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殺人悄無聲息

    陳君無語,他敢發誓……嗯,算了,不敢發誓!自己可能,或許,大概想過那事?

    但是,我單身二十多年,對自己的第一次很在意的!

    邊想著露出嫌棄的表情,這重生者思想高度很有問題!

    【嗯?他居然……嫌棄我??】

    【我可是未來女帝!】

    不過此時也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事情了,她焦急地看向陳君︰“那你說的是什麼?”

    陳君身軀一動,體聖的法門流轉,此時將身體膨脹了一些。

    魁梧的身軀差點將樹干撐爆,接著陳君指了指自己的周身上下︰“我將皮膚割開,你藏進來!”

    林疏影一愣,看著此時膨脹著軀體身材魁梧的陳君。

    她雖然身材嬌小,如果蜷縮著確實能藏進去,但是這也……太羞恥了吧!

    【這……進入他的身體?】

    “算了,這樣吧,你也將周身肌膚劃開,讓你的鮮血與我相融,緊貼著我懷里,應該也可行!”

    這種方法陳君沒有太大的把握,但是他膨脹身軀後給林疏影來個公主抱,應該能完全包裹。

    他剛才自己試驗過,將一個小蟲子握在手心,不留下分毫縫隙的情況下,在那個探查修士的身後這人也沒有絲毫察覺。

    之後又將一只飛鳥藏在懷里,整個人躬身隱藏住,同樣沒有被發覺。

    這意味著自己就是個人形反雷達裝置。

    只要被自己完全包裹,或者與自己相融,就能屏蔽一切生機。

    不過林疏影畢竟是個人,身材在這里擺著,自己能否完全覆蓋也不確定。

    要不是掌握了體聖的法門,其中體術就有膨脹身軀的方法,這事情就更難辦了。

    整個身體藏進自己膨脹的身軀是最穩妥的辦法,而血液相融陳君剛才試驗過也有效,他猜測身髓、骨骼、體肉相融應該都可以,但原理是什麼就不清楚了。

    林疏影猶豫了片刻。

    【公……公主抱?】

    【我可……可從來沒有過啊!】

    【陳君會不會是騙我?】

    【不對不對……】

    【男女授受不親啊……】

    【我可從來沒有和一個男性有任何親密接觸!】

    看著林疏影在這里糾結,陳君無奈,接著開口︰“你在這里先等我一會。”

    負責這片區域探查的那個修士已經越來越近了,很快就會發現點點血跡的痕跡,陳君需要去解決掉這人!

    而且,這樣還能引開注意力!

    他一個閃動消失,看著緩緩接近這棵陰樹的身影屏息凝神。

    一步步慢慢移動著,這個北匈的兵士此刻正在心中幻想著。

    “直入大夏中州都城,這一次首領說是拿到了抗衡龍陣的法門,一定能將整個大夏亡國!”

    一邊想著甚至忍不住想要大笑,未來的美好仿佛就在眼前。

    “到時候整個大夏都將被圈養做我北匈的狩獵場,女人世代為奴,男的時代做獵物!”

    一邊想著又是隨手一槍向天空中一指,槍影炸散,冥鴉一聲嘶啞的尖叫接著就被直接四分五裂。

    他大搖大擺地走著,一點沒有流轉防御神通的自覺。

    他也根本沒想過會有任何危險,就好比尋常走路的時候,誰會閑的沒事去時刻流轉防御法門,況且自己早已五藏皆開,身軀非同一般。

    又是隨手一擊,地底下一只小蟲子被殺。

    他微微皺眉,看向空氣中,一只飛蛾。

    邊想著又是一擊槍影,他思索起來︰“是變化之法?我應該很接近那個女修士了!”

    “連首領都說容顏無雙,不知道這大夏女人到底什麼模樣!”

    一邊想著加快了一絲步伐,靈力在這一刻流轉中出現一絲變化,也就出現了一絲極其微弱的波動和紊亂!

    “等等!不對!”

    突然間整個人感覺寒毛倒豎,一股極其危險的感覺涌來。

    然而他想躲避卻明顯來不及了,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極度不解。

    怎麼會?怎麼可能!

    什麼人居然在自己背後都讓自己毫無察覺?這是怎樣的隱匿手段?難道是殺殿的前十序列?

    除此之外,什麼人能有這樣的隱匿刺殺手段?

    他瘋狂想要轉身,然而恐怖的力量在體內炸散,一瞬間將他整個身軀從內部完全破壞,五髒六腑瞬間被毀,整個人頃刻間生機全無!

    陳君輕呼一口,他一直就跟在這人的後面,剛才終于找到一絲破綻!

    一拳轟出,抵在這兵士的背部!

    體聖的力量凝結于一點,在這人身軀內炸裂,沒有絲毫懸念!

    這麼近的距離,別說這人連防御靈術都沒流轉了,就是流轉之下多半也接不住這一擊。

    而一擊得手的陳君想也不想扔出一張符篆!

    這是大長老給他保命用的,是一枚八階符篆,珍貴無比,此時用在這里陳君都有些肉疼。

    半空中,一個人影一晃,轉瞬間消失!

    “怎麼會!這小螞蟻受我一刀還有戰力?”

    那個巍峨存在睜眼,不敢置信地看向了被殺的兵士。

    他看向符篆拋出的位置,隱約中感應似乎有問題,但也沒有細想,那氣息轉瞬間就消失了。

    因為有另外的事要處理,他不可能一直目光聚集在這片區域,因此甚至都不知道這個兵士是怎麼死的。

    他只知道,這部分方位變得真空了。

    “去,先給我搜尋那個位置!她應該是選擇這里突破,很可能往相反的方向來了!”

    這個存在冷笑,你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笑。

    邊想著目光掃過,只能看到那個位置有靈力的痕跡氣息,但還是沒找到這小螞蟻,他不禁有些煩躁。

    ……

    另一邊,樹干內,陳君再次膨脹了身軀。

    “來吧!”他張開雙臂。

    “我……”此刻林疏影已經將手臂肌膚整個劃破,衣服也褪到了最低限度。

    藕臂白潔,肌膚細膩絲滑。

    衣服半遮,相當具有誘惑力。

    她看著陳君,猶豫之中卻感覺始終下不了決心。

    “別 鋁耍 奔浣羝齲 遺蛘蛻砬挪蛔ˇ 茫 背戮欽婕繃耍 頰饈焙蛄嘶故裁茨信 謔懿磺裝。br />
    一邊想著也不管了,一把將林疏影摟入懷里。

    林疏影一個哆嗦。

    【哎!我……這……啊……哎!】

    【什麼東西這麼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