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陳君你臭流氓

    林疏影的心聲陳君隱約听到了幾句,但顯然是距離太遠有些模糊。

    他只知道現在林疏影受傷了,恐怕很快會被發現。

    “要不是為了等我,她肯定早就可以走脫了。”

    要知道北匈還沒橫跨過來的時候林疏影就發現了,只不過為自己才沒走。

    現在讓陳君待在億人坑里苟起來,等幾個月大軍完全走了再出去?陳君做不到。

    他周身力量涌動,看著上方攀著岩壁一點點向上,周身氣息完全消散,沒有絲毫生機。

    一邊爬著不斷地汲取著周邊的無盡死氣,滋養著身軀,滋養著新塑的道胎。

    脫胎境依然是分為九重天,修行仍然是靠著汲取天地間的靈氣。

    周邊的一片漆黑如墨中,陳君仿佛暗夜里的螢火蟲。

    一般人吸收了這樣恐怖的死氣早就陰陽不調恐怕已經走火入魔了,而陳君還像個沒事人一樣。

    體內靈力磅礡運轉,此時通過這樣的道胎他能發揮出強橫過之前數倍不止的靈力質量!

    急速攀升,半日之後很快接近億人坑坑口。

    有寥寥幾個兵士還駐扎在這里,多數人都在閉目養神,抵抗死氣一邊感知著周邊。

    陳君小心翼翼地緩緩走到一人身後,然後呆了足足半刻鐘,這人恍然未覺。

    畫面詭異又搞笑。

    陳君摸摸下巴︰“這身死法門太強了,氣息的隱匿達到不可能超越的程度。”

    此刻內心中再次出現林疏影的心聲︰【怎麼辦?博一次?】

    【可是希望渺茫。】

    ……

    陰樹樹干內,感受著體內刀氣的洶涌,林疏影此刻有些絕望。

    自己現在境界太低了,連強行祛除都做不到,而且她已經看到遠處拉網式走來的負責探查的修士。

    一路上每一寸都沒放過,半空、地底、樹干,通通流轉探查。

    看似隨手的一擊又一擊轟出,隱藏在地底及樹干內的尸豸都沒有放過。

    “如果沒受傷還有機會隱匿下去,可現在根本不可能了。”

    距離她不遠的位置,一個青甲兵士緩慢地搜尋著,一點點感應︰“小蟲子的波動……”

    手中長槍一刺,一棵巨大的陰樹轟然炸散,成為扉粉。

    這人沒回頭,繼續前進。

    手中的長槍不是刺出,天空中別說飛鳥了,一個小蚊蠅都無法逃脫,槍影席卷,空氣中不斷傳出炸響。

    腦海里回想著上頭的話︰“女修士,開藏境,容顏無雙?好久沒嘗過大夏女子的滋味了啊……”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露出邪笑。

    “上一次北匈殺入大夏我還只是個少年,當時掠回來那麼多女人,可惜我只能去嘗那些沒人要的。”

    他一邊想著露出了回味的表情。

    “北匈女子潑辣,而且多數體型壯碩,哪里有大夏女子的水嫩啊,這次終于又趕上戰爭了!”

    他暢快無比,作為精銳部隊從這里橫跨邊境,注定是大功,自己不知道能得多少靈元、女人!

    北匈人多數骨子里就好戰,只不過大夏這些年來國勢日盛,最近幾千年來的交戰多數都是北匈不敵,因此一直在韜光養晦。

    而修整了這麼多年,終于又有機會殺入大夏腹地,劫掠燒殺了!

    邊想著一步步前行,周身靈力涌動,逐漸逼近了林疏影藏身的那棵陰樹。

    樹干中的林疏影听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看向南邊,在思索。

    “要直接沖出去嗎?還有一枚燃血符,但我現在的狀態恐怕這也很難,而且會對根基造成永久性損傷。”

    沖出這邊界之後怎麼辦還是個大問題。

    但是,坐以待斃?藏不住的,這人走到這棵陰樹的附近必然能發現異常。

    自己滲出的絲絲血跡和殘留的一點氣息在這死氣中相當突兀,必然會被察覺。

    思來想去,似乎只能等死了。

    正皺眉苦思的瞬間,林疏影突然涌起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凶獸已經接近了自己,但自己此刻才察覺!

    她豁然轉身,正準備一掌擊出,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臉。

    “這……!”

    “是我!噤聲!”陳君一把捂住林疏影的嘴。

    軟軟的,透著絲絲冰涼。

    親上一口估計會感覺不錯。

    林疏影一驚,接著掙脫開,壓低了聲音︰“你怎麼還活著?”

    她驚訝無比,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一瞬間甚至感覺眼角有絲熱淚出現,要滑落下來。

    話出口的同時她也發現了,陳君居然生機盡失。

    【這怎麼可能?將生機完全隱藏?】

    “這是我天生就掌握的法門,能掩蓋生機,但我沒辦法教給你。”

    那本經文翻開一頁陳君自然就掌握這一頁的法門,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如何修行的,原理是什麼也不清楚,自然不可能教別人。

    林疏影愣神片刻︰“那……那你走吧!”

    剛才燃起的一絲希望此刻也完全破滅,她輕嘆一聲。

    不過這一世死得倒還算沒那麼憋屈,沒那麼不甘。

    她有些決絕,自己根本隱藏不到陳君這種程度,現在又受了重傷,如果一起的話還會拖累陳君,畢竟注定暴露。

    “我幫你引開那些兵士,你走吧……”林疏影輕呼一口氣,她也沒想到重生一世居然這麼快就要死了,心有不甘可是也沒別的辦法。

    邊想著就要從樹干中走出,將兵士的吸引力轉移,讓陳君更容易逃脫。

    陳君一把拉住了林疏影。

    “不能教你,但是也有辦法,我帶你一起!”

    林疏影一愣,心中陡然燃起一點希望︰“怎麼一起?”

    “我能完全隱匿生機,每一寸肌膚每一寸軀體,只需要你我身軀結合,你變成我身體的部分,自然也可以同樣隱匿……!”

    話還沒說完,林疏影啪得一個巴掌直接扇在了臉上,陳君甚至都沒反應過來!

    除了臉頰感覺有點疼之外,陳君的第一個想法是︰不愧是重生者,這戰力!

    “你臭流氓!”

    【結合??身軀結合??這個浪蕩登徒子,怎麼敢說出這樣的話!】

    【我……我怎麼可能這樣和你結合!】

    陳君︰“???”

    “你想什麼呢!不是那種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