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體聖傳承地

    林疏影說道︰“據說體聖做到了真正的肉身無暇,因此如果能參悟體聖法門,就能完成肉身的無暇重塑!”

    【但這何其難啊,前世我在體聖的傳承地悟了幾十年都沒有收獲。】

    【別說是我了,大夏皇朝的皇帝都曾來過,也沒能悟透。】

    體聖是肉身無雙的代名詞,據說他修行天賦極差,靠著大毅力以身體成聖。

    他的隕落地,曾經悟道的地方形成了古怪的能量場域。

    以他的隕落地為中心點,場域輻射出了足足方圓百公里。

    在場域的範圍內,不論什麼境界都將被壓制在圓身境以下,絕對突破不了肉身五重境界。

    越向中心點,壓力也就越恐怖。

    即便幾十萬年過去了,場域依舊如初,哪怕是大夏皇朝的人皇前來都無法打破,同樣要被壓制境界。

    而據說通過觀察場域的波動和流轉,如果悟性足夠是可以明悟體聖的傳承的。

    體聖死前將手段都留在了場域的波動和變化中,但他死了幾十萬年了,還沒有任何一人悟透。

    據說最中心有完整傳承,但從沒有人能走到最中心的位置,將傳承拿出來。

    而听到這話陳君陡然覺得抓到了希望,而且……好像希望很大啊!

    他愣神了一會,在思索。

    自家老祖的殘念能重聚匯集,那體聖的應當也可以吧!

    對別人來說是依靠場域推演,對自己來說好像不用!

    【看來他也沒這份信心,確實也是,幾十萬年了都沒人能悟到。】

    林疏影一邊想著開口︰“還是去看看吧,也不遠,而且在體聖場域內能夠磨煉肉身,對你也有莫大的好處,說不定能依靠場域的力量將影陽法門的道韻完全排除。”

    【雖然可能性不大。】

    【但這少年就這麼毀了的話,確實可惜。】

    “走!”

    陳君現在一秒都不想 攏 剎幌胱約旱男︵值莧Я饋br />
    ……

    兩人急速出了城池,乘著輦車前往東洲琴泉郡,那是和東海郡相鄰的郡國,是東洲的第一大郡國。

    輦車啟程,急速趕路走了足足一夜。

    晚上荒郊野嶺沒辦法,兩人就只能湊合著擠在輦車里睡。

    【我可是未來女帝,怎麼能和人擠在一起……】

    【哎難道要我出去睡?可是我現在這境界,沒有輦車陣法保護……】

    【這少年……】

    陳君哪有心思管這些,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的小兄弟。

    【哎算了算了!又不是蓋一個被,只是共處一室,沒事的沒事的。】

    林疏影在心中不停地安慰著自己。

    【不過……他晚上會不會……?】

    【不對不對,他現在肯定沒有那種世俗的欲望……呸呸!】

    【怪不得這些天他一直這麼彬彬有禮和我保持距離……我還以為是自己魅力不夠,果然是我想多了。】

    輾轉反側之中,林疏影半夜才沉沉入睡。

    而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輦車已經又在急速奔行了。

    陳君眉頭緊皺,盡管有點把握,但心中還是有一絲擔憂。

    路上林疏影也沒多打擾,自己默默修行著。

    又經過足足半天的時間,翻過了一座山脈,陳君的目光看向前方。

    金光璀璨,照應出極遠的距離,山脈頂上看過去遠遠可以看到無數人影盤坐在金光里,望過去像是一群群的小螞蟻。

    那就是體聖的隕落地、傳承地了。

    金光範圍就是場域,陳君走下山脈,遠遠接近就感覺有一股壓迫力涌來。

    這是體聖死亡自然散發出的壓迫,這種場域下陳君感覺周身在發生極其輕微的改變,古怪的力量鑽入身體,潛移默化的改變著周身。

    外部坐著數不清的密密麻麻的人影,他的到來誰也沒去注意。

    這是肉身境修行的超級寶地,在此處修行肉身境功法因為有體聖威能的壓迫事半功倍,因此人影海量。

    陳君在最外圍找了個地方盤膝而坐,閉上眼默默感應了一番。

    “波動確實是傳承,通過波動可以推演!”他現在悟性出眾,自然很容易就能判斷出來,但要依靠場域的波動反推完整功法那就是痴人說夢了。

    悟性加到極限恐怕都辦不到!

    “外圍這種波動的力量很小,對身體的改造也很小……”

    越向內壓迫越強,對身體的改造也就越強。

    而且陳君打開自己系統地圖看了一下,自己現在只能查看方圓十公里範圍,連個人影都沒有。

    而體聖隕落地為中心,輻射出足足上百公里的場域,這意味著自己需要往前走九十公里!

    陳君向前看了看,絕大多數人都在最外圍。

    大概有30%的人能前進到十公里範圍,而90%的人都被阻隔在20公里範圍。

    “最遠的那個……好像走到70公里了!好像還是個女子?”

    林疏影的心聲又一次響起︰【是雲想裳那個夾子……哼!】

    陳君一愣,“夾子”是什麼?看上去兩人還認識?

    不過此時也沒心情去多想了,陳君起身開始向內部走去。

    最開始位置的壓迫力很輕,大概相當于十四級台風,以陳君的肉身根本毫無感覺。

    不過在古怪力量的作用下,陳君隱隱感覺周身又有雜質要被排出。

    “塑造無暇肉身的場域波動,果然不俗!”

    自己修行的功法品階已經很高了,按理說不該有這麼多雜質才對!

    一邊想著他飛速前進,周身在壓迫下不斷滲出點點黑色液體,而他短短片刻就走到了20公里那條線範圍,這是90%的人都被阻隔的地方。

    到了這里,陳君才終于引起了一點注意。

    “這麼年輕?”

    “小伙子,慢點,切記不要逞強,要選擇肉身適應的地方修行才有效果,不然只會傷了根基!”一個禿頭大漢好言說道。

    以往也不是沒有人急速奔行往前,非要選擇肉身很難承受的位置修行錘煉肉身,這樣做一個不慎很容易無法完成周天凝練傷到根基!

    “是啊,壓迫越強確實修煉效果越好,但還是要找最合適的位置!”

    陳君點頭︰“多謝提醒。”

    對他來說,這個位置不過是剛剛感覺到了阻礙罷了。

    他現在才感覺抬腿向前出現了絲絲凝滯,空氣中的力量在阻礙自己前進,凝厚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