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天則的一點作用

    陳父這話一出口,長老會先不干了。

    “好啊,賢佷你說了這麼多其實是為了給你兒子一個去皇朝盛會的機會!”

    四長老冷哼一聲︰“這樣的機會何其珍貴,我不同意!”

    “就是,憑什麼!”

    陳君雖然天資出眾,但憑什麼去參加?自己等人到現在都沒能去過一次!

    那可是皇朝不定期組織的盛會,經常會有人皇大能送造化,甚至當初有人得到當今皇上賞賜一道龍氣!

    陳家作為東洲一等家族,每次只有兩個名額。

    這兩個名額,一個自然一直都是大長老,另一個歷來是誰對家族的貢獻最多給誰。

    現在你說為了讓你兒子不娶林疏影,就要這麼個一個名額,這不是做夢嗎!

    大長老同樣皺眉,這難以服眾。

    當然,他很疼愛這個孫兒,實際上很想帶著去長長見識。

    陳父不慌不忙開口︰“我兒力斬魔子,還以此得到了天魔門舊址,這可是州王都夸贊的功績。”

    天魔門舊址是從對魔門那些弟子的審訊和記憶搜魂拼湊得到的,現在已經鎖定了大概的方位。

    如今東洲十幾家一等勢力已經準備集結,去蕩平魔門。

    明面上的旗號是匡扶正義,魔門人人得而誅之。

    實際上是天魔門底蘊深厚,各大家族一同去分蛋糕。

    高層的會議上,陳家已經確定要魔髓,其他均不參與。

    各大家族也基本都確定了自家勢在必得的東西,例如魔幡、例如異獸的馴化法門等等,他們早就將天魔門的底蘊在開始掃蕩之前就分干淨了。

    五長老淡淡開口︰“一個小小魔子而已。”

    “小小魔子?州王給了海量資源,甚至足夠家族培育數個大賢境強者,這還不夠嗎?”

    “數個大賢又如何?家族缺的一直都是最頂尖戰力。”

    “五長老何必呢,這名額再怎麼說又落不到您頭上。”

    “我只是秉公說話。”

    很快此事引起一陣爭吵,半晌後,大長老拍了拍身下的槐木椅。

    他緩緩開口︰“東洲大比在即,這樣吧,這次大比他要是能入皇朝頂尖宗門,這名額就給他!各位有無意見?”

    五長老剛準備開口反對,轉念又一想︰“頂尖宗門?七宗之一?”

    “沒錯,七宗之一,哪怕只是外門,也給他這名額。”

    “我沒意見。”五長老笑了。

    這可不是說什麼大比拿到多少名次,而是頂尖宗門的資格!

    自己這賢孫雖然天賦很強,但皇朝七宗之一怎麼可能給一個資格。

    東洲都多少年沒有過了?

    七宗每年才收多少人?哪個不是億萬中選一!

    不說別的了,就道心這一關陳君就不可能通過。

    陳君的紈褲和懶散已經深入骨子里了,這樣的人能進七宗?那真是天大的笑話!

    他能進七宗,我能倒立上廁所!

    其它一眾長老听到同樣點頭,甚至心中有些不屑。

    這不是瞧不起自己家,而是有自知之明。

    就連陳父都很無奈︰“大長老這不等于把路給絕了嗎!哎……”

    心中為兒子嘆息著,也為自己嘆息著。

    ……

    另一邊,陳君和林疏影幾乎沒怎麼歇息,很快來到了東北方邊境線上!

    這里是東洲最北,是北州最東。

    越過這里,就是北匈皇朝的地域。

    當然,沒人能越過這里。

    原因很簡單,這里有一道天塹!

    大地在這里被直接裂開,斷處一眼看去看不到盡頭。

    有人說那是上古神魔一斧劈開的,深度達到萬億公里。

    也有人說是天地自然形成,深處連通的是無盡煉獄。

    還有人說這是遠古戰場,這里爆發了遠古滅世一戰,大地開裂,地底填滿了無盡的死尸。

    不論哪種說法,都足以說明其驚人深度和神秘。

    而從古至今,不慎墜落其中的,沒有任何人能活著出來。

    遠遠望去,一道深深地溝壑橫在眼前遠處,內部散發出黑色的幽深氣息。

    “來這里做什麼?”林疏影詫異。

    【連聖人都無法深入其中,此地是生命禁區。】

    陳君此刻腦海中系統面板打開地圖,很快發現這里密密麻麻有無數的名字。

    “看來是古戰場!死了數不清的人。”

    重霄的死氣幾乎實質化,陳君知道點擊這些名字也沒用,這麼凝重的煞氣會將那些殘念直接攪碎。

    沒有殘念能在這樣的地方凝聚成功,除非生前通天徹地,死後殘念凝實無比。

    陳君看著遠處那幽深的仿佛地獄一般的天塹深坑,整個人心底都冒出一股寒意。

    三分鐘的熱血此時瞬間就降了幾度。

    “不能被這個未來女帝看不起啊。”陳君咬了咬牙。

    他緩緩開口說道︰“我來脫胎!”

    所謂脫胎一共兩步,一是褪去肉體凡胎,二是再塑道胎!

    所有修士在這一步都面臨著修行生涯中的第一個最重要的抉擇——塑什麼樣的道胎,即讓自己朝著什麼方向發展!

    道胎種種,無法一一列舉,貼合小道,貼合大道等數不勝數。

    大道九條,小道上萬。

    肉體凡胎褪去就如同金蟬褪下那層甲殼,如同蛟龍褪去外層皮膜。

    一條蛟龍,褪去皮膜之後仍然是蛟龍還是化身真龍,自然就是所謂的塑胎決定!

    一般修士塑道胎都會在長輩的指點下進行,听取某些大能的意見,選擇自己未來的成長方向。

    例如陳父,當年在大長老的指點下,塑的是貼近因果一道,因果大道中小道一則的諸因,身軀貼近這一條小道。

    這種考慮需要多方面的研究,對自己要有準確的判斷,必須慎之又慎。

    對陳君來說,則很簡單。

    天則是道則方面的無上至寶,埋藏在陳家用以承載和推動地底蘊力實際上是大材小用。

    陳君到現在都沒有將之取出,因為這東西層次太高,還用不太上。

    現在唯一能用到的就是一點作用——觀測!

    通過觀測天則,可以找到最貼近自己的道則!

    因此天則等于直接避免了修士走彎路,擁有天則的陳君不需要在之後的修行中慢慢完善自己的修行方向,天則中顯化的就是最適合的!

    因為天則包括了所有道則,從天則中感悟到什麼,就是最貼近什麼。

    林疏影此時有些愣神︰“來這里……塑道胎?”

    【死氣如此恐怖,這里怎麼塑道胎,難不成……?】

    “沒錯,我要塑大道道則之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