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讓歷史按照它該發生的繼續

    邊叫囂著敞開胸膛,輕輕揚起高傲的頭顱,斜睨著眼前這一隊人。

    領頭人眼眸中閃過一絲狠色,你這個傻子紈褲,連最基本的戰斗經驗都沒有!

    就這麼大搖大擺露出空門來,這不是找死嗎?

    就好像絕世美女半漏身軀,就差去輕輕一掀,揭開面紗。

    這一刻的陳君在這人眼中太有誘惑力了,這樣的傻子不殺他都對不起他啊!

    眼中光華一閃,他手中長槍一晃消失,一柄短刃不知何時被握在手里!

    接著紫色光華一閃,周身靈力流轉他重重地向前一踏,整個人激射直沖陳君而去!

    短刃一揚,尖銳的音爆聲中直接劃開了空間!要將陳君開膛破肚!

    “脫胎境?”陳君輕咦了一聲。

    這個世界要說不好在哪就是這點不好——一言不合就要殺人。

    我光說要插手此事,還沒說怎麼樣呢,你這就動手了?

    萬一我說我跟你一塊對付這倆女的呢?

    你看看你,這麼沉不住氣!

    邊想著周身一晃,璀璨光華涌現,陳君對著短刃一拳轟出!

    按理說脫胎境是生命層次的跨越,一般圓身境的修士哪里有可能對抗,但陳君肉身無暇,勝過旁人太多!

    他現在的戰力不能用常識判斷!

    而且,他還有聖術!

    一般靈術每提高一個品階,威力都是前一個品階的兩倍,聖術就意味著同樣小成的話是超凡靈術威力的十六倍!

    哪怕差了一個大境界,也足夠彌補了!

    這一拳轟出,陳君腦海中涌現出體聖的法門!

    同樣是體術,在陳君的手中,威力就比體聖差多了。

    而且,因為肉身的細微差別,這體術有一絲不適合自己,需要自己推演完善。

    當然,就算如此這一拳依然恐怖!

    拳頭還沒踫撞,拳影交錯就直接將短刃轟然破碎!

    領頭人只感覺拳影璀璨耀眼,龐然巨力涌動之下根本無法抗衡,瞬間整個人被罡風拋飛!這一拳撞在身軀上,他直接倒飛出去大口咳血。

    然而詭異的是,他哈哈大笑了起來。

    “果然是紈褲子弟!果然是紈褲子弟!戰斗經驗少得可憐!”

    他掙扎著晃晃悠悠從地上站起身來,感受著體內的支離破碎,心中憤恨無比,又暢快無比。

    這小子太傻了!

    他笑著艱難地抬起手來,指著陳君︰“你看看你的拳頭!”

    剛才短刃的鋒影劃過,在陳君的拳頭上留下了極淺的一道劃痕,有點點血跡灑落。

    “我這短刃涂抹了奇毒七絕散!你死定了!”

    他看向陳君像是看一個死人。

    听到這人的話,兩個疲于奔命的女修士只感覺一股難以抑制的沖動涌上心頭。

    本來以為得救了,絕望之中看到希望。

    這少年實力如此恐怖,自己二人得救了。

    結果這個少年是個紈褲,連這點戰斗經驗都沒有,自己二人還是難逃一死!

    你怎麼……你怎麼能這麼蠢!

    兩人一上頭,實在撐不住,直接氣昏死了!

    而听到對面的話,陳君愣了下神。

    “哦!你說的是奇毒啊!”

    陳君念頭一動,肉、經、骨、血周身一凝,劃破皮膚滲入自己身軀的所謂奇毒,一絲淡淡的紫氣就這樣被凝煉了出來。

    自己掌握了體聖的法門,對身體有完全的掌控力。

    就這區區一點毒素,滲入哪里我逼不出來?

    肉、經、血、骨,整個身軀,這毒想藏到哪去?

    哪怕你滲入我的骨縫里,我都給你輕松逼出來!

    對面領頭人的眼楮瞪得極大,看著這一幕完全不敢相信。

    這他媽的是什麼怪物?

    憑什麼?為什麼?

    憑什麼!為什麼!

    “行了!安心去吧!”

    陳君心想你剛才沒下殺手的話我也就饒你一命了,但是現在就對不起了。

    我只是說一句話,你就想殺我,那我憑什麼不能殺你呢?

    話出口接著就是一拳!

    一拳遮天蔽日,一拳天地失色!

    面對這一拳,哪怕這個領頭人是脫胎境也根本沒有絲毫抵抗的可能,他絕望無比,掙扎著拼死一搏。

    合陣之法催動,恐怖的力量直沖雲霄,狠狠斬落!

    噗得一聲輕響,巨劍虛影被一拳破碎,接著余波橫掃,眼前人等盡皆死亡!

    陳君並沒有心理負擔,因為按照正常歷史發展,這些人都會被誅九族。

    他們可是平王的手下,雖然看起來只是支脈,但依然逃不脫命運。

    “我現在殺了你們,等于救了你們的親人!你們得謝謝我啊。”

    陳君心想,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這些人本來不只是自己,九族都要被誅殺。

    現在好了,你們死了,但你們的九族獲救了。

    ……

    一片寂靜,陳君望向沙坑中昏死過去的兩個女修士。

    是什麼東西讓林疏影想要拿,他很好奇。

    看著眼前昏死的兩人,林疏影同樣陷入了思索。

    她很想拿到那東西,可是……這兩人還沒死,那東西也就不是無主之物!

    【真令人為難!】

    【我一個未來女帝,要當小偷?不行不行……】

    這可怎麼辦?她皺著眉頭仔細思索,很想陳君幫她當這個小偷。

    思索之中突然轉念一想。

    【不對!我這是為了讓歷史按照它該發生的繼續下去!】

    【嗯!沒錯,按照正常的歷史軌跡,這東西也不在這二人身上了!我這是為了修正歷史!沒錯!】

    【如果我不拿,歷史就變了!為了歷史的發展,我得拿!】

    一邊想著,林疏影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了。

    她看了看兩個昏死的女修士,接著從其中一個身上找出圓球,滿意得點了點頭。

    “走!”

    陳君︰“?”

    看著地上昏死的兩個女修士,望著那破碎的衣服,陳君思索了一會,給她們設了個小遮掩陣法,防止二人被撿尸。

    做好之後,驅車離開。

    ……

    半個時辰之後,躺在沙漠中的兩個女修士悠悠轉醒。

    “嗯?還活著??”

    “我居然還活著!”兩個女修士瞪大了眼楮,互相看著彼此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接著其中一人忽然反應過來摸了摸自己的全身上下。

    “糟了!東西丟了!”

    一個人皺眉思索,自己二人沒死,那麼顯然是平王府的那隊人死了,這麼說來,一定是那個少年拿走了東西!

    “那個少年叫什麼來著?”

    另一人低頭思索了許久,然後抬頭︰“東海郡周府周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