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轟動

    眼前的少女看上去比自己還小一點,鵝蛋臉,面容精致,眼楮忽閃忽閃,扎著馬尾辮,賣著萌。

    “你也很厲害啊!”陳君禮貌地回應。

    他心想這位未來應該也是個大佬,不然林疏影不會認識她。

    既然是大佬,那當然是搞好關系。

    陳君此時也發現了,這人吞吐呼吸之間竟然也有靈氣的波動。

    雖然程度不如自己,但也很恐怖了。

    要知道自己提高了天賦四倍才達到這效果,結果這人竟然也就比自己差一點!

    “沒有啦嘻嘻~哥哥看樣子還能向前,說不定還能走到中心拿到傳承,但妹妹就只能走到這里啦~”

    聲音依舊酥麻,好像在跟自己撒嬌。

    陳君呵呵干笑了兩聲,作為一個直男屬實不太適應。

    “我叫雲想裳,是皇朝中州雲家的人,哥哥你呢?”少女嬉笑著。

    陳君心下恍然,原來是中州來的天才,特意來體聖傳承地錘煉肉身,他開口道︰“我叫陳君,東洲東海郡陳家。”

    “哦!听說過!陳修的家族!”少女仿佛見到老友,一把抓住陳君的手。

    小手軟膩的觸感傳來,陳君也有些愣神。

    這人居然認識自家老祖?

    腦海中響起林疏影的心聲︰【這雲想裳,真不要臉!】

    此時林疏影也在場域內修行,距離雖遠但對她這個重生者來說這點距離看得清清楚楚,甚至看兩人的嘴型就知道是說了什麼。

    【怎麼陳君被人牽著手我會感覺有點不爽呢……】

    【哎呀這怎麼回事!不行不行!】

    【我是未來女帝,不可能和一個普通天才在一起的。】

    陳君听著未婚妻的心聲心中好笑,這說是個重生者實際上心理年齡也就是個小孩。

    眼前雲想裳忽閃著大眼︰“陳修前輩對我族有恩,沒想到在這里能踫到恩人的後代呢!嘻嘻真好!”

    她邊說著拿出一塊玉佩︰“哥哥,這是我的玉佩!以後來中州記得到雲家找我!”

    陳君茫然接過來點了點頭,少女嘰嘰喳喳像個話癆,他略有些頭疼。

    本來準備在70公里的位置適應幾天再走,但被這少女吵得沒辦法只能繼續前行。

    ……

    此時陳君的身影走到這一步,已經引起了轟動!

    “百年以來沒人突破70公里了!”

    實際上如果不是前一段時間雲想裳來了,已經500年都沒人突破那里了。

    許多人瞪大了眼楮滿眼的不敢置信︰“這麼年輕?肉身怎麼可能修行到這種地步!”

    “我每一重境界都錘煉了五遍了,到現在也只能走到30公里,這人天賦是多可怕!”

    就連琴泉郡的郡國王此時都降臨了這里。

    他是整個琴泉郡的最高權力者,人王境界的恐怖強者,而且在人王中也屬于頂尖。

    此刻他眼神中眸光流轉,看著陳君的身影。

    “不知道他有沒有機會達到最中心!如果能拿出體聖的傳承,我甚至可以將女兒許配給他!”

    那樣的傳承是皇朝皇帝都眼紅的東西,只不過到現在都沒人能拿到。

    如果能在自己的任期出世,皇朝必然會給予豐厚的獎勵!

    不只是郡國王,東洲相近的許多宗門和世家也都有人連夜趕來,想要收入門下。

    “可惜,是陳家的人!”世家都很無奈,讓一個人換姓顯然不可能,而且陳家也算是大家族,在整個東洲算有點底蘊的。

    “哎!竟然是東海郡陳家的人!”

    宗門的長老們也頗為無奈,東洲最頂尖宗門確實有人王巔峰強者坐鎮,資源也很豐厚,但只說修行條件什麼的比陳家強也有限。

    況且都知道陳家全部資源陳君任取,而到了宗門可就不是這樣了。

    “他眼里恐怕只有中州的真正頂尖大宗門……”

    那是有人皇境坐鎮的宗門,祖上出現過聖人的傳承,修行條件等不是區區東洲這些宗門可以比的。

    當然,要進入這樣的宗門難度極高。

    那是整個皇朝所有年輕一代的夢想,皇朝多少億人?數都數不清,但這些宗門每年招收不過寥寥幾百人。

    除了中洲之外,其他八州,每年能入皇朝頂尖大宗的只有幾十人罷了。

    而雖然沒希望將少年招入門中,但他們一個個都沒走,準備想要看看這少年究竟能達到哪一步。

    ……

    此刻陳君每前進一步都感覺無比困難,他回頭看了看,就幾百米的距離自己走了接近一刻鐘了。

    他甚至隱隱感覺前方的場域有固態化的趨勢,是根本無法前行的。

    大口呼吸著,此刻場域對身體已經無法進行什麼改變了,他體內雜質已經完全排除。

    “我已經四境圓滿達到極限了,如果這樣都走不到中心,那怎麼才能到?超脫極限不成?”

    每一步踏出現在周身骨骼都在咯吱作響,他周身隆隆震蕩著。

    按照感悟將身軀的震蕩與場域的波動保持某種一致,這樣陳君才能極其緩慢地前行。

    五日之後,他走到了八十公里處,整個人都感覺有些吃不消了。

    打開腦海中的系統面板,地圖上仍然沒有體聖的影子。

    “要走到九十公里必然要身軀破碎才有機會,要想身體完好根本不可能!”

    內心中確立了這個想法之後陳君咬了咬牙,他開始奮力奔行!

    隆隆震蕩著,軀體前進。

    八十一公里,他的周身開始向外滲血,皮膚破碎。

    八十二公里,身軀外表已經完全爆裂,血液化霧在身軀周邊縈繞。

    八十三公里,他的骨骼出現了輕微的裂痕,周身血液流淌便了全身。

    八十四公里,手骨斷裂,顱骨裂紋,腿骨出現斷痕。

    “啊……!”兩世為人的陳君哪里承受過這種痛苦,他小聲地嘶吼著。

    ……

    八十八公里,陳君周身骨骼都出現了斷裂,還能往前是靠著靈力凝聚維持骨骼的完好,但這樣的消耗太驚人,他堅持不了多久。

    八十九公里,陳君雙眼模糊,看著眼前,整個人意識都要模糊了。

    場域的壓迫無時不在無處不在,這樣的恐怖壓力之下要保持清醒已經很困難了。

    系統面板內,地圖上還是沒有。

    “就差一公里了……”

    陳君實在感覺沒有辦法前進了,他想奮力凝聚力量可這都難以做到。

    場域的壓迫絕倫,周身肉、血、經絡、骨骼全都破損不堪。

    現在這個身體狀態,拿出去說是死了都有人信!

    他一點一點艱難地往前,但這最後的一公里仿佛遠在天邊!

    此時身後七十公里處的雲想裳看著陳君的身影歪了歪腦袋︰“他好像很想再向前一點?那我幫幫他吧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