,食鐵獸滿含怒氣,一巴掌將各色神通光華直接拍碎!

    驚天動地般的巨震中一切在瞬間消弭,這一擊之下,十二人的聯手竟然被直接擊碎!

    一個個瞬間身形倒飛出去,之感覺體內氣血翻涌不已,就只是一擊抗衡就已經受了內傷了!

    接著兩個黑白相間的毛茸茸前爪向前一揮,爪影轟然將一個半步人王開膛破肚!

    “怎麼會有這樣的底牌!”眾人互望一眼都是深深的絕望,從來沒听說過魔門還有一頭食鐵獸。

    只是幼崽,卻是八階大妖,整個東洲只有州王能夠制衡!

    食鐵獸同境界都基本是不敗的存在,無人可擋,現在境界上還更高,這根本就是絕望!

    有長老看向身後的這些宗門弟子,口中吐血︰“逃……!快逃!”

    雖然知道逃也多半根本逃不走,可是除此之外也沒有任何其他的辦法了,現在是能活一個算一個了!

    實際上不用他說,現在還能站著,在龍威之下還能保持一定本心的都二話不說撒丫子狂奔。

    眼前的巨石封鎖了通道,所有人手中的力量爆裂不要命般傾瀉!

    轟隆隆巨震,然而轟擊在堅硬的巨石上效果卻微乎其微!

    這是魔門的幾尊長老和宗主的手段,搬運過來的巨石並非一般石頭,而是堅硬的玄鐵岩!

    此時天魔門當代宗主不禁感覺嘆息︰“可惜了,釋放食鐵獸就再無法控制了,聯軍這次來的人還是太少……!”

    原本這樣一頭食鐵獸,甚至可以直接屠盡東洲!

    但是這種層次的底牌,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控制,萬年以來,都沒人能夠讓這頭食鐵獸侍主。

    這是開宗祖師意外得到的一只食鐵獸,在祖師死後,就再沒有任何人能夠控制。

    之前一直封鎖在地宮中,作為宗門最強橫的底牌。

    在面臨滅宗之禍的時候放出來,而這底牌就只有這一次使用的機會。

    此時食鐵獸在地窟中吱吱嘶吼,無數歲月不見天日,陡然見到眼前景象興奮不已!

    “好玩!好玩!”看向眼前密密麻麻的一個個小螞蟻黑白相間的熊貓掌輕輕一拍,瞬間數十人直接慘死,一爪之下被直接拍成了血霧!

    周邊彌散的血氣無盡,食鐵獸一聲張口一吸,這些人身上的兵甲、戒指、鐵器、玉器等等全部吸入腹中。

    “吃了1%飽!”

    食鐵獸眼楮一亮,接著又是熊貓爪一拍。

    眼前的景象太讓人絕望了,根本就沒有絲毫抗衡的能力!

    這頭食鐵獸幼崽殺人不分身份。

    此時被困在地窟中的魔門弟子和幾個被舍棄的長老也被兩巴掌直接全都拍成了血霧,血肉迸濺拍碎!

    原本他們還以為自己獲救了,此時才發現原來宗門根本控制不住這頭食鐵獸。

    他們被放棄了,成了陪葬品!

    憤怒無比卻又無能為力,所有人都在瘋狂轟擊向鐵岩,要打開一條通道逃出生天。

    食鐵獸幼崽顯然擁有一定的靈智,只不過看上去被某些暴力之意控制,殺戮佔據了頭腦的大半部分。

    爪子輕輕一甩,空間響起爆裂之聲,劃過之處,所有人都被直接拍碎。

    攻伐沒有絲毫作用,一般的靈術這頭食鐵獸甚至根本懶得理會。

    靈術轟擊在他的身軀上,連最表面的皮膚都無法攻破,連一絲淺淡的痕跡都留不下!

    哭喊之聲響徹,面對這樣絕望的局面,所有人心中都涌現起一股深深的無力!

    許多人心中憤恨憤怒,不停地高聲咒罵︰“聯軍統帥是他媽的傻逼嗎!這樣的局面讓我們來送死!”

    情報人員簡直就是弱智,這麼恐怖的底牌不說,我草你媽!

    一個個恨不得將那人直接生吞活剝了!

    此時人群中的陳君內心焦急,腦海中不斷得思索。

    打開腦海中的系統,點開地圖界面。

    “嗯?天魔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