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此子道心非凡

    場域內的陳君倒是沒想過,居然還有意外之喜。

    原本能治好小兄弟已經覺得不虛此行,結果還把自己肉身做到了真正無暇,超脫極限。

    這時候體聖居然還有東西給自己。

    “我最成名的東西,一是肉身的修行法門,多少人想要走到肉身的極盡,只有我做到了,二是體術!”

    體術指身體之術,是靈術的一種分類。

    靈術即將周身靈力以特定方式流轉催動形成的術法,通常分功伐、防御、身法類等,還有一些特殊的例如瞳術、音嘯等等。

    靈術分為低階、中階、高階,每一階分為上品、中品、下品三等。

    而高階靈術之上叫做超凡靈術。

    超凡靈術是個坎,尋常人窮盡一生也無法掌握,因此稱作超凡,即超越凡俗能領悟。

    超凡靈術之上叫做天階靈術,然後是王術、王術之上叫做皇術!

    體聖功伐從來都是靠著無上肉身,他以周身做兵器。

    手、腿、肩、肘,甚至是皮膚、血液、骨頭通通都是功伐或防御的手段,他將身體研究到了極盡,創造了自己的一整套靈術體系——體術!

    听到體聖的話陳君一怔,接著心頭火熱。

    雖然向道之心沒多堅定,但是白得東西誰不喜歡啊。

    而且,作為一個穿越者,陳君對自己的要求是——不能給穿越者丟臉。

    家族最高層次的靈術是頂尖王術。

    距離皇術還差一絲,而體聖這法門顯然是皇術之上的聖術!

    這東西如果被人知道了,恐怕整個皇朝都要搶奪!

    大夏皇朝的皇帝不過人皇境,最強手段也就是偶然得到的聖術罷了。

    “學會了之後肯定同階無敵!算是不給穿越者丟臉了!”

    陳君邊想著躬身︰“多謝前輩!”

    體聖淡淡得笑了笑︰“每個人的身軀都有細微的差別,我的體術並不一定完全適合,你自己慢慢體悟更改,另外人體無盡,有機會你可以將這門體術推向更高的層次。”

    話畢光華一閃,他竟然將自己最後的這點念頭凝成了一點,落入陳君的手中。

    “冥教勢大,有把握了再去。”

    人影徹底消散在天地間,曾經震古爍今的體聖自此不再!

    而拿到了肉身法門的陳君艱難地挪動著向後,很快爬出了90公里的範圍,並急速不斷向後,在70公里處停了下來。

    此時周身血肉模糊,看上去奄奄一息。

    他從懷里掏出一顆回元丹,塞進嘴里,看向雲想裳真誠道謝︰“多謝!”

    “嘻嘻,哥哥要謝我的話不如就以身相許吧!”雲想裳忽閃著大眼,看起來很認真。

    “??”陳君懵逼。

    他自認為只是小有魅力,還不至于讓一個天才少女見第一面就以身相許。

    貓膩,絕對有貓膩!

    林疏影的心聲再次響起︰【臭女人,不要臉!】

    “怎麼樣?哥哥考慮一下?”雲想裳忽閃著大眼湊到了陳君跟前,整個人幾乎要貼了上來,如果不是只有區區a杯,恐怕胸脯已經靠上來了。

    【哼,我倒要看看這陳君什麼反應。】

    【哎不對啊,我干嘛要看他反應?他愛怎樣怎樣!】邊想著林疏影扭過頭去。

    【算了算了,看看!我就是好奇!】

    陳君對此毫無反應,他干笑了兩聲。

    任憑少女左右繞著自己轉來轉去,陳君不為所動,他沒有著急離開,而是直接默默修行了起來。

    沒有任何地方對肉身境界修行的加持比體聖場域還強,也沒有任何地方比這里還適合修行提升的法門。

    陳君默默誦讀,流轉功法瞬間忍不住痛呼出聲!

    就只是略一流轉,就感覺肉身一股撕裂般的痛苦涌來!

    這法門霸道無比,四境合一竟然是直接撕裂肉、血、骨、經,然後揉煉在一起!

    就好比有人把你的身軀直接扒開,揪住你的肉、血、骨、經,然後將他們碾在一起,死死的壓住,用功法吸納天地靈氣揉煉!

    那種直入骨髓的劇痛下一般人別說修煉了了,就連動一個念頭都無比困難!

    “非大毅力之人修不成……”

    陳君不禁感嘆,一般十幾歲的少年誰能有這樣的心性和忍耐力。

    他兩世為人尚且覺得幾乎難以承受,換了別人來,恐怕拿到法門也無法修行。

    深吸一口氣,再次口中誦讀法門,按照體聖所說感應著周身的三百六十五處節點

    第一處頭頂天橋節點光華一閃,接著轉瞬熄滅,劇痛之下他實在沒辦法,根本修行不下去!

    “再來!”陳君默默咬牙,繼續開始流轉。

    他強忍著驚人的痛楚,不斷的嘗試,而第一次的流轉就花了陳君足足兩個時辰才運轉完一個周天!

    位于頭顱天橋處的第一個四境共鳴節點點亮!

    1/365!

    周身隆隆震蕩,似乎與天地發生了某些感應。

    “我的腦袋,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陳君默默體悟,頭頂天橋處他仿佛對毛囊都有了感應,對空氣的流動都有了感應。

    陳君瞬間恍然,四境合一這一處節點,自己對頭頂天橋已經完全掌控!

    接下來的時間陳君開始了晝夜不眠的苦修,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之後就容易了不少。

    他對痛苦的忍耐力急速上升,也很快發現自己的道心居然從1提升到了2。

    默默地苦修著,而周圍旁觀的人等得都有些著急了。

    “怎麼還不出來?”

    “可惜了,就差十公里他就能帶出體聖的傳承了!”

    “就差?最後的十公里恐怕誰也不行。”

    “這也足夠恐怖了!肉身境整個東洲無人可比!”

    郡國王滿眼惋惜,他看著那個身影,決定等陳君出來重重有賞,如果陳君願意,甚至他可以收為門徒!

    要知道琴泉郡是東洲第一大郡,他是巔峰人王,實力恐怖,數不清的人想要拜在門下!

    此時不少人都看著,心中羨慕不已。

    誰都看得出來郡國王賞識,這可是祖墳冒青煙的大好事。

    ……

    修行中的陳君之所以沒出來,是因為林疏影的心聲。

    【琴泉郡的郡國王後來追隨意圖謀反的平王被誅九族了……】

    陳君心想我可不能和這種人有絲毫關聯!

    萬一郡國王一高興,把自己收入門下,或者讓自己當個什麼名譽門徒之類的,自己可就進了郡國王九族的範圍了!

    那真是廁所里打燈籠!

    他默默盤膝而坐,在七十公里的位置繼續修煉。

    ……

    時間流轉,人群越等越急,卻發現陳君好像毫無感應。

    “這是完全沉浸在修行中了,難怪能有這樣的肉身啊!”人群感嘆,難怪陳君這麼恐怖。

    “不愧是天才,從來沒想過出風頭一事。”

    “老夫自認如果能走到九十公里打破記錄都會忍不住第一時間出來炫耀一番!”

    郡國王也緩緩開口,心中震驚︰“此子道心非凡!日後注定是一方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