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楓林晚

    百年之前,這楓林晚中有人顏冠整個郡國,但後來郁郁而終,時間點恰好和光頭對得上。

    城池之中閑逛溜達著,陳君大搖大擺準備走進入楓林晚中。

    這是紈褲子弟的好處,換了別人還得偽裝,而他作為紈褲,來玩一玩青樓是很合理的,不用裝。

    林疏影愣了︰“你……來這干嘛?”

    雖然陳君來玩一玩很合理,但是……

    【這怎麼能行?他……他……哎呀!】

    陳君義正言辭︰“我這次來是為了正事。”

    看到陳君的臉,林疏影下意識就選擇了相信,沒別的原因,畢竟陳君一直以來的表現太正人君子了。

    楓林晚遠遠看去氣勢恢宏,整個樓閣造型陽剛,很像某物。

    其中充盈著莫名氣息,顯然是有一定的催情作用,整個樓閣被陣法籠罩著。

    陳君扔出十兩銀子入內,老鴇瞬間笑盈盈迎了上來,畢竟陳君一看就是富家公子哥。

    “公子想要什麼樣的?少女?少婦?甚至老嫗?我們這異國的、異域的、異族的,什麼都有,保您滿意。”

    “要頭魁!”陳君扔出一兩黃金。

    邊說著輕車熟路得上樓,熟稔得很。

    老鴇笑得整個臉上褶子擠在一塊,連忙安排人伺候過去。

    陳君被引著到了貴賓房內。

    “客人您稍等片刻,技師馬上就來。”

    陳君點點頭,腦海中系統面板打開。

    “果然在這里,執念深重,都殘存在這青樓之中了!”

    “很可能是這光頭和那絕世歌姬第一次的地方……”陳君看了看周邊。

    環境確實不錯,這地方也只有大富大貴的才消費得起了。

    一邊想著腦海中點擊光頭大漢的姓名。

    天地隆隆,碎片蜂擁。

    亡魂力量卷集而來,一個面容英俊的光頭身影緩緩出現,他眼神茫然,但很快就明悟了過來。

    “沒想到我死後,才終于明白!”他嘆道,感覺後悔。

    “前輩明白什麼了?”陳君問道,對這種有故事的人也很好奇。

    “紅繩在嗎?”

    陳君從懷里拿出來,放在這個英俊光頭的跟前。

    身影在見到紅繩的瞬間淚如雨下,可惜他已經死亡,沒有眼淚流出來。

    “我年少不知事,十八歲她給了我一切,可我不懂。

    她給了我她的紅繩,可我不懂。

    她面對我放下了所有的防備,她脫去自己的最後一件衣服與我一同,可我沒懂。

    我能感受到她的熾烈,但我沒能帶她離開。

    我沒能抵得住世俗的目光,我怕被人戳脊梁,被人說我喜歡一個妓女!

    于是,我假裝沒看懂她眼楮里的熾熱。

    我沒能有勇氣帶她離開這里!”

    光頭長嘆一聲,心中是無盡的悔意,死亡之後的他終于懂了︰“你不要步我的老路!”

    陳君一愣,他心想我又不嫖娼,也不喜歡青樓女子。

    這光頭大漢說是勸,是給年輕人一些人生經驗,怎麼就听著別扭呢。

    “前輩也不必如此,她死亡時留過遺書,理解您的所為。”

    這自然是天機閣通過隱秘渠道得來的,那封遺書拓印版出現在手中。

    大漢再一次淚如雨下,看向遺書哭得難以自己,他痛恨自己畏懼世俗。

    半晌之後,光頭目光四尋,遍布整個城池︰“孫女……我的孫女,居然還在這里!”

    他死了實際上已經百年多,但是這個世界,生育年齡普遍很晚,因此現在也不過才孫女輩而已。

    “帶她離開這里,給她贖身,我把一切給你!”

    陳君點頭︰“當然可以。”

    一個歌姬,最多也就幾千兩銀子,陳君現在還是出的起的。

    “我在寺廟的房間中留下了那件寶甲,其中牆壁上深刻著我的迷茫和一切思索,你學我法門,通過牆壁上的刻畫,能夠很快修行至圓滿!”

    陳君心想寶甲不見了,牆壁上所有的刻畫也都被人給請掃掉了。

    “那個住持似乎有問題……”

    一邊說著光頭手中法門演化,他的腦門在瞬間感覺爆發出了駭人的光芒,幾乎要晃瞎陳君的眼楮!

    “我修你的法門不會也禿頭吧?”陳君很擔心!

    “不會!”

    “那您是怎麼禿的?”陳君不放心,問道。

    “當和尚就禿了,因為沒有欲望了,體內一切的欲望被消弭,機體不願意產生任何東西,就會自然禿了的,所以不要讓自己沒有欲念!”光頭告誡道。

    “好。”陳君鄭重地點頭,看著光頭手中法門演化。

    “此靈術名為玄武寶術,意蘊自神獸玄武身軀中產生,上限極高,層次不俗,但現在在我手中只有皇術的程度!”

    皇術?還特麼只有?!

    你听听你听听,這說的是人話麼!

    開什麼玩笑呢,這可是皇術!

    短短幾日靠著系統得到了兩門皇術,陳君感覺如同做夢一般!

    家族最高層次也只是一門王術,兩門皇術能把家族提高一個等級!在皇朝評定中,這是不俗底蘊!

    “你且看好!我感覺我的時間有限,你一定牢記!”邊說著將這門靈術演化到最極致的層次。

    靈力的流轉方式,運轉的方法等等清晰地呈現在陳君的眼前,他一瞬間甚至就感覺陶醉其中,這樣一門靈術擁有浩瀚又博大的美感!

    整個心神完全沉浸在其中,這門靈術內蘊恐怖,以他的悟性都感覺深邃無比。

    一式又一式的演化中,玄武意蘊不斷彌散。

    由一個小小的淺淡鐵甲虛影,逐漸演化成玄武神軀,這門神通修行到極致,短暫中可以擁有玄武的一切力量,還不只是防御靈術那麼簡單。

    “入門為青霧,小成為青甲,大成甲冑上有符文印記出現,圓滿則蘊藏出第一個完整符文……”

    這門皇術的層次劃分相當復雜,入門級別也不過才剛觸及門檻,周身浮現一層青色霧氣而已。

    人影不斷地演化著法門,亡魂力量越來越弱很快將要消散。

    此時,房門被人輕輕敲響,一個柔弱的女聲出現︰“請問客人,可以進嗎?”

    既然是青樓,自然就要點牌號,而陳君剛才隨意點了頭魁,此時終于款款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