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影陽派寶典

    這氣息流轉的方式林疏影隱隱感覺似乎在哪里見過。

    接著還沒等多想,她瞬間呆住了。

    【他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怎麼這麼快!】

    以陳君為中心,此刻靈氣瘋狂卷積而來,竟然要形成小型風暴!

    陳君不停地流轉著法門,一種暢快淋灕的感覺涌來,此刻仿佛周身每一絲毛孔都在瘋狂吸納天地靈力。

    “這才能叫天才啊!”

    剛才瘋狂加點,天賦已經來到了53,是之前的兩倍還多!

    之前陳君雖然覺得自己天賦確實不錯,勝過家族里那些兄弟姐妹,但最多只能算是東海郡的天驕。

    而此時加過點之後這靈氣吸納煉化的速度,自己的天賦絕對能在整個東洲都排的上號!

    “以後可以更舒服的躺平了!”

    只要再加上幾十點,自己一呼一吸之間都在吸納靈氣,根本不用特意修煉,哪怕睡覺都是在修行!

    【這功法怎麼總感覺很熟悉?這是什麼呢?】

    林疏影開口問道︰“你這是什麼功法?似乎不太常見。”

    “是我陳家的秘傳法門,只有我一人能夠領悟,因此就我一人修行。”

    陳君沒什麼防備,他也不信一個重生者、可能的未來女帝會看上自家法門。

    這法門真要這麼珍貴,自家早被人踏平無數次了。

    “我給你講講?”

    林疏影眼楮一亮︰“好!”

    【這人怎麼這麼信任我?莫非真的對我一見鐘情?】

    【可惜……我未來注定不凡,不能呆在小小的東海郡……不對,呸呸!我這想什麼呢!】

    陳君心中呵呵,我還未來無上帝主呢!

    當然,重生者有自傲的想法,陳君很能理解。

    換了自己重生,肯定也看不上庸脂俗粉。

    邊想著將法門闡述講給林疏影听︰“影陽第一重天地陽氣……”

    【嗯?】

    等等!

    听到這第一個詞,林疏影就反應過來了。

    “你練的時候這法門是不是缺了一頁!”

    她想起來在哪見到這門功法了!

    那時的她已經身成人皇,在一處遺跡見到過,當時驚為天人,想不到有人能創造這樣的煉體法門。

    【這是影陽派的鎮派之典,層次無上的功法!】

    陳君心想自己只知道這是老祖從某個地方淘來的,是現在家族最高品階的功法。

    功法分為低階、中階、高階,每一品階分為上品、中品、下品三等。

    高階之上叫做超凡功法,再之上叫做天階功法。

    到這一步就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修行的了,所謂超凡,就是一般人根本看不懂,無法理解。

    而天階功法,哪怕陳家整個家族能理解學習的也不過寥寥幾人。

    天階之上稱為王階功法,再之上叫做皇階功法!

    家族最高的是王階功法,而這本功法按照大長老的感應至少是皇階!

    因此大長老一直很珍重,也沒有透露過,到現在家族也只有陳君一人修行。

    陳君之所以透露,純粹是相信一個重生者的尊嚴和眼界,林疏影絕對看不上。

    陳君點頭︰“確實缺了第一頁,但是並不影響修行,大長老推測第一頁只是總綱介紹罷了,沒什麼影響。”

    【壞了壞了,這少年廢了!】

    陳君︰“??”

    心中出現了一絲惶恐,我怎麼又廢了??

    你剛才不是還在想這法門是影陽派鎮派之典嗎!

    不是層次無上嗎?

    林疏影開口說道︰“你修行的是影陽派的鎮宗寶典,你可知道影陽派十幾萬年前就已經滅絕了?”

    “不知道。”

    “你可知道影陽派為什麼滅絕?”

    陳君心想還能為啥︰“被人滅門唄?”

    “不是!它是自然消亡的!”

    “自然消亡?”這倒是讓陳君有些詫異。

    “影陽派曾經是整個大陸的頂尖存在,但只輝煌了很短時間,很快就沒人願意再修行影陽派的法門了,門人越來越少,直至最終消亡。”

    陳君腦海中涌現出不詳的念頭,門人越來越少?

    他強撐著問道︰“為什麼?”

    “你猜你的功法缺的那一頁寫了什麼?”

    “……”陳君腦海中劃過一個猜測,他感覺自己有些站不住了,“寫了什麼?”

    “寫的是【欲練神功,需先自宮】!”

    耳邊仿佛有驚雷炸響,陳君感覺腿一軟差點直接癱倒!

    不對!肯定不對!

    他強撐著身體︰“可是我沒自宮,也修煉了啊!”

    你絕對是騙我!

    林疏影臉上閃過可惜的神色︰“原因很簡單!這功法不自宮也可以修行,但修行到最後和自宮無異!先自宮再修行能加快進度,先修行再自宮就慢一些。”

    這一刻仿佛五雷轟頂。

    陳君一瞬間感覺無法接受,這他媽的叫什麼事?!

    “不信你回想一下,你的……嗯……”林疏影瞬間臉頰通紅。

    【哎呀!怎麼一想到還是這麼害羞?根本說不下去啊!】

    雖然重活一世,但她心性上還是少女罷了。

    而陳君聞言一愣,接著回想了一番。

    難怪原主人這麼多年面對侍女都沒行動過,合著是快廢了。

    而且,之前每次修行時總感覺下身有阻礙。

    之前悟性不夠,沒有發覺什麼大異常。

    現在悟性提高了四倍有余,達到了50點,因此自然明白這功法修行有極大的問題,下身成了阻礙!

    林疏影自顧自得說著︰“影陽派寶典需要自宮修煉,因此很快就沒有多少天才願意拜入此派,于是十幾萬年前的影陽派掌門就想了個辦法,他將影陽派的寶典分發出去無數份,通通撕掉了第一頁,希望有天才意外獲得踏上修行這法門的路。”

    “只要修行這法門有所成,就必然走到最後自宮的道路,因此這也算是影陽派傳遞香火的一種手段。”

    “到現在十幾萬年過去,已經沒人知道這樁秘聞了。”

    陳君在心里把十幾萬前影陽派的那個老掌門罵了一萬遍!

    還有這麼狗的人?!

    你大爺的!

    你這門派滅絕那不是理所應當嗎!

    把法門撕掉第一頁傳出去這種手段也太賤了!

    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他只感覺一陣心絞痛,幾乎站不住了。

    “我自毀根基重新修行肉身,能行嗎?”陳君懷有一絲期待地問道。

    【陳家區區肉身法門,根本不行。】

    “沒什麼丹藥能治?”

    “據我所知沒有,有的話影陽派也不至于消亡了。”

    “我讓大長老以雄渾靈力幫我祛除道韻,能行嗎?”

    “影陽派當年貴為大陸頂尖勢力,作為鎮宗之寶的法門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祛除。”

    一句句話擊碎了陳君的幻想,他幾乎有些絕望地開口問道︰“就真沒辦法了?”

    此時腦海中,林疏影的心聲再次響起︰【其實,也有辦法,不過……要告訴他嗎?】

    陳君︰“??”

    這還要猶豫的嗎?

    【這種辦法的可成功性太低了,幾乎等于0,告訴他似乎也只是白白給他希望又讓他絕望啊……】

    陳君心想我現在已經絕望到極點了,真不差那點絕望!

    “難道就沒什麼辦法嗎?”他急切得問道。

    林疏影猶豫了片刻︰“有是有,但是……”

    “別但是了!”陳君的急切寫在臉上。

    “好吧!你可听說過體聖?”

    “當然!”

    陳君心想體聖這個名字如雷貫耳,東洲不可能有人不知道!

    那是幾十萬年前的超級強者,橫壓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