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皇劍

    陳君邊想著開口︰“四處走走,游山玩水。”

    林疏影猶豫了片刻。

    【我要不要說跟他一起?哎呀……說出來容易讓人誤會,可是……】

    陳君笑了笑,這小姑娘還挺傲嬌!

    他想了想決定給未來女帝個面子,而且,沒有輦車保護自己現在這實力實際上不太安全,而林疏影現在早就跨過脫胎境了,給自己當個保鏢也是好的。

    于是開口說道︰“林姑娘沒事的話不如和我一起?”

    林疏影一愣,接著抬頭,眼眸里放出光華︰“嗯……好!”

    她剛才是真的惆悵,重生一世歸來的她剛才在思考人生,能有人陪著四處逛逛也是好事。

    ……

    兩人看了一會星空,接著去最近的城池租了一頭地行犀。

    奔行之中,陳君假裝沒有方向,四處亂逛,隨意選了一個方向。

    實際上離自家不遠的一處地方曾經有一位劍道大能隕落過。

    這位大能生前身份顯赫,乃是當時頂尖皇朝的皇子。

    陳君想要補全驚鴻劍術,因此準備去看看有沒有殘念存在。

    騎乘地行犀亂逛,路上繼續跟林疏影套話,陳君又得到了一些關于未來的消息。

    例如大夏皇朝後來和不由皇朝的國運之戰,例如北匈的絕世妖孽後來敗盡皇朝天才等等。

    就這麼閑逛著,耗費了足足六天之後,兩人一路奔行終于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片荒蕪的山脈,那個存在的尸體中內蘊的劍意將這里的一切都給剿滅掉,現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依然寸草不生。

    看著眼前的景象林疏影思索了片刻︰“這不是明皇子的隕落地嗎。”

    “是嗎?我也不知道,看這劍氣彌留很是恐怖啊。”陳君假裝好奇,徒步向前行去。

    林疏影在身後笑了兩聲︰“別想了,這里不是體聖場域那樣的地方,觀悟波動是不可能有收獲的,這里彌散劍氣是因為明皇子死前用盡全力將寶劍扔出造成的。”

    “扔出寶劍?”

    “對,臨死前怕寶劍蒙羞,因此扔出了無窮遠的距離,至今沒人知道在哪里,多數人推測這柄劍將被永遠埋葬。”

    陳君也沒再多問,系統地圖中出現了這個大能的名字,點擊。

    恐怖的意蘊流轉,碎片瘋狂匯聚。

    陳君特意觀察了一下林疏影的反應,確定了哪怕是她的見識都無法感應到系統重聚的殘念。

    此時眼前,一個衣著雍容華貴的青年出現,他周身破碎,身軀殘破,然而擁有無上威勢。

    青年盯著陳君,感覺難以置信︰“天底下,還能有這樣恐怖的手段?”

    他身為皇朝皇子,見識之廣博遠不是一般人可比,可依然覺得震撼!

    “前輩是否有什麼遺願?晚輩可以幫忙完成。”

    “皇朝都滅了,我能有什麼遺願?”青年笑了笑,已經感應到了相關的事情。

    “……”陳君沉默。

    “你想要什麼?”青年笑道,看穿了陳君的心思。

    陳君拱手一拜,接著手中驚鴻劍出現,掌握的七式劍招流轉,虎虎生風。

    青年的眼神在看見這門劍術的瞬間愣住,他的目色凝重︰“你從哪得來這門劍術?”

    “家族藏經閣。”

    “什麼家族?”

    “嗯……東洲東海郡陳家。”

    “沒听說過……”

    陳君撓了撓頭,自家知名度確實不高。

    “這劍術內蘊層次極高,很可能脫胎于劍主的法門。”青年邊說著手中劍意流轉。

    他早就達到以身化劍的層次,身體的每一個部分都可以當做寶劍。

    手中靈術流轉,陳君仔仔細細地盯著,生怕錯過分毫。

    “我現在的這點力量,只能將它推演到皇術的層次,讓它擁有本身該有的皇術威能……再往後,超出我能力的範疇,恐怕要劍主才能做到了!”

    青年嘆了口氣,他是劍痴,看到一門內蘊極高的劍術就興奮。

    唯一遺憾的是自己已經死亡,不然說不定耗費百年或者千年時間,有機會推演觸踫劍主的層次!

    陳君牢牢地記下青年的一切動作,同時有些疑惑︰“劍主是誰?”

    “百萬年前的大人物,得到了劍道的全部認可,天下共尊劍主!”

    此時青年一點點演化驚鴻劍術,這門恐怖劍術終于顯露出他原本應當有的樣子。

    陳君看著都感覺心驚,皇術級別的層次果然恐怖!

    原本的驚鴻劍,外觀就只有天階靈術的威能,因為內蘊恐怖,而略勝天階靈術一籌,但沒有超過太多。

    此時它終于顯露出自己本該具有的恐怖威能,劍意流轉中,驚天的力量爆裂。

    隨著青年最後一式的完成,陳君瞬間口中咳血!

    強行記憶,讓他身軀都有些難以承受!

    此時推演完這門劍術,青年的虛影顯得極其淺淡,看上去仿佛要破碎。

    他默默閉著眼楮,感應了片刻。

    接著睜眼,看向陳君目光灼灼︰“我的侍劍逐星,你可想要?”

    與其等待自己的寶劍被什麼莫名其妙的人偶然發現,不如就給眼前這青年!

    陳君一楞,這機緣撞上來,豈有不要的道理?

    “多謝前輩!”

    青年笑了笑︰“逐星是皇劍,你確定要拿?若被人惦記上可是大事。”

    听聞這話陳君倒吸一口涼氣,皇劍,整個皇朝能有幾柄?

    當今皇朝的皇帝,才勉強能夠發揮出皇劍的全部威能罷了!

    被人惦記?根本不需要擔心,自己又不傻。

    “這劍,以你現在的層次不足以發揮它萬分之一的力量,甚至你揮動都會麻煩,”青年說道,身形一陣顫抖,“不過,這柄劍,也唯有在你身上,我不會覺得受辱沒了!”

    他深深明白重聚亡魂力量是多麼恐怖的法門,而且自己只演練一遍就能強記皇術,這少年天賦之高絕不亞于當年的自己!

    這樣的人,拿到自己的寶劍,不至于讓寶劍蒙塵!

    邊說著周身開始了瘋狂地顫抖,某個不知名位置所在,深埋地下的一柄長劍仿佛感應到了曾經舊主死亡的力量!

    寶劍破空,瞬間沖破了一切的阻礙,頃刻間劃過無盡的空間!

    “哎,前輩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