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出世

    浩瀚的信息瞬間涌入腦海,這是玄武術的意境!

    這一刻一直困擾陳君的阻礙豁然開朗!

    “原來這就是意境?”

    觸類旁通之下,以自己的悟性,似乎很快也能買入驚鴻劍和體聖體術的意境了!

    這能量點,似乎不虧!

    原本還肉疼的不行,現在發現似乎很超值!買一送二!

    “等多加加悟性,一瞬間就能觸類旁通,無數靈術都可以直接達到同樣的層次,能省不少能量!”

    陳君也發現了,悟性還是不夠。

    靈術意境層次之上,叫做極境,再之上叫道則。

    以現在的悟性,意境可以舉一反三觸類旁通,極境就顯然不行了。

    邊想著周身一震,浮現出蒙蒙青霧,淺淡的青霧看上去相當孱弱,似乎遠不如圓滿時銘刻著符文的青甲。

    看到這一幕的這個韻體境強者嗤笑了兩聲。

    就這樣的手段,也想在自己一擊之下活命?

    周邊注視而來的目光同樣都一呆,看著青霧都有些愣神。

    “好像是青牛決?”

    “也可能是青甲術吧,不過連盾型都沒能凝聚出來,恐怕還沒入門!”

    這樣的防御手段,也想在韻體境強者的一擊之下活命?開什麼玩笑呢!

    連忙有人想救,可是陳君之前一直在不斷地挑選將死之人殺,離其他強者都太遠了。

    一般低境界的修士都跟隨在族內或宗內的大能身邊,就是為了防止魔門大修士突然襲殺,這樣才好救。

    像陳君這樣,不斷去挑選將死之人,自然就被魔門找到疏漏,要一擊必殺!

    這韻體境大能看起來盛怒之下倉促出手,實際上早已全都計算在內了。

    “陳君!”大長老目眥欲裂,這孫兒如果死在這里,自己簡直是家族的罪人!

    他靈力周身奔涌,瘋狂想要去救。

    “大少爺!”陳家有下人喊道。

    “大哥!”

    “老公!”

    陳君︰“??”

    各種靈術光華涌動要阻攔,然而無論是誰,無論多近的距離,卻都慢了一線!

    眾人驚恐的眼神中,這一擊刀斬緩緩橫空劃過,轟然撞擊在青霧之上!

    預料之中的霧氣被轟然斬破卻並沒有發生,這一擊斬落的位置,一小片龜甲出現,上面符文彌散涌動抗衡。

    進入這門靈術的範圍,就進入了玄武的意境!

    厚重仿佛山岳,小小的一片龜甲卻似乎世間最不可沖破!

    轟然撞擊,驚天巨震中陳君只覺得周身一陣恐怖巨力。

    體內氣血翻涌瞬間哇地一口鮮血吐出,刀斬炸散轟擊在龜甲上,雖然沒有轟破,但是沖擊力太強了!

    他瞬間倒飛出去,只感覺五髒六腑都被震得要破碎一般!

    身上大長老給自己的一件五品甲冑瞬間就完全破碎,點點金光炸散在天地間,根本無法抗衡這樣一擊!

    陳君面色駭然,自己還是有些小瞧了韻體境界強者的實力了!

    而此時,其他所有人的神情比他還要驚駭!

    “沒死?!”一個個全都愣了,張大了嘴一時間甚至忘記這是在戰斗中了!

    周邊所有人手中的動作幾乎都僵在了半空,看向陳君難以置信。

    韻體境界強者的一擊,你居然能夠抗衡得下?!

    這個韻體境界的強者更是懵了,這還是第一次有脫胎境修士居然能抗衡自己一擊而不死!他甚至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自己高了這人兩個大境界,你怎麼可能抗衡得了!

    哪怕體魄無雙,哪怕你靈術修行到圓滿了。

    區區青甲術,瞬間就會被自己洞穿,直接擊的粉碎!

    一時間甚至懵了,看到這樣不可思議的一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怎麼也想不通會是這樣。

    眼見周圍所有人呆愣,陳君連忙喊道︰“大長老,您別愣神啊!”

    這人要是瞬再次斬來一擊,自己不死也要重傷,哪還有余力去收割人頭,收繳能量!

    眼眸呆滯的大長老此時連忙反應過來,抽身離開戰團。

    手中長槍一震,直沖魔門那個韻體境強者而去!

    爆裂的力量涌動,此時其他人還都處于呆滯中。

    這個韻體境強者面色大變,周邊有長老出手要救下他,但是顯然來不及了!

    周身靈力涌動,一個血色甲冑瞬間出現覆蓋。

    然而甲冑形成的下一刻就被直接擊穿,槍影璀璨,爆裂的力量尖銳無雙,將一切都幾乎刺破!

    砰地一聲,這人瞬間炸散成了血霧。

    在四長老一槍之下直接身軀爆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兩個場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同樣是數個大境界間的差距,可是陳君輕松抵住,這個人瞬間慘死!

    許多人看向陳君的眼神都有點變了,那是什麼詭異的防御靈術?

    眼見著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陳君幾個閃動消失,臉上抹上幾把灰進入別的戰團。

    身形連連閃爍,依然在收割生命。

    每一次出手都注定有一人死亡,陳君耗費半個時辰,殺的人就已經超過其他任何人了!

    “三百六十一……”輕呼一口氣,他抬頭看去。

    隨著戰斗的進行,魔門這一眾弟子們開始向深處內部退去。

    這些人且戰且退,地窟通道中此時密密麻麻全是尸體,就只是半個時辰的戰斗兩方就死了上千人!

    長老們手一揮,指向地窟深處內部,沒有絲毫猶豫︰“殺!”

    乘勝追擊,不能給這個魔門留一絲一毫的機會,必須要直接覆滅!

    而且,這魔門的寶貝底蘊,就在深處!

    根據他們得到的情報,當年天魔上人的至寶,甚至許多這魔門到現在都沒人能取!

    ……

    此時,最核心的區域,魔門當代門主耗費自身經血終于釋放出了宗門底牌!

    他看著眼前濃厚的血霧感覺一陣心悸。

    就只是剛釋放而出就有這樣的滔天威勢,實在令人驚懼!

    砰砰砰地巨大聲響震動,地窟的最深處原本堅固無比,可此時也開始了顫抖。

    因為某個東西甦醒,要出現在外界!

    只是復甦的心髒跳動,就隆隆震蕩!

    (新的一周了,昨天三更,今天求個推薦票不過分吧各位。)

    (另外,感謝打賞和月票,我的作者後台不知道為什麼發不出打賞感謝信,但是都看在眼里的,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