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紅繩

    “林姑娘你不必如此,真的沒什麼的,這區區寶劍而已!”

    用衣袖給林疏影擦了擦眼淚,陳君順手把劍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內。

    兩個戲精心思各異,陳君心道自己這一手應該博得了眼前這未來女皇的足夠的友誼了。

    安慰了半晌,林疏影才漸漸止住哭聲。

    “對不起,我有些失態了。”

    【哎,這可怎麼辦啊,我可是未來女帝啊哼,怎麼能這麼丟人。】

    “沒事的。”陳君依然是那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

    兩人離開此地繼續趕路,陳君在心中思索著。

    “幾百年前有個號稱防御無雙的光頭和尚,皇朝中都有赫赫威名,我得找他學一學防御相關的靈術。”

    自己躲雪怡大能也未必躲得了太久,目測大長老現在到處尋自己呢。

    學一門防御靈術,以後挨打的時候也能疼得輕點。

    不然又是好多天下不了床。

    邊想著不禁咬牙,穿越到了貴公子身上也有壞處,說好的大家族子弟都是紈褲父母寵溺呢?

    地行犀繼續前行,耗費了數天時間找到了這個光頭當初的寺廟。

    打開系統地圖,卻發現居然沒有光頭的名字。

    陳君一愣,思索了片刻。

    系統的小?里,關于系統原理看了片刻很快明了。

    “殘念,殘存的念頭,通常執念深重的地方殘存念頭的可能性更大!眼前的寺廟顯然不是,在另外的地方。”

    圍著這間寺廟轉了半天,打听了各種消息。

    因為這和尚去世才不過百年多,所以各種消息還是很齊全的。

    按照現在這位主持的話所說,這光頭並不是和尚,一直沒有真正出家,只是剃了度而已。

    “他有心事,無法真正入佛門,但又想入佛門,因此留宿在這里。”

    “他終日听上一任住持講經,每過一段時間,住持就會問他是否真的放下了,這時候他總會糾結許久,從未真正放下,一直沒有下定決心真正出家。”

    听著這位老僧的話,陳君不禁有些詫異。

    這個光頭到底是什麼意思?令人感覺奇怪。

    “他常去什麼其他的地方嗎?”

    “據說不曾離開過寺廟,但是經常將自己關閉在房間內,許久都不出現,住持曾說,他在里面不斷地嘆息,放不下心中的東西。”老僧雙手合十說道。

    “能帶我去一下他的房間嗎?”

    “可以。”

    兩人一路歪歪曲曲行走,很快到了一間破屋︰“這里很久無人居住了。”

    陳君點頭,邁入其中,一股時間古樸的氣息涌來,整個房間非常干淨,也幾乎什麼都沒有。

    一張床,一個桌子,一個板凳,除此之外沒發現別的。

    陳君看向房間四周,一寸寸地方劃過,幾乎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枕頭里,有一根紅繩。】

    【藏得很小心,但是很普通。】

    听到林疏影的心聲,陳君假裝四處亂看,順手將那一根紅繩收了起來。

    他深深佩服自己帶著林疏影的決定,不然這東西自己哪里找得到。

    這根紅繩藏在枕頭的中間,深深地埋在枕頭的麥穗中,還有個看不出波動的極小陣法遮掩。

    陳君將紅繩拿出,攥在手里,寺廟住持仍在講解。

    “實際上,你不是第一個前來這里的人了,好多人想尋他留下的東西。”住持笑眯眯得說道,“之前還來過一個和尚,揚言我們不交出來就要殺光我們。”

    陳君嘴角扯了扯︰“大師放心,我不是好殺之輩。”

    此刻他在手里比量了一下,紅繩的長度差不多正好夠系在自己的手腕上,可能稍微略長一些,大概系起來長度可以纏到小臂。

    此時心中已經有了猜測,陳君和這個住持大師又聊了片刻,找了個理由告辭。

    陳君和寺廟的主持告辭︰“大師,知道附近有哪些出名的青樓嗎?”

    大師一愣,搖了搖頭。

    林疏影更是愣了︰“你問一個出家人哪里有青樓?”

    自己如果是眼前的大師,恐怕已經一木魚敲下去了。

    陳君沒多解釋,告辭離開,腦海中思索。

    “施主慢走。”住持僧人看著陳君的背影,嘴角漏出一抹若有若無的詭異笑容。

    ……

    離開寺廟,走了半晌,確認四下無人之後,陳君將紅繩拿了出來。

    “你拿這根繩子干什麼?”林疏影不解。

    【以我的手段都看不出來有異常,絕對就是沒有異常。】

    陳君露出那種你個小屁孩懂什麼的神情。

    手中出現紅繩,拿著湊到鼻子前,聞了聞︰“果然……固留下了一絲氣息!”

    這根紅繩除了上面殘留著百年前的氣息之外,和任何其他普通紅繩都沒區別了。

    而這上面的氣息,顯然也是光頭以手段永久禁錮下的。

    女人的氣息,一種淺淡的香氣。

    腦海中略一思索已經大概明白了這紅繩來自哪里——一個青樓的女人!

    據陳君所知,青樓女子腳腕上喜歡系紅繩,以此表明,自己並沒有全部裸身,身軀還有最後一點遮蔽,並非一絲不掛。

    這根紅繩,就是她們的最後一件衣服。

    這樣,在賣身的時候,就可以安慰自己還穿著一件衣服。

    至于這個事情陳君為什麼會知道,不要問!

    以此推測,陳君此時已經大概明白。

    那個青樓的女子,對這個光頭完全放開了自己,紅繩解下,在光頭面前真正一絲不掛,從身體到心理上,都一絲不掛。

    那麼顯然,這個光頭沒有出家的最後一絲執念,也就是這個女子了。

    所以才有了剛才陳君問一個出家人哪里有青樓這種事。

    沒得到答案也無妨,找找就是了。

    驅使地行犀在附近的城池中尋訪了一番,地圖上沒有找到大漢的名字。

    陳君思索了片刻,接著搜尋了城池中的報紙,主要是光頭生活的那個年代的報紙。

    基本每個城池都有這種倉儲舊時報紙新聞的專門場所,花了一兩銀子無限制觀看,再想快一點的話可以選擇天機閣直接查詢。

    陳君不差錢,找到天機閣。

    “我要一百年前的鐘凡常去的青樓的名字。”

    “一千兩白銀。”

    “一千兩?太黑了吧!”

    “不黑,順便告訴你這家青樓現在的頭牌和各花魁的罩杯、身材等,再加1000兩,給你畫師畫的圖卷,不穿衣服的那種。”

    陳君笑了笑,遞出銀子。

    專業的事,得交給專業的人辦,不能小氣!

    很快從天機閣抱走了一大堆圖卷,陳君看向第一個信息。

    這家青樓有一個艷俗的名字,叫楓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