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裝神弄鬼

    面對這樣恐怖的一擊,饒是以他的境界也不敢托大。

    璀璨青色光華凝聚,他一指點出,與地底沖出的蘊力轟然相撞!

    一股山岳般的浩瀚力量橫壓,明明只是一縷氣,卻重若萬鈞!

    青色的光華被瞬間直接崩碎!

    接著這縷氣余勢不減重重地轟擊在這人身軀上,他只覺得這股力量要直接震碎他的一切!

    “怎麼可能!”瞬間面露驚駭,他發了瘋一般瘋狂流轉靈力,恐怖威壓席卷,整個陳府隆隆震蕩!

    無聲的踫撞中,聲音都被湮滅。

    接著人影大口咳血,半空中直接摔落出去!

    他心中駭然無比︰“陳府還有老怪物不成?”

    這樣恐怖的力量恐怕是把某門皇術修行到了極致了!

    大陣的力量縹緲,他當然沒有發現實際上是陳君催動,不然只需要念頭一動就能殺死陳君了。

    “還是說陳修這老匹夫還活著?不可能……”身軀翻飛出去的一瞬間人影想了很多。

    為什麼這麼久沒有人去滅陳家拿那件至寶。

    之前一直以為是其他人都不知曉這個消息,現在看來,分明是陳家還藏著某個老怪物!

    此時心中不禁有些後悔,自己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前來這里果然是倉促了!

    早知道先觀察一陣了!

    此時陳君看著半空中的人影,他體內氣血翻涌不已,五髒六腑都破裂了。

    就只是剛才催動一縷地底蘊力就已經感覺整個身軀要裂開了。

    大陣的負荷太重了,重到陳君這境界一個不慎會被反噬壓死。

    此時強提一口氣,趁著這人翻飛出去的功夫,他要直接取這人性命,或者將這人嚇到膽寒從此再不敢打陳家的主意!

    不然一旦人影反應過來,接下來就危險了!

    必須裝神弄鬼!

    身軀與大地產生共鳴,又一縷恐怖的力量激射而出。

    而在人影的眼中,只看到虛空中又是一縷力量橫壓。

    “怎麼可能!難道這樣恐怖的催動都不需要平復靈力波動的嗎!”他一萬個不解,如此恐怖的力量像是隨手一擊直接甩出!

    而且,兩擊之後,他竟然根本沒發現到底是誰!

    只感覺似乎來自地底!

    他能隱約感應到那里有一處空間,力量在那里洶涌澎湃!

    “陳家的老怪物一直隱藏在地底?”

    一個“合理”的推測涌上了心頭,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別的來了!

    不然呢?陳修的遺留手段?那這手段也未免太強了!

    此時周身靈力涌動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腳下靈術流轉,隱約中雷聲可聞,這是他修行已久的成名身法——雷行,修行至巔峰層次與雷電速度無異。

    身形一晃,然而就算是快到這種地步也被那一縷氣息壓過!

    整個人仿佛要被直接拍扁撕碎,他手中出現無數的丹藥瘋狂地一股腦塞入口中維持著生機。

    硬扛著磅礡的力量,他幾個閃動又像是被拍飛又像是逃走似地留下點點血跡消失在了天際。

    這時候哪里還顧得上什麼高人形象,前一刻的高傲與冷漠仿佛眾人螻蟻的姿態這一刻就被直接撕得粉碎。

    此時他心中已經認定了,陳府還有一個老怪物!

    “傳聞陳修將他兒子封印起來了,果然是這樣!我恨啊!”

    人一旦為某件不合理的事情找到了“合理”的解釋,就會在心底里認定。

    此時他確信,陳修的兒子沒死!

    急速逃離,這一刻根本不敢有絲毫逗留,那兩擊直接將他嚇破了膽。

    太快,太恐怖!

    ……

    另一邊,一番兔起鶻落,整個陳府鴉雀無聲。

    “這……這是?”

    事情發展的太快了,很多人都沒反應過來。

    剛才大長老都一擊之下慘敗,怎麼又突然有什麼力量將人影殺得連連逃竄?

    “被救了?”

    大長老同樣一臉懵逼,他原本都打算自爆來給族中的人爭取時間逃竄了,結果豪邁之心剛起,居然告訴我不需要了?

    他環顧四周,接著看向地底。

    感應中,那股力量是從地底而來!

    腦海中回想起族譜,想到幾個傳聞︰“是老祖宗!是老祖宗救了我們!”

    “沒錯!一定是老祖宗!”二長老也跟著喊了起來,這樣恐怖的力量絕對是老祖宗,或者他的兒子,反正都是祖宗級別的!

    一邊說著,二長老納頭便拜!

    砰砰砰地對著中心地底的那個位置磕了好幾個響頭,口中高喊著︰“老祖宗!陳府需要您,老祖宗!”

    這磕頭一起,很快三長老、四長老等等也都直接納頭便拜!

    “多謝老祖宗!多謝老祖宗!”

    砰砰砰的磕頭聲響起,在陳府震蕩起來。

    陳君站在人群里,看到身邊不遠處的父親也要磕頭,連忙過去一把扶了起來。

    “沒必要,爹!”

    老祖宗個毛啊,是您兒子我!

    怎麼全族人給我磕頭呢?

    別人也就罷了,老爹老媽給自己磕頭可不行!

    這世界有個講究,父母給兒子磕頭要折壽!磕一個頭折壽三十年!

    “給老祖宗磕個頭怎麼了?要有感恩之心!”陳父皺眉,一把拉著陳君,按著陳君的頭砰砰砰地磕了幾個,“你替我磕吧。”

    陳君欲哭無淚,還有自己給自己磕頭的?

    摸了摸額頭,流血了。

    合著老爹在這打擊報復呢?都這時候了還沒忘被大長老打成豬頭一事?

    整個陳府此時透露著劫後余生的慶幸,許多人癱倒在地,剛才片刻經歷了生死之間,不少人一身冷汗浸透了衣衫。

    全場還比較冷靜的就是林疏影了,此時她皺著眉頭。

    【怎麼回事?前世絕對沒有這樣一個高人啊……】

    她記得清清楚楚,陳家被滅,僅有幾個天才苟活了下來,其中陳君也根基被余波震碎,成了廢物。

    這之後,陳家很快完全銷聲匿跡,在東海郡成了過眼雲煙。

    【這一世,發生了什麼改變導致了陳家沒有被覆滅呢?】

    林疏影開始思考。

    【最大的變量自然是我,但是可以確定此事與我無關,那麼變化的還有什麼?】

    她飄忽的眼神撇過陳君。

    剛才她一直抓著陳君的手,要拉著他去地底密室保命。

    【我怎麼記得,第一縷力量涌動的時候,陳君的身軀似乎遭到某種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