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老祖宗不好啦

    臉上的欣喜一閃而過,陳君又皺起了眉頭。

    雖然有系統,但是能解決眼前困境?

    能夠覆滅陳家的至少是人王境巔峰的恐怖強者,超過人王巔峰的整個東洲可就州王一人!

    “除非這系統讓我連升好幾個大境界才行啊!”

    想想都覺得可能性微乎其微!

    陳君試著點了點系統界面,名字、境界、物品、殘念、屬性現在均無法點開。

    成就界面密密麻麻寫了很多,看得陳君頭暈。

    他點了一下地圖界面。

    以陳君為中心十公里範圍內出現了一幅詳細地圖,這地圖細致到了連家里的密道都清清楚楚!

    “嘶,四伯和五姨太的房間居然有條密道聯通!”

    五姨太雖然年紀不小但保養的極好,皮膚細膩氣質出眾,五伯前些年死了,有這事倒也不是那麼奇怪。

    不過此刻也沒心情去管這東西了,整個家族都要被滅了,這桃色新聞算個屁。

    他看向地圖,發現了地圖偏西南側,家族的墳陵處,有一個名字閃爍著!

    【陳修!】

    “這不是老祖宗的名字嗎?”

    陳修正是陳家老祖,死了已經上萬年了。

    當年他一手創建家族,將家族帶領到了極其輝煌的地步,成為皇朝一等家族之一!

    只不過這萬年以來陳家漸漸落寞,現在只能是東海郡的九大家族,東洲的一等家族而已。

    想也沒想陳君點擊了這個名字。

    下一刻一股浩瀚磅礡的力量開始了瘋狂的奔涌,天地之間仿佛有某些本質力量被抽取,然後在陳君眼前瘋狂匯聚,某些碎片在成型!

    陳君一臉震驚,這種磅礡的力量聲勢驚人,然而旁邊的父親似乎毫無反應,根本感受不到。

    接著在他瞪大的雙眼中,隨著碎片的匯集凝聚,一個淺淡的虛影在緩緩成型!

    人影面色蒼老,身形枯槁,看上去垂垂老朽,整個人瘦的干巴巴如同樹枝,但是身上卻有天然的恢弘之勢!

    看著這個人影的瞬間,陳君蒙了!

    “我這是見鬼了??”

    這不是死了萬年的老祖宗嗎!

    陳家老祖的雕塑就在家族最中心位置矗立著,每天陳君都能看到。

    而眼前這個人影,這不就是陳家老祖嗎!樣貌分毫不差!

    死了萬年還能復活?不可能!

    而且,這人影怎麼是透明的?如此淺淡,漂浮在半空?

    ……

    人影顯得有些迷茫,自己死了已經這麼多年了,今日為何會被喚醒?

    似乎是天地間的殘留執念重聚在了一起,讓自己重新擁有了短暫的靈識!

    他默默感應了片刻,看向了四周,接著目光落在陳君身上。

    這似乎是唯一一個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人!

    “我的後代……?”

    這一刻陳君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系統面板中的【殘念】,應該指的就是類似老祖宗這樣的存在了。

    系統將死去萬年的老祖宗的殘念碎片匯集凝聚在一起,讓已經死亡的人產生短暫的靈智!

    這也就意味著,自己這系統還能匯聚許多已經死亡的人的殘念!

    世人誰能不死?萬古一帝都難逃一死!

    這意味著,自己以後可以匯聚大帝的殘念!

    不過此時沒心情去激動︰“老祖宗,大事不好了!咱們陳家馬上要被人滅門了!”

    “嗯?”陳修的目光在瞬間變得銳利。

    “您活著的時候的死對頭馬上就要找上門來了!咱們陳家現在最高境界只是半步人王,根本抵擋不住!”

    陳修皺眉︰“果然還是被發現了麼……”

    “什麼?”

    “家族地底我深埋了一件寶物留給後人,看來有人想奪這件寶物。”

    陳君連連點頭,頭如搗蒜。

    “我設有手段,除非家族血脈不然非人皇境都拿不到,想拿簡直痴心妄想。”

    陳君心想怪不得前世也沒人知道到底是什麼。

    合著外人根本就拿不到那件東西?

    “可是老祖宗,哪怕我說這件事也沒人信啊,他肯定要屠盡全族!”

    “無妨,陳家我埋藏了手段,大陣足以抵擋人皇以下的任何人!”陳修說話間有股霸氣。

    “大陣?”陳君一愣,根本沒听說過自家大陣還有這實力啊。

    那不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聚靈和增幅法陣嗎?

    真要有老祖宗說的這麼強,前世陳家也絕對不會覆滅了!

    “怎麼?”陳家老祖眉頭一皺,“難不成失傳了?”

    陳君心想也只有這一種可能了,作為嫡系長子的陳君尚且沒听說過,顯然是失傳了。

    “罷了,你且听好了,我將法門傳給你!”人影口中念念有詞,闡述整個家族大陣的內蘊核心及要義。

    “我當初選址此地建立家族,就是看重了地底的恐怖蘊力,當年耗費了我半生心血才將家族大陣與地底蘊力結合,想不到竟然才萬年就失傳了!”

    一股浩瀚博大的法門波動流轉,涌入陳君的腦海。

    龐雜的信息讓他瞬間甚至感覺自己要被擊暈!

    這股信息太浩瀚了,雖然只是陣法催動的法門,但層次極高,根本不亞于修行一門高品級的靈術!

    很快接受完全部信息的陳君面露震驚,一臉的難以置信。

    “萬年蘊力,催動起來恐怕能直接秒殺大長老!”

    “這地底必然有秘密,蘊力波動如此浩瀚絕非尋常,只不過以我當年的層次也無法窺探。”陳修的身影在一點點變得更加淺淡,顯然是碎片將要無法支撐靈智的匯聚了。

    他看向陳君︰“你有重聚亡魂的手段,家族復興有望!”

    他自然明白這種手段的恐怖意義。

    不說別的了,就光是那些死去大能的傳承和至寶就足夠培養出一個絕世強者!

    “我深埋地底的東西叫做天則,等抵御過大敵後你可以取出化為己用!”陳修的身影黯淡到了幾乎完全透明,最後時刻將取出天則的方法告知了陳君。

    碎片就這麼徹底消散在了天地間,陳修的身影完全不見了。

    陳君心中激動不已,手中有這大陣在,這一次必然能夠抵御大敵!

    接著也不管父親想說什麼,他一溜煙跑回自己院內,開始了專心修行大陣的催動法門。

    尋常的低品級陣法實際上只是靈力灌注就能催動,而這種層次恐怖的法門要催動需要特殊的方法,不亞于修行一門靈術。

    “三天時間,應該足夠!”